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而不宣的中央级会议暗藏哪些政治信号?习近平湖南说了一句话引关注

0
983

【2020年09月18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习近平目前正在湖南考察。行前他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引起外界对诸多中共中央级委员会动向的关注。这些委员会在中共十九大后出现明显变化。

港媒《明报》9月17日分析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共中央级专门委员会转入“地下”,“隐身”幕后,会议不再公开报道。

这些中共中央级专门委员会的前身是习近平上台后组建的一堆中央级领导小组。习本人兼任这些小组的组长。这些小组的会议都被官媒高调报道。习还因此一度被指“小组治国”。究其原因,这与习近平试图打破胡锦涛时期“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有关。

习近平主要的政敌江泽民通过亲信、代言人把持权力。习在第一个五年任期内一边与王岐山联手,借反腐打虎清除政敌;一边通过兼任一系列小组组长来摆脱政敌掣肘。被中资收购、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早前也曾就此现象分析说:习近平的“小组治国”并非如外界所言只是单纯为了集权之目的,而更多的是冲破改革阻力、摆脱现有官僚机构羁绊的有效手段。

在中共十九大后,这些小组多改为专门的委员会。《明报》总结说,这些委员会仍维持定期开会的惯例,但曝光度却逐渐下降,现在仅有中共中央深改委、财经委等少数委员会的定期会议还会公开对外报道;更多的委员会都是只就第一次会议做公开报道,之后就一直“隐身”。

例如,中共中央外事委和中共中央国安委,分别于2018年5月15日及4月17日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之后就都再未有相关报道,可从其他官媒报道中可以侧面得知,这些委员会确有召开后续会议。

虽然不是所有委员会转入地下的时间点都与中共十九大重合,但从该报罗列的几个例子来看,对于关系到外事、国安的重要委员会来说,2017年底召开的十九大的确是一个重要转折点。

《明报》认为,这种“地下化”似与外部形势不佳、内容不宜公开有关。

除此之外,中共十九大是习近平与江派达成权利妥协的时间,这之后,中共内斗加剧,习屡遭江派反扑,多次出现权力受阻迹象。那么,这些中央级委员会转入地下,是否与习的“小组治国”越来越难推行、这些委员会越来越难治国有关?观察人士认为这也是一个可能的推测。

特别是,习近平16日在湖南郴州市沙洲瑶族村考察时说的一句话,令外界质疑,他目前在中共派系斗争中处于守势。

据官媒新华社通稿,习近平到瑶族村村民朱小红家中造访时说:“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共产党的负责干部,本身也要不断受教育、不断受洗礼、不断受启示。”

时评人士陈破空在最新的直播节目中说,习近平这段话,除绑架中国人民来做中共的人质之外,还有向其政敌喊话之意,“借民间传话,是中共一贯的权力斗争招数”。

陈破空说,习近平曾自诩“一尊”、中共核心,显示他从来都是狂妄的,从不做自我批评的,“但是他这次似乎罕见的突然谦虚了,突然要自我批评了,暗示他本人也要一再受教育,也就暗示自己不是完人,这是习近平上任8年来罕见的低姿态。”

他认为,习近平这句话是说给中共高层、党内政敌听的,“因为习近平内政外交全部失败,受到党内高层其他派系的反对,以致于他在党内的一些称呼都被变化,‘四个意识’‘两个维护’也被淡化,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空前的放低身份,似乎在向党内其他派系喊话,来缓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