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刚掌中纪委 李希为何抛出反习案?

0
951
李希

【2022年11月09日讯】中共二十大习近平亲信李希替下赵乐际掌中纪委,半个月内就抛出王岐山掌权时期下属纪委官员的反习案,令人大吃一惊。细析开来,事件或显示中南海权斗出现新老常委不和的新动向。

黑龙江纪检官员反习罪名罕见

中共官方11月5日通报黑龙江省委巡视组前副组长魏彬被开除党籍,一系列罪名中出现罕见的“恶意诋毁党和国家领导人”,并且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背离“两个维护”(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中共官媒称,魏彬是退休近5年的纪检“内鬼”,指其抨击反腐败工作。

魏还被指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宴请;搞钱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

官方讯息未明指魏彬如何诋毁国家领导人及抨击反腐败工作;但习近平自中共十八大上台以来,以腐败之名将大批官员投入监狱。而魏反对的“两个维护”,意即反对习近平。

官媒介绍,魏彬大学毕业后就进入黑龙江省委工作,2009年10月调往省委巡视组,任副厅级巡视专员,2015年3月升任省委巡视组副组长(正厅级),2017年5月退休。

魏彬案波及王岐山?

魏彬案细析起来有多个看点,其中之一是矛头疑指向已经明显被“剪裙边”的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魏彬在王岐山掌反腐时获重用,成为省一级反腐人马中的干将,并和王岐山卸任中纪委书记的同年退休。

魏彬在黑龙江省委任职多年,在黑龙江省委和中纪委高层,都可能有靠山。

在习近平第一任期风头无两的反腐沙王王岐山,为习打击以江派为主的各派势力,为习固权立下汗马功劳。但在中共十九大上退位,只担任充当礼仪角色的国家副主席。而且王岐山从2020年起就很不妙,他的老朋友、退休房地产商任志强因批评习近平,被以腐败等罪名重判18年。他的大管家、跟随他多年的中央巡视组前副组长董宏,已因受贿罪于今年1月被判死缓。

今年10月26日,招商银行前党委书记、行长田惠宇被逮捕,田惠宇曾是王岐山任职建设银行时的秘书。中共央行副行长范一飞11月5日被调查。范一飞曾是王岐山当年掌管建行时的“财务大总管”。

此外,去年,海航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陈峰被抓,该集团向来是王岐山的地盘。据《华尔街日报》近日引述消息披露,王岐山的侄子姚庆也因海航案被拘留调查,据报这是习对王岐山的一个警告。

李希或奉旨抛反习案敲打两前任

尽管魏彬问题出在他在职的王岐山时期,但到赵乐际任中纪委的五年内也没有抓他。习近平第三任期建立的新常委班子,特别是几名新晋升者都是习的亲信,只会执行习的指令,不会有任何个性。如今李希上来就抓中纪委旧人,可能有奉旨同时给两任前中纪委书记发警告的意味。不但对王歧山是敲打,也暗示赵乐际无能,或涉包庇。

中共二十届常委,除了习连任总书记,原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王沪宁和原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留任常委,预料于明年3月两会上分别转任政协主席和人大委员长。习的四名亲信,李强、蔡奇、丁薛祥和李希新入常。但观察发现,二十届常委中,新常委和老常委之间似乎已有裂痕,甚至明争暗斗。习家军普遍高调争功,急于表现,也看不上老常委。

比如蔡奇取代王沪宁掌管意识形态,北京官场已有传闻指,作为习嫡系的蔡奇看不起“三姓家奴”王沪宁,不喜欢王沪宁的阴暗。蔡奇也不喜欢王沪宁原来手下的这帮文人。因此,在内定蔡奇接班王沪宁之后,王的政治老巢中央政策研究室人事大变,王的学生、政研室秘书长林尚立提前被调走,而政研室主任江金权也罕见未在二十大晋升中央委员。

前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本身也并不干净,他深度卷入陕西千亿矿权案和秦岭违建别墅案。其中秦岭违建别墅在习近平6次批示才得以拆除,港媒《明报》曾引述内部消息称,主要因为别墅多在赵乐际主政陕西时修建,当地官员很为难。赵乐际也因此受到习的警告。而秦岭违建别墅案掀下的大批陕西落马高官,基本都是赵乐际自己提拔的旧部。

赵乐际有此前科,相信李希看不起他也属正常,故此上任之后,马上抛出纪委反习内鬼,多少会让赵乐际脸上无光。

反习势力央地勾连 习近平将再掀清洗

中共二十大上习近平成功连任,官媒称中央官员均由习亲自把关上位,可见习的权力前所未有巩固。但二十大后习就马上去了毛泽东大搞整风的延安,发出肃杀信号。

在二十大前,由习近平的亲信陈一新和王小洪配合,主要在政法系清洗反习势力,以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为标志。如今李希抛出省委纪委高层反习案,也意味着针对反习的清洗方向,进一步指向被称为当代“锦衣卫”、有生杀大权的纪检官员,只是先在地方开刀。

地方高官参与反习,去年就曾罕有被陆媒曝光过。在孙力军的“政治团伙”成员中,原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和原江苏刑警总队长罗文进被曝暗杀“国家主要领导人”未遂。

大陆搜狐和网易网2021年9月14日刊发题为“铁拳砸向利令智昏者!”的文章,披露罗文进和邓恢林(原重庆公安局长)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不但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

官方封杀了前述文章。该文当中的“国家主要领导人”,应该就是指习近平。邓恢林、罗文进,以及魏彬,也是地方官员,但地方官员许多对应着高层靠山,习近平整肃地方,安全忧虑其实更在高层。

反腐者反“反腐”显中共末路

魏彬案还有一个看点就是,据官方通报,参与反腐者魏彬不但反习,也抨击反腐。这有点儿怪诞。

中共通报的落马纪检内鬼近年也有不少,落马的副部级高官就有多人,除了王岐山亲信董宏。还有今年3月落马的原驻国安部纪检监察组组长刘彦平。刘彦平曾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在统战部召见时任部长尤权,传达习指示,言必称“习近平总书记”。

还有一个落马的副部级纪检官员是2017年4月落马的原中央巡视组组长张化为,他被控涉贪超过三千万元。而张化为曾不下两次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采访,表态要当好所谓反腐“尖兵”和“前哨”。

相对前述几位落马副部级纪检高官而言,魏彬的做法更“老实”、没有遮拦。他一边搞钱色交易、受贿,一边直接抨击反腐。这侧面说明,中共的反腐本身已无效,只剩权斗的功能。加上二十大前“斗争”特别写入党章,注定了党会内斗至死、腐败至死。

至于本身也未必干净的现任中纪委书记李希,和习近平领衔的常委团队成员一样,他们的使命,无非是为替中共收场而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