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一名宪法专家、参议员吁最高法院紧急受理宾州诉案:非常时期行非常事

0
943
美国大选,川普:永不放弃

【2020年12月03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继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之后,有“美国最年轻联邦参议员”之称的霍利(Josh Hawley)也发声,要求最高法院受理川普团队有关宾州大选的上诉。这是来自共和党内的、对川普的支持。

克鲁兹是重量级政治人物,也是得克萨斯州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副检察长(Solicitor General)律师,及得克萨斯大学法学院的前法学教授,因此他对川普团队上诉案的看法颇具分量。

他在12月1日的一份声明中援引路透社益普索民调指,“截至今天,有39%的美国人认为‘大选是人为操纵的’。这对我们的民主是不健康的”,并因此呼吁,虽然一般情况下联邦最高法院不参与选举争端,特别是在涉及州法时,但“现在并不是平常时期”,“作为对紧急情况的紧急回应,现在就此案做出审理,将是重建对民主制度信心的重要一步”。

外界分析指,克鲁兹明确希望联邦最高法院特事特办,说明这位兼跨政治及法律界的大佬意识到当前状况罕见且重大,且显示这起围绕宾州大选进行的官司殊为不易。

克鲁兹还特别批评宾州最高法院以“迟误”(laches)为名驳回川普团队的诉讼。“迟误”是法律名词,指案件提告过晚。克鲁兹指,宾州最高法院实际将原告置于一个两难陷阱:法律规定必须在大选结果认证后提起诉讼,如果原告在认证前提讼,他们缺乏资格;认证后提讼,他们又被指迟误,“法院博弈的结果是,一项表面上已经违宪的选举法永远无法受到司法挑战”。

克鲁兹发声后不久,宪法专家、曾任密苏里州总检察长的霍利参议员也公开表示,川普团队的诉讼显示,宾州变更邮寄选票规定之举,在法律层面存在重大问题,“最高法院应紧急审理此案”。

共和党籍参议员霍利也呼吁最高法院受理川普团队的上诉,他是继克鲁兹之后第二位提出这种呼吁。川普没有得到共和党建制派大老们的足够支持。

 

11月28日,宾州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对选举认证的临时禁令,并驳回了宾州共和党议员因质疑邮寄选票而要求阻止宾州政府进一步认证选举结果的案子。12月1日,宾州共和党人就该案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

宾州诉讼涉及数百万张不合法的邮寄选票。

宾州共和党议员的观点是,宾州更改规定,允许不检查邮寄选票签名是否与选民身份证明匹配,且取消了对可使用缺席选票的选民的限制,违反了该州宪法。

宾州最高法院的7名法官中仅有的2名共和党人——首席大法官塞勒(Thomas Saylor)和大法官蒙迪(Sallie Mundy)认同原告,认为宾州有关邮件选票的新规确实涉及违宪,但多数票却被掌握在民主党手中。

因此宾州共和党议员凯利(Mike Kelly)等8位原告12月1日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紧急禁令请求,对宾州最高法院的裁决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最高法院禁止宾州州长和州务卿“采取官方行动,对选举结果进行制表、计算、投票、认证,或以其它方式完成最终(结果)的认证”。

克鲁兹参议员声明全文:

今天,美国最高法院受理了一项紧急上诉,质疑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结果。这一上诉提出了严重的法律问题,我认为法院应该从速审理此案。

宾夕法尼亚州宪法要求亲自投票,除非是在特定情况下。去年年底,宾夕法尼亚州立法机构通过了一项法律,声称允许普遍的邮寄投票,违背宾夕法尼亚州宪法明文规定。

这次上诉认为,宾夕法尼亚州不能在游戏中间改变规则。如果宾夕法尼亚州想改变投票方式,该州必须遵循法律来进行。

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党派性最高法院加剧了这种非法性。该法院发布的多项裁决反映了他们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偏见。就在一个多月前,阿利托大法官与托马斯大法官和戈萨奇大法官一起写道:“关于宾夕法尼亚州法院之前对选举日之后收到的选票进行统计的决定,州最高法院的决定极有可能违反联邦宪法。” 我相信是正确的。

在本次上诉中,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驳回了这一诉求,依据的是一种名为“迟误”的法律原则,这主要是指原告等了太长时间才提出质疑。但是,原告合理地认为,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并没有始终如一地适用该原则,因此他们现在不能选择性地执行该原则。

更有说服力的是,原告指出,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还认为,原告在选举后才有资格挑战选举法,这意味着法院实际上将他们置于一个 “陷阱”(Catch-22)中:选举前,他们缺乏资格;选举后,他们已经拖延了太长时间。法院博弈的结果是,一项表面上违宪的选举法永远无法受到司法挑战。

通常情况下,美国最高法院会不介入选举纠纷,尤其是涉及州法的纠纷。但现在不是普通时期。

截至目前,根据路透社/益普索的民意调查,39%的美国人认为“选举被操纵”。这对我们的民主来说是不健康的。我们在全国范围内看到的激烈的分裂和尖锐的情绪需要解决。我相信美国最高法院对美国人民有责任确保我们遵循法律和宪法,听取此案——现在,在紧急加急的基础上——将是帮助重建对我们民主制度完整性的信心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