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舞大赛现失传绝技 52人入决赛

0
441
9月4日,新唐人“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进入第三天的复赛比赛。比赛结束后,共有52名选手闯入决赛。(戴兵/大纪元)

【2021年09月05日讯】9月4日,纽约Sugar Loaf表演艺术中心,新唐人“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复赛比赛精彩纷呈。经过激烈角逐,共有52位选手闯入明日的决赛。

无论是飘洒俊逸的《镜花水月》,还是酣畅淋漓的《夏日绝句》;逼上梁山的林冲,还是忠孝双全的杨六郎……,选手们在舞台曼舞翩跹;旋动跳翻,尽显中国古典舞之美,看得观众如痴如醉。

当天,舞台上高手云集,很多人跳出了舞蹈界失传的 “身带手、跨带腿”绝技,让评委欣喜,观众叫绝。

大赛评委:比赛高手如云 展现技法“身带手、胯带腿”
本次比赛评委之一、神韵艺术团编舞古韵表示,本届复赛比赛可谓“舞林荟萃,高手如云”。他说,选手们展现的“身带手、胯带腿”是在大陆舞蹈界、武术界和戏曲界中流传的“只听其名不知其实”的一种技法,它到底是什么、如何练,只有在飞天艺术学院以及神韵艺术团选派的选手身上可看得到。

“‘身带手、胯带腿’能在舞蹈中起到把中国古典舞的所有元素、技术、技巧合理的拼接到一起的‘画龙点睛’的作用,以前在中国都是师父带徒弟这么流传,没有真正的普及,没有这样的教材,所以渐渐就消失了。”

古韵说,谁也没有像神韵艺术团艺术总监D.F.先生这样真正的把它讲出来了,传授给大家。也就是有了规范性的条例、法则,并变成了教材,供学生去学习和练习。

“这在舞蹈界是一个开创。”古韵说,并且,能在短短十几年内培养出这么多世界顶级的中国古典舞舞蹈演员,“这是个奇迹”;“全世界真正研究‘身带手、胯带腿’的地方只有这里。”

古韵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在国内曾多次获得全国性舞蹈大奖。他说,“身带手、胯带腿”在浅层次上是一种“技法”,就是将各种技巧衔接在一起的法则;在深层次上讲就是一种“境界”、“文化”和“心性”了。

“因为要求演员的内心要纯净,对业务有着纯粹的追求,还要有钻研的精神。”他说,一般人只能学到其表面,学不到精髓。很多现代人如果是为私的目的学跳舞,道德上达不到那个境界,就学不会。

舞蹈演员如果学会了这种方法,或者达到了这个境界,不只是行家里手,就是普通观众也是能看得出来的。

“就像白话文、文言文和诗词歌赋给人的感受不同一样,‘身带手、胯带腿’会给你不一样的直观感受,观众在直观上也能看出来。”他说。

古韵在这次比赛中看到了选手们用“身带手、胯带腿”所表现出来的舒展、大气、优美的舞蹈成就,他说这些人才即使放到人才济济的中国大陆,也是顶级的中国古典舞高手。

复赛选手谈学习“身带手、胯带腿”体会
复赛选手、神韵舞蹈演员杨美莲以一支舞蹈《塞外昭君》参加了复赛比赛。她表示,她练习“身带手、胯带腿”的体会就是“要提高自身的道德水平”。

“首先要在生活中修炼自己的心性,我们认为道德不好的人是跳不出好的舞蹈的。”杨美莲说,对于这次比赛,她学习了很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长处,‘艺无止境’,就是拿金奖也只是在物质上一个暂时的所得;就是那些没进入复赛的人也有跳得好的地方。”

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黄悦身穿一身粉装在舞台上跳了一支舞蹈《初春新雨》,她对“身带手、胯带腿”也有自己的认识。

“我们相信‘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做‘身带手、胯带腿’的时候刚开始要求你每时每刻地都要去想,真的要去‘想’。”黄悦说,以前她跳舞的时候习惯去想手形,“三节手”等等细节,在注意练习“身带手、胯带腿”之后,整个感觉都变了。

“你会发现,从身体的中间、从你的‘心’去发力的话,很多舞姿的准确性都不用刻意去想了,因为从身体中心发力会传递到你的胳膊上,然后再传到你的手上,最后再发出去,整个人的感觉就已经出来了。”

黄悦说,她在参加新唐人比赛的过程中提高很多。“每个人都各有长处,各有特点,有的人表演好,有的人舞姿好,有的人技巧好,我们看到了之后就可以去请教,参加比赛对自己的提高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另一位选手、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茉莉跳的剧目名为《长袖舞韵》,作为一名西人舞蹈演员,她为了跳好中国古典舞深入学习中国文化、说中文、看中文书、看中文电影……她在练习“身带手、胯带腿”的技巧时有自己独特的体会。

“这个技术很特殊,有很多人一直在探索,我感觉它让舞蹈真的变的很不同。”茉莉说,“我感觉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确保你不是四处发力,而是从核心发力,这样就让你的舞蹈真的非常清晰和大气,因为所有的一切是从中间发出向外扩展的,它开始于一个点而不是所有的地方……但是这个看起来容易,要是没有人教你是很难学到的。”

观众惊叹选手举重若轻 赞“水平一流”

这次比赛的现场对公众开放,不少观众对选手们的表演拍手叫绝。

来自纽约市的观众塔田哪(Tatiana Pishchulina)说,选手们的行云流水、举重若轻的舞蹈,让她叹为观止。

“非常让人振奋,他们简直就像仙人,神奇得就像神话,我不能想像他们需要训练多长时间才让那么苦难的动作看上去那么容易和轻松。”

她赞扬新唐人的比赛使命非凡,称比赛“成就了这些年轻人,让他们找到与传统文化的联系,那是他们的根基和荣耀,给缺失了传统价值观的现代社会带来希望,真是太好了。”

学习小提琴的当地高中Pinebush的学生瑞福斯(Lily Rivers)则被选手们在舞蹈中表达的故事感动。

“他们都展现了故事中的人物性格,比如木兰,她虽然在战场上是个将士,但是她还有女性柔的一面……选手们的水平真是高!”瑞福斯说,她喜欢舞台上的传统服饰,“我不喜欢现代的衣服,我更喜欢选手们的古代服装,女生就是女生的装束,男生就是男生的装束……”

来自加拿大的舞蹈老师杜博文在看完复赛后表示,选手们的舞蹈水平是“一流的”。

“他们的技巧都是一流的;而且身韵、舞姿都是从身体上出来的;他们刻画的人物也都不错。”杜博文发现,新唐人中国古典舞比赛的水平一年比一年高。“因为艺无止境,他们越来越趋于完美。”(新唐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