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N号房曝光 数万色狼围猎幼女触目惊心

0
632
中国网友在社群中曝光了中国版的“N号房”。(网络截图)

【2022年07月20日讯】近日,先后有两位中国网友出于良知举报了两个中国版的“N号房”——诱骗并奴役幼女或共享儿童色情视频、图片的网络平台或群组。参与这些犯罪行为的人多达数万,甚至建立了会员制,形成了私密经济产业链。相关话题在微博引起大量讨论后即遭网管压制。

中国版N号房被网民曝光 内容触目惊心

上周末,有一位中国网友在网络社群中发帖称,他在一个叫做“秘密花园”的网站上,发现了大量猥亵、性侵未成年人的视频。随后他用短信报了警,而警方也已确认接到报警,但截至目前没有看到警方对此采取行动的消息。

消息曝光后,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由于此事件涉及众多未成年人甚至是低龄幼童,与2018年震惊韩国社会的“韩国N号房”性质类似,被网友们形容为“中国版的‘N号房’”。

随后,博主@梁州Zz 也在微博上发帖爆料称,据她调查,有一个叫做“小白菜”的聊天群组,成员多达5万人,而这个群中的人,每天都在讨论的主要话题竟然是“如何诱捕一个未成年少女”。在那里,“小白菜”就是那些被他们欺骗和玩弄的16岁以下且未经世事的少女代名词。

这个群组里的成员公开地交换女孩的隐私图片、出售图册,甚至分享如何一步步诱骗少女上钩、如何奴役驾驭她的“钓鱼秘籍”。

(网络截图)

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先在网络上寻找并锁定年龄幼小、单纯好骗的“小白菜”,然后通过聊天了解女孩的性格和心理习惯,再假装关心对方、喜欢对方,利用少女不成熟的心智设置骗局陷阱,以“谈恋爱”的名义,一步步诱导女子拍摄她自己的裸照、色情视频、进行裸聊等等,进行各种不堪入目的行为。还有人延伸到线下,引诱“小白菜”与其见面并发生性关系。

在“小白菜”聊天群组,已经形成了一套固定而严密的调教过程,新手的每一步都有所谓“前辈”引导。群组里的成员还每天互相交流“拱白菜”经验:如何套话才能一点点让女孩一步步失去警惕性;怎样约她们出来不被拒绝;如何一步一步突破女孩羞耻心的底线,以及应该怎么规避被女孩家长发现的风险。

(网络截图)

从网络上已经曝光的聊天记录片中可看到,这些色狼们发现了一个共同的规律:越是家庭不幸、父母关系恶劣的女孩越好骗。

这些可怜的女孩因为在家庭中缺少关爱,而错以为网络另一端那些假意关心她们、安慰她们的能给予她们缺失的爱,被对方的花言巧语欺骗而投入了感情,或许以为听话能让、会让对方更爱自己而傻乎乎听任对方的摆布,却不知道自己只是被对方利用来享乐甚至赚钱的“猎物”。最终,这些可怜的女孩在经受了原生家庭的第一次伤害后,又经受了网络色狼再次的伤害。

每个人各怀鬼胎,但共同的目标都是榨干女孩的一切价值:有人约到女孩开房,让她们成为自己的性工具。有人诱骗女孩拍照,让她们成为福利姬;还有人将到手的私密照片做成了黑色产业链,将聊好的“白菜”以人民币3000元至5000元的价格“转手”给其他色狼。甚至有人建议同伙把女孩当成童养媳,“先让她住你家,好好养大,18岁放她去帮你赚钱”。

(网络截图)

网络上已经曝光的聊天记录中,偶尔也有个别尚未彻底丧尽失人性的成员在欺骗“小白菜”的过程中产生了罪恶感,但立即就会有其他成员将这一丝丝仅存的良知抹杀。

(网络截图)

发帖曝光黑幕的网友呼吁公众关注这些罪恶的角落,并为保护自己身边的孩子而保持警惕。

中共网管压制话题热度被质疑

上述聊天室曝光后,部分受害女性组成志愿者在群里卧底搜集证据并向警方报案,并迅速在微博里引起大量讨论。一位何安妮律师发帖称,“仅看标题,感受到了这严重挑战法律和伦理底线的程度,一旦查证属实,那么请严惩其背后的犯罪嫌疑人。”

截至发稿前,网友爆料“小白菜”群聊的帖子已经被网友们转发了超过30万次。

有网友热心在微博贴了好几个标签:#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网上存大量买卖未成年人不雅影像现象# 、#中国n号房#、#中国版N号房里被围猎的女孩们等等,希望能把新闻推上热搜。但相关话题明显遭到中共网管的压制,一些微博账号转发相关信息后不久就被删除了。

许多网友质疑:“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为什么要压?”“明白了······微博也是控制舆论的工具,只沉溺于欣欣向荣的虚假景象,对于恶的坏的、闭眼不看闭口不谈······”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中国教育电视台就曾披露“N号房”的消息。网友质疑:“过去这几个月,警方难道根本没有采取实质性的行动来铲除这些罪恶?”

台湾励馨基金会执行长纪惠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N号房”是利用有些人对网络不熟悉,社交媒体交友过程是虚拟的,很多人无法分辨交往过程,被要求亲密的行为,最后多数受害者不知不觉就被控制,很难脱身。“因为他掌握你的私密影片,很多人就很害怕,继续待在里面,可是待在里面继续被剥削”。

纪惠容分析,中共网管压制相关话题的热度,可能是官方“觉得这事丢脸、不想面对、想cover(掩护),或者甚至有政府官员牵涉在里面,可能一揭发让政府颜面丧失等”。

纪惠容还以韩国处理“N号房”举例指出,由于韩国的民意很强,逼得政府不得不面对,后来就一举破案,把主谋抓获。她认为,中共网警压制相关话题的结果,有可能让火苗继续延烧,不可能扑灭。(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