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女子的香熏生活

0
125
《斜倚薰笼图》轴局部,明陈洪绶绘。(公有领域)
《斜倚薰笼图》轴局部,明陈洪绶绘。(公有领域)

古代女子的闺房,为什么叫做「香闺」?红袖添香伴读书,添的是什么香?「笑语盈盈暗香去」,这一缕幽香从哪里来?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中的香文化,也和女子结下不解之缘。

古人用香,以熏香、浴香、配香、涂香、调香入药入膳等传统方式,每一种方式都包含了复杂精细的程序和韵味无穷的内涵。品香,成为文人雅士的钟爱,香文化也被推崇至道的高度,称之「香道」。古人生活处处离不了香,祭祀庆典要点香敬神,弹琴烹茶要焚香净手,居室衣物更少不了袅袅香气,中国古代的历史,有大半是香味熏染出来的。

香味,无形无色,或挥发于草木,或依托于青烟,通过嗅觉熏陶人的身心。古人内外兼修,认为外在的整洁与内在的洁净同样重要,熏香能够祛除污秽、颐养精神,因而无论男女老少都爱用香。细腻温婉的女子们,对香的使用更有一番独特的心思与情致。

李清照的词作中,有许多关于熏香的记录。图为《千秋绝艳图》之李清照像,明人绘。(公有领域)
李清照的词作中,有许多关于熏香的记录。图为《千秋绝艳图》之李清照像,明人绘。(公有领域)

翡翠屏中,亲𦶟玉炉香

女子的闺房,幽深而神秘,是她们编织五彩生活的小天地。每个人的闺房各有意趣,但大多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香气氤氲,令人心旷神怡,闺房便也有了「香闺」的雅称。一般的室内焚香,要用到特制的香器,即熏𬬻、薰笼及熏香球。

熏𬬻最初用青铜制成,圆形大腹,两侧有环,造型十分古朴,后来也出现玉制、陶瓷制、银质,鎏金或珐瑯工艺,造型也越发精巧别致。熏𬬻外罩上一层竹笼,便是薰笼,既能添香,也可取暖。薰笼的样式,大小方圆不一,极为灵活。贵族家中还流行一种金属质熏香球,可以挂在床帐中,这样人们在睡梦中也能够熏染到香气了。古人真是把香文化渗透到生活的每个细节呢!

闺房中常见的香器,主要是造型小巧的熏𬬻和薰笼了。熏香生活,就充斥著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作品中。「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写的是龙脑香在兽形熏𬬻中缭绕生烟。「沉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写的是沉香在玉质熏𬬻中时断时续,伴著女主人寂寥的心境。「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写的是狮形铜熏𬬻中香已燃尽,词人早起却懒于梳妆。看来,才女闺中香器多,香也多,真的是位用香行家。

《斜倚薰笼图》轴局部,明陈洪绶绘。(公有领域)
《斜倚薰笼图》轴局部,明陈洪绶绘。(公有领域)

《红楼梦》中有两幅惊为天人的美人图,一幅是宝琴身著凫靥裘、踏雪寻梅的《雪艳图》,一幅就是四钗冬日小聚的《冬闺集艳图》了。话说第52回中,贾宝玉去寻林妹妹,在潇湘馆中见到了黛玉、宝钗、宝琴和岫烟四位美人,正围坐在薰笼上取暖,说著家常话。宝玉一见,便惊叹道:「好一幅『冬闺集艳图』!」女子偎靠在薰笼旁的姿态,或可从陈洪绶的《斜倚薰笼图》一窥端倪。
雪腕彩丝红玉甲 添香鸭

今天我们在市面常见的「香」,是根根线香,插在香𬬻中用明火点燃即可使用。千百年前的女子,常用的却不是线香,而器具也更为复杂。《西厢记》里的崔莺莺有一段和红娘深夜在花园焚香的片段,你知道她用的是什么香及香器吗?清朝有一幅仿仇英的《千秋绝艳图》册,其中有一幅描绘的正是崔莺莺对月焚香的场景。

这幅画中,崔莺莺身边摆放著一方案几,案上有一樽青色熏𬬻和一枚插著小铲、筷著之类的长颈瓶,她一手中捧著一个小盒,另一只手正拈著什么东西放入熏𬬻。这三样物品,正是古时候熏香必备的三件器皿,熏𬬻、香瓶和香盒,合称「炉瓶三事」。

《千秋绝艳图》之崔莺莺像,明人绘。(公有领域)
《千秋绝艳图》之崔莺莺像,明人绘。(公有领域)

当时所用的香料,往往制成香饼、香球甚至是粉屑状存放在香盒中。如果是粉状香品,就需要女子像莺莺那样,用纤细的玉指一点点拈出。而香瓶中香筷或香夹是用来夹取香品的,香铲则用来处理焚烧后的香灰。

可巧画中的莺莺身著红色绣罗襦,不正是「红袖添香」的美好再现吗?这种焚香方式,需要耐心与轻柔的动作,更显出女子的优雅和体贴,难怪这会成为古代文人读书时,十分向往的一幕美景呢。

明末被称为「秦淮八艳」之一的董小宛,对于熏香一事更是风雅脱俗。她的丈夫冒辟疆在回忆性散文《影梅庵忆语》中,用深情的笔触记录他们静坐香阁、细品名香的时光。冒辟疆喜爱一种质地坚硬、有横纹的沉水香,其气特妙,名为「横隔沉」。小宛最珍爱的,则是绝品「女儿香」,因其制作过程皆出自少女之手而得名。

小宛熏香也与俗人不同。一般人都是把香料直接放在火上熏烤,香的本质还未挥发出来就燃尽了;小宛就采取「慢火隔纱」的熏香之法,熏香而不见烟雾,产生的香味,被冒辟疆形容为「风过伽楠、露沃蔷薇、热磨琥珀、酒倾犀斝之味」,清雅而余韵无限。

古代女子有配戴香囊的习俗。(苏玉芬/大纪元)
古代女子有配戴香囊的习俗。(苏玉芬/大纪元)

何以致叩叩 香囊系肘后

香不仅可以焚烧,还能够佩戴,最为人熟知的就是香囊,也叫香包、佩帷、容臭,是心灵手巧的女子们做出的精致物件。香囊多用丝绸等布料缝制成圆形、方形、葫芦形、桃形等不同形状,再用五彩丝线绣出包含美好寓意的图样,囊中再装入或提神醒脑、或增加香氛的天然香料,成为古人特别是女孩子随身必备的饰品。

配戴香囊的习俗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礼记‧内则》载,清早,媳妇们就要漱口、洗手,整理发髻和衣襟,还要在腰间系上香囊,叫做「衿缨」,以保持个人的清洁和馨香。这样做不仅卫生,更是礼节,她们去公婆处请安、服侍的时候,才不会因身体的气味而冒犯长辈。而少男少女们,更是人人衿缨,佩带香物,之后才能去问候父母呢。

由于香囊是私人随身物品,逐渐有了代表主人的信物的意味。三国时期的繁钦有诗曰:「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展现了当时女子用香囊作为定情信物的风俗。西晋时还发生过一桩香囊定姻缘的传奇,贾午是权臣贾充的小女儿,父亲在家中聚会时,她常常躲在花窗外偷看。一次她被宴会年轻俊才韩寿所吸引,两人便常常约会,贾午还把皇帝赏赐的名贵香料装入缝制的香囊中,送给韩寿。

这种奇香味道独特,经久不散,只有贾充和另一位大臣得此佳品。因此一次上朝时,贾充无意中嗅到韩寿身上的香味,便猜到了女儿的心事。贾充也很欣赏韩寿的才干,于是顺水推舟,把贾午许配给他,成就了以香为媒的传奇。

女子喜欢以香囊为佩,到了宋代,还出现了一种类似项链的香料配饰——拂手香。《陈氏香谱》载:「拂手香:白檀香三两、米脑一两、阿胶一片,右将阿胶化汤打糊,入香末,捜拌匀,于木臼中捣三五日,捻作饼子或脱花,窨干穿穴线,悬于胸间。」

制作拂手香的方法很简单,只需把调配好的香料研磨成粉,在和汤打成糊状,捏成花形的香饼,把它像吊坠一样挂在胸前,起到装饰和添香的作用。南宋蔡伸有词曰:「双佩雷文拂手香,青纱衫子淡梳妆,冰姿绰约自生凉。」赞美的正是配戴拂手香的女子。

女子熏香,是她们爱好整洁和艺术审美的体现,也丰富了传统的香文化,令今人不禁感叹,何时才能嗅到古风悠悠的女儿香呢?(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