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共会杀了我!” 中国病毒学家逃离香港爆出猛料

0
645
中國女病毒學家嚴立孟告訴福克斯新聞社,她相信中共早就知道了冠狀病毒。 但所有人被迫沉默。

【2020年7月10日讯】(明德网Daisy编译)中国女病毒学家严立孟只因说出中共掩盖病毒真相,生命即受到威胁,现逃至美国。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这位受人尊敬的香港公共卫生学院病毒学和免疫学专业医生严立孟,4月28日收拾行囊,带着护照和钱包,离开她所有的家人和爱的人,偷偷穿过校园的检查员和摄像机登上国泰航空飞往美国的航班。

严立孟知道, 如果她被抓了,结局可能是入狱,甚至成为“失踪者”之一。

严立孟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她相信中共政府知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存在,要比他们宣布的时间要早​​得多。她说,她的主管是该领域的一位顶级专家,同样也忽视了她认为可以挽救生命而所做的研究。

她补充说,鉴于他们作为专门研究流感病毒和大流行病的世界卫生组织参考实验室的地位,他们有义务向全世界公布,该病毒于2020年初开始传播。

如今已躲藏起来的严称自己出生的国家政府正试图破坏自己的声誉,并指责政府官员精心策划了针对她的网络攻击,来让她保持沉默。她认为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她担心自己再也回不了家了,也许再也见不到她的朋友家人了。

她说,尽管如此,风险还是值得的。

她告诉福克斯新闻:“我来美国的原因是因为我传播了COVID-19的真相。”

她补充说,如果她试图在中国讲这些事,她“将会被失踪并被杀害”。

严控诉了一个政府机关最高领导层为了掩盖事实而所做的行为,一切信息都是被习近平和共产党所控制的:中国知道什么,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知道,以及被篡改的信息才能流向世界。

严说自己是世界上最早研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科学家之一。据称她在2019年12实验室的主管Leo Poon博士要求研究一组奇怪的类似SARS的病毒株。 “中共拒绝让包括香港在内的海外专家去中国进行研究。” 她说,“所以我只能求助于朋友来获取更多信息。”

严在中国大陆的各个医疗机构中拥有广泛的专业联系网络。她在大陆出生长大上学,这就是为什么会要求她而不是别人来进行这项研究,即使这样她的团队也知道,中共政府没有告诉她们全部的真相。

严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科学家朋友,掌握该病毒的第一手资料,他在12月31日就告诉严这个病毒可以人传人,比中共或者世卫都早。

严说,她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她的上司,然而“他只是点了点头。”并告诉她继续努力。

几天后,即2020年1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据中共当局称,这种可引起严重疾病的病毒无法在人与人之间轻易传播…信息有限,无法确定该病毒的风险。”

严说,她和她在大陆的同事们讨论了这种特殊的病毒,但是她很快注意到气氛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曾经可以开诚布公讨论该病毒的医生和研究人员突然噤声。来自武汉市的那些人也开始保持沉默,并告诉其他人不要向他们询问细节。他们说:“我们不可以谈论这件事,但是我们需要带好口罩。”

之后,据她的朋友说,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数量开始呈指数增长。

“有很多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和及时的诊断。” “医院的医生很害怕,但是他们不能说话。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很害怕。”

她说,她于1月16日再次向主管报告了她的发现,但是他当时告诉她“保持沉默,并要小心”。

严说:“正如他之前警告我的那样,’不要触碰红线。否则我们就有麻烦了,可能会被‘消失’。”

她还声称,世卫组织附属实验室的联合主任马利克·佩里斯(Malik Peiris)教授知道实情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由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世卫组织网站将佩里斯列为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突发事件肺炎紧急委员会的“顾问”。

严很沮丧,但并不惊讶。她说:“我知道那会发生,因为我知道像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和中国共产党的腐败。” “所以基本上……我接受了事实,但我不希望这种误导性信息传播到世界各地。”

世卫组织和中共强烈否认掩盖冠状病毒真相的说法。

世卫组织还否认了严,Leo Poon或Malik Peiris直接为该组织工作。

世卫组织女发言人玛格丽特·安·哈里斯(Margaret Ann Harri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马利克·佩里斯教授是一名传染病专家,他一直在世卫组织的任务和专家小组中工作,在该领域也有许多知名人士。” “但这并不能使他成为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他也不能代表世卫组织。”

严说,尽管有各种阻力,她也感到害怕,但她说,尽管有个人和职业上的严重后果,她也不得不大声说出真相。

她说:“我知道他们是如何对待吹哨人的。”

就像她之前的许多人一样,一旦严决定反对中共,就会将自己的生命以及亲友的生命都放置在危险之中。

她说,她非常恐惧,这也得到了美国驻香港的博客作者路德的证实。

在她与他分享了一些理论和怀疑之后,路德告诉她她需要搬去别的国家,比如美国。在那她不需要时刻提心吊胆。他说,只有那样她才能有人身安全并有自由发言的平台。

严决定离开,但当她结婚了6年的丈夫发现妻子和路德之间的电话时,事情变得复杂了。

严告诉福克斯新闻社,她恳求丈夫和她一起去。她说,虽然她的配偶本人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最初也是支持她的研究的,但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说:“他完全生气了。” “他责备我,试图破坏我的信心……他说中共会杀死我们所有人。”

带着震惊和受伤,严决定离开丈夫。

她于4月27日获得飞往美国的机票。第二天,她坐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在经过13小时的旅程后,她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被海关官员拦下。

她十分惊恐,严不知道她会被关进监狱还是会被遣送回中国。

她说:“我必须告诉他们真相。” “我在做正确的事。所以我告诉他们’不要让我回到中国。我是来这里讲COVID-19真相的人…请保护我。否则中共会杀了我。”

联邦调查局已介入调查。严说,他们采访了她几个小时,将她的手机收走作为证据,并允许她继续前往目的地。

联邦调查局告诉福克斯新闻社,他们现在还不能对严的说法进行表态。但是,他们向福克斯新闻证实了调查正在进行中。

当严正试图在美国找到立足之地时,她在国内的亲人朋友正在分崩离析。

严说,中共去了她的家乡青岛,特工们拆了她在那的小公寓并审问了她的父母。当她联系父亲和母亲时,他们恳求她回家,告诉她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并恳求她放弃抗争。

尽管她说她正在休年假,但香港大学显然取消了对她访问网站和邮箱的权限,并把她的主页删除了。在向福克斯新闻的声明中,学校发言人说,严目前不是香港大学的雇员。声明说:“严立孟博士不再是大学的工作人员。” “出于对我们现任和前任雇员的尊重,我们不会透露有关她的个人信息。感谢您的理解。”

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告诉福克斯新闻,他们不知道严是谁,并称中共「英勇」地应对了这场流行病。他们在回复福克斯的邮件中写道:“我们从未听说过此人。” “自爆发以来,中共政府已对COVID-19作出了迅速而有效的反应。其所有努力已在白皮书《抗击COVID -19:行动中的中国》中清楚地记录下来。事实说明一切。”

世卫组织还继续否认在病毒流行早期,他们没有任何不当行为。联合国的医疗部门最近接到任务,质疑对病毒传播方式的官方看法。世卫组织还改变了其网站上的冠状病毒发展时间表,之前六个月都声称是从北京当局那里获得有关该病毒的信息,而现在说是从世卫组织科学家那里获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