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审查套路重现!香港洗脑教育从篡改教科书开始?

0
1336
六四天安门广场事件中著名的场景,一个人只身挡在坦克面前

【2020年8月22日】(明德网Daisy综合编译)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 本周五(8月21日)香港学生和教师团体发起了一项请愿书,敦促香港教育当局在一项新的审查方案下撤回对通识教育课本进行的有争议的修改,称这些修改相当于“政治审查”。

这份请愿书是由新成立的学生团体“教育突破”和进步教师联盟以及香港教育工作者联盟组织的,目的是收集至少10,000个签名,呼吁教育局披露审查标准。

六家出版社组成了通识教育教科书市场的绝大部分,它们自愿加入了由教育局提供的新的“专业咨询服务”,第一批经过审查的教科书有望在九月份投入使用。

通识教育是高中必修的必修课,于2009年开始推行,以鼓励批判性思考和提高对当代问题的认识。 但是近几年来,亲共人士抨击它,认为某些教材有偏见,并指责该教材“激怒”年轻人。

出版商周一首次公布了教材变化,其中包括删除了“三权分立”一词以及多种政治漫画,同时对香港和中国大陆政府的批评也得到了缓解。

针对审查制度的指控,教育官员周三为这些变化辩护称“从其中筛选出不正确的部分”,并帮助学生建立积极的价值观,这一论点未能说服许多学生和老师。

大学生和教育突破发言人郑家龙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认为,咨询服务基本上是一种政治审查制度,旨在将教科书变成政府的喉舌,剥夺学生的学习兴趣,了解我们社会问题并发展批判性思维的权利。”

作为回应,无线电通信局重复了周三的声明,但未回答有关审查标准或是否仍可撤回变更的问题。

共产党喉舌《人民日报》和国家新闻社新华社周五都发表了评论,以支持审查计划,称它可以“清洗有毒的教材”,并建议这应该是“要做的第一步”。

他们还抨击了职业教师联盟,该联盟早些时候将审查计划评价为审查制度,并在课堂上对教师施加了更多限制。他们指责10万名支持民主的团体试图抹黑咨询服务。

六个出版商中有四个出版商对《教科书邮报》进行了扩展检查,发现删除或替换了有关香港和大陆(包括天安门广场镇压)在内的政治敏感事件的文字,插图和漫画的多个实例。

六四天安门广场事件中著名的场景,一个人只身挡在坦克面前
另一本教材删除了提及在天安门广场镇压期间如何派遣解放军遣散示威者的内容

南华早报看到的四本教科书中,只有两本提到了经过严格审查的1989年6月4日的血腥镇压事件。而另一个版本中,已删除了关于如何派遣部队镇压示威者的描述,该版本现在仅说“ 6月4日事件”是政府腐败引起的公众愤怒的结果。

组织支持香港爱国民主运动的香港联盟于6月4日举行年度纪念活动,以抗议镇压,他们抨击这种行为是扭曲历史并对政府的过错轻描淡写。

铜锣湾书商李宝(Lee Po)的图像在改版教材中被删除

在另一本教科书中,删除了铜锣湾书商李波(Lee Po)的图像,该书出售了批评共产党高层的书,然后于2015年12月消失,然后在三个月后出现在大陆边境。 年度7月1日民主运动和2016年旺角暴动的照片也被删除。

一本教科书中提到,2003年大陆对野生动物的消费如何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传播也轻描淡写,经过审查的版本删除了一个短语,即“在卫生条件差的环境中饲养,屠宰和处理活体动物。”

一名被审查修改的通识教育教科书的顾问在周五告诉报社,出版商并未告知她有关修正案,其中一些修改是不必要的。

香港大学理学院讲师麦嘉慧(Karen Mak Ka-wai)说,她作为顾问的角色包括向出版商提供有关任何内容是否不正确的建议。 她最后一次担任该角色是2019年。

麦对删除某些敏感内容提出了疑问,她说:“看到最新的修正案,使我怀疑其中一些修正案是基于政治行动或是与政治行动有关。”

教育局说,一支由视察员,大学学者和教育专业人员组成的团队根据自愿咨询服务向出版商提供了建议,但麦说,她不了解参加该团队的成员。

香港当局未回答有关团队规模和组成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