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防民变 北京9区封闭 鸽子也禁飞

0
512
北京市公安局称,6月12日至13日连续两天,天安门地区及长安街沿线都会进行演练,下午2点起封路至演练结束。图为天安门前长安街(中央社)

【2021年06月13日讯】中共建党百年日将至,北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异议人士被强迫“外出旅游”;从6月13日起,天安门广场及附近9个行政区被封闭;并在全市开始“净空”行动,禁止任何飞行物,包括鸽子和无人机等都不许在空中出现。

北京市政府11日发布通告,从6月13日起至7月1日止,将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房山、通州、大兴等9个区的行政区域设,置为净空限制区,除庆祝活动期间组织的相关飞行活动外,禁止升放任何影响飞行安全的飞行物。

被禁的飞行物包括:鸽子、风筝、气球、孔明灯、无人机、穿越机等航空模型等。通告还恐吓,将对违规违法现象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市公安局称,6月12日至13日连续两天,天安门地区及长安街沿线都会进行演练,下午2点起封路至演练结束。封路范围包括天安门、故宫周边道路,及长安街、前三门大街一带。

中共建党百年举行空中阅兵式?

7月1日是中共建党百年日,早在3月份中共已宣布,将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举行庆祝建党百年大会,习近平将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官方也将举办大型文艺演出,邀请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获得功勋荣誉表彰的代表、基层党员和群众代表等各界人士观看。

一些媒体猜测,按照惯例,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等中共退休元老也将参加活动,除非身体条件不允许。

总部在北京的多维网说,这次中共的百党庆,江泽民、胡锦涛等人也有可能不出席。七一期间,北京正值夏季。退休元老年事已高,他们不出席也属正常。

报导还提到中共百年党庆虽然不安排阅兵仪式,但将在天安门广场首次安排党庆大会,广场将暂停开放。为搭建党庆大会的设施,广场及周边区域的部分地区早在5月底就开始了封闭式管理。

据称,今次党庆将有空中阅兵式,军机将编队通过庆典场地上方作为表演项目。除了北京外,各省市地方会组织党员以视频形式参与庆祝活动。

中共百年党庆高压维稳

中共为了百年党庆万无一失,3月中国各地已启动了高压维稳模式。中共宣布对所谓的“非法社会组织”进行为期3个半月的专项治理。中共民政部等多部门联合印发了通知,下令“铲除非法社会组织滋生土壤”,从源头治理“非法社会组织”。

香港“关键评论”发文说:中共宣称该专项行动对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从中央到地方各个有关部门集中力量、重拳惩处,防范化解社会领域重大风险,凸显中共试图宰制社会之企图心,既要警惕“黑天鹅”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实有为确保中共百年党庆扫除任何政治障碍及维稳之目的。

观察人士此前也预估,中共百年党庆为防止民变,维稳打压将进一步升级。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1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就曾表示,就像以往特殊政治年份一样,中共建党百年,也是当局加剧打压中国人权的时候。他形容,中共设的“高压线”愈来愈低,已经设在脚脖子的位置,你哪怕迈开半步,都会触及到它的高压线。

在中共高调宣传百年党庆的同时,秘密警察们正开足马力加紧言论的审查和封锁。

进入6月以来,由于适逢中共天安门“六四”大屠杀32周年,中国各地当局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但对各地访民进行软禁监控,同时把部分异见人士带离外地强制旅游甚至抓捕收监。

包括湖南异见人士陈思明、贵州退休教授杨绍政、广州异见人士王爱忠及成都维权人士黄晓敏等人,均在6月初突然遭当地警方非法抓捕、刑拘。

武汉的民运人士张毅、朱涛、李勇等7、8人被强制旅游;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曾宁、李任科、廖双元、吴玉琴,或被警察带走旅游,或被软禁在家、严格监控。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胡佳等人也被带走强制旅游。

毛左份子也遭大抓捕

更让舆论诧异的是,中共借百年党庆复辟文革,在七一之前却抓捕了一批毛左份子。

中央社6月8日称,这项跨省逮捕行动于5月12日展开,以秘密方式进行,以致于许多人被捕后,其家人都不知情,直到被捕人士失联多天后,才发现情况不对劲,并辗转得知这项逮捕行动。

报导透露,警方迅速扩大秘密逮捕范围,行动遍及山东、河北、河南、陕西等多个省分,包括台面人物在内多人被捕。由于涉及范围广大,毛左人士及社团将这次行动称为“512大抓捕”。

有消息人士解读,中共建党百年即将到来,当局极度需要稳定环境,深怕在民间有一定号召力的毛左阵营在7月1日党庆前生事,影响大局。

大批毛左支持者在网上披露这项逮捕行动,并展开串联及声援。他们致电公安局询问逮捕原因时被告知,这些人涉及“团伙犯罪”,且“肯定有罪”,但和宣传毛泽东没有关系。

在毛左派系一再追问下,有警察透露“他们当中有人想成立社团组织”。还有接电话的警察恐吓毛左支持者说,“想再跟我吵就试试,马上来办你”。

这令外界联想到,在国际局势变化给中共执政造成危机的当下,打着中共党魁毛泽东旗号的毛左派系,或许也成为中共内部的“不和谐因素”,或参与了二十大前日趋激烈的中共派系内斗。(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