岳山:二十大代表名单藏内斗和政治秘密

0
964
中南海权斗。示意图。

【2022年09月 27日讯】9月25日,官方正式公布了2296名“当选”的中共二十大代表名单。这是之前不同时间各地当选代表的集合,名单被打散排列,密密麻麻,但是仔细研究,还是可以发现一些值得关注的细节,对应着中共内斗或是某些中共政治秘密。

二十大未开 代表先死

今年7月,中共官方公布了2300名出席二十大代表的名单,但9月25日公布的代表是2296名,少了4名。官方没说明这4人是谁,今年5月30日甘肃选出的二十大代表周伟,7月已死亡,应是其中之一。

7月24日,甘肃官方消息称,中共甘肃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周伟因病于21日去世,但网传周伟是跳楼自杀。刊于《甘肃日报》24日第二版的官方讣闻,只有两百多字,而该报电子版竟无第二版,周伟的讣闻“被消失”。官方欲盖弥彰,更让人怀疑周伟的死因。

现在的二十大代表名单中也有一人名叫周伟。查询江苏官方信息可知,该人是江苏省的代表。

党代表当选后未开会即突然离奇死亡,这对中共二十大来说,其实是不祥的预兆。

十九大清除7人 二十大审查还会去掉谁?

官媒报导称,出席中共二十大的代表资格,届时还需经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确认。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最终2280名代表资格获确认有效。而此前公布是2287名代表,也就是有7人被剔除。

另外,2017年5月24日,重庆市党代表大会产生十九大代表43名,但7月24日,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结果包括孙政才在内的一批党代表急忙被“拿掉”。 2017年10月19日,中组部宣布,孙政才等27人不作为十九大代表,重庆市补选了14名十九大代表。

如此大规模补选党代表十分罕见。 《明报》当时援引消息人士说,这是习近平的老部下、接任重庆市委书记的陈敏尔,在重庆清除“薄(熙来)、王(立军)、孙(政才)”“遗毒”的结果。

如此看来,习近平的亲信王小洪、陈一新如今还在政法系清除孙力军政治团伙“遗毒”,那些当选二十大代表的政法系官员代表的资格也岌岌可危?

曾传落马的王正伟当选 肖亚庆临门一脚出事

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正伟(回族)也在最终公布的二十大代表当选名单中,查询官方消息可知,他是今年5月31日在河南当选。

王正伟2013年3月任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国家民委主任,2015年4月兼任统战部副部长。但2016年异常卸任统战部和国家民委职务,只保留政协闲职。而自2021年7月至今,王正伟接连异常缺席中共百年党庆、六中全会及全国两会。

今年3月17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王正伟正接受腐败调查。

如今王正伟仍能当选二十大代表,或显示其已安全着陆,是否有后台出手打救还是别的原因,不得而知。

当局显然担心出现有人当选党代表又马上落马的难堪。我们看到,7月27日,官方公布中央和国家机关的二十大代表名单,包括所有中央部委一把手,独缺工信部部长肖亚庆。隔日,肖亚庆被宣布落马。

照这样看,应该是内定了不让肖亚庆当党代表,官方提前做了布局。

应勇不是二十大代表但无阻升官

刚出任最高检副检察长的应勇不是二十大代表,但这无阻他作为习近平的亲信继续上位。

应勇今年3月从湖北书记任上转入人大,“退居二线”几个月后,9月2日已出任最高检副检察长,同天被加封为一级大检察官。从官场惯例看,应勇可能会接替张军任最高检检察长,这一职位是副国级,还得是中央委员。

按中共规矩,每届党代会都有中央另行决定的特邀代表,非代表的党员也可以参选并当选中委或中纪委委员(比如十七届非代中委11人、十八届非代中委5人、十九届非代中委3人)。 2017年中共十九大出炉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204人中,包括3名非十九大代表,分别是新疆军区司令员刘万龙、西藏军区政委王建武和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副主任(正部长级)刘结一。

如此看来,应勇作为习家军成员,当局已为其冒升安排了暗道。

港澳党代表最迟公开 香港地下党仍拒浮出水面

相对于内地,港澳的中共党代表是最迟公开,于9月25日才和整体名单一次性公布。

据多家港媒疏理,中共香港工委的党代表,包括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中联办副主任陈冬、卢新宁、罗永纲,中联办秘书长王松苗,以及中央驻港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

主要驻港中资企业中,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缪建民、华润集团董事长王祥明、香港中旅(集团)董事长陈寅,均当选二十大代表,中银香港总裁孙煜亦在名单上。

澳门工委方面,二十大代表包括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新聪,副主任张荣顺。

但上述名单都只是内地驻港机构和中资企业的官员。历来神秘的香港或澳门本土的中共地下党仍未浮出水面。

近一百年来,中共地下党在香港暗中坐大。中共在大陆窃取政权后,新华社香港分社,实质上是香港澳门地区工作委员会(港澳工委),中共以此操控地下党在港澳活动。 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1999年设立中联办,另由新华社分社管理新闻业务。港澳工委从隐身于新华社转而隐身于中联办。

在香港主权移交后,“中国共产党”的旗号始终在香港讳莫如深,香港人入党也非常神秘。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陆恭蕙在《地下阵线:中共在香港的历史》中披露,一些香港的中共地下党员说,过去香港共产党在广州有办公室,入党手续在那里办。

前中共中央委员丶前港澳工委书记兼香港新华分社社长许家屯曾透露,香港在80年代中期已有约6,000名党员,一半为香港本地人,一半来自内地。资深传媒人程翔2012年则推算香港地下党至少约有40万人。

但时至今天,香港大部分党员仍然潜伏地下。尽管在《国安法》实施后,中共实质上抛开“一国两制”,香港进一步内地化,不只实施国民教育,还布局全面灌输中共的意识形态,但官方从不正式承认党的存在。从中共二十大的港澳党代表只有内地派驻官员,可见一斑。

这也许是因为中共阴暗本性不改,所谓隐蔽精干,积蓄力量,长期埋伏,以待时机——这是中共对“白区”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但也可能是因为中共害怕一旦地下党浮出,虚假“一国两制”的最后遮羞布将面向世界彻底撕开。

以上是从中共二十大的党代表名单,疏理发现的一些看点,或者是疑点。近期有关中共二十大的种种负面传闻不少,特别是“习近平被软禁”的政治谣言疯传,政局诡异。党已进入晚期,到北京参加会议的这些党代表,到时他们会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也实难以预知,诸君拭目以待。(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