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穆斯林声援铁链女 多人被当局约谈

0
996
左图:央视新闻播出现年52岁的杨某侠在精神病医院的情况。 右图:两位网民去丰县声援锁链女,被刑事拘留。(网络图片)

【2022年03月01日讯】虽然近来俄乌战事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但人们对徐州丰县“锁链女”的关注度并没有减弱。在全世界范围,不同国家、不同团体用不同的方式关注着这个女性的命运。一份有中文,英文和阿拉伯文的全球穆斯林关注徐州锁链女的倡议书,在网上引起很大的反响。

“锁链女”事件使中国政府公信力陷入建政以来最大舆论危机之一。当地政府先后发布五份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的调查通告,引发网民不断的质疑。在中国(中共)政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试图平息这一事件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中国(中共)政府为什么这么害怕真相呢?

近期由穆斯林网站“绿色中华”发起的全球穆斯林关注徐州“锁链女”中文、阿拉伯文、英文的倡议书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得到全世界范围内两百多名穆斯林的签名。该倡议书让人们做到对女性的尊重与善待,彻底杜绝对妇女的歧视和伤害,强烈呼吁每一个中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们,通过各种渠道发声,解救一切遭受蹂躏、屈辱和苦难的妇女,无论是汉人妇女,还是维吾尔妇女;无论是中国妇女,还是外国妇女。而中国国内的十多名穆斯林在倡议书上签名后两天内被警察、国保、安全部门约谈。

被约谈的甘肃兰州居民丁女士在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给我打电话,一定要我到他们派出所去。去了之后就问我是否登陆过这个网站(绿色中华)?他们问我有没有浏览过该网站上的呼吁书?我说我浏览过,我觉得这个女的很可怜,我是一个女性,我有怜悯之心。她的生活太悲惨了。我告诉他们我支持了(这个活动),用我这种行动来扩大影响,让这个女的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接着丁女士介绍,他们不断问她是否认识该活动的发起人,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在经过四个小时的谈话后,警察要求丁女士撤销签名,并保证不会再浏览该网站并在笔录上签字后,才允许她离开派出所。

另一位来自内蒙古的哈女士在签了该倡议书第二天,就有呼和浩特市司法局、公安局、妇联以及当地街道办的人员登门拜访。哈女士在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问我是否参加了一个关于徐州被拐妇女事件的签名活动。我说是的,我签名了。他们问我:‘(倡议书)作者是谁?你是否认识?你是否可以看到和你一样参加签名的其他人?你们是否认识?你们互相聊天,还有类似一些文章让你参与的,其中有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意向和内容等等…..。哈女士说她在倡议书上的签名用的是笔名,几乎无人知道。但是政府部门还是很容易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此次活动的发起人、“绿色中华”网站的负责人、旅居马来西亚的华人穆斯林学者无花果指出,被约谈的十多位穆斯林被中国(中共)政府告知,该倡议书是境外势力对中国(中共)政府的抹黑行为。在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无花果先生说:“这个倡议书首先是穆斯林发出的。穆斯林(在中国)就那么敏感吗?穆斯林怎么了,就不能倡议吗?倡议就要被喝茶(约谈)吗?他们说(倡议书)是境外势力抹黑。我哪句话是抹黑的?1984-1989五年间卖到徐州的被拐人口四万多人,这是抹黑吗?去年(中国)走失人口一百多万,这是抹黑吗?”接着他说,在倡议书里他提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妇女也遭受着某种磨难,这也不是抹黑。中国(中共)政府是害怕人们联想到集中营。

在谈到徐州锁链女和新疆地区维吾尔族等民族妇女不同的遭遇时,无花果先生说:“‘小花梅’当然是很不幸的,到现在身份都没有确定。但是她是被世人知道的,被一个十多亿人口的民族关心着。但是维吾尔族人呢?而且汉人又被洗脑,极度排斥他们、歧视他们。另外,中共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屏蔽(新疆发生的)真相,所以大部分汉族人不了解真相。”他说:“把他们(维吾尔族人)当成恐怖分子对待。就算这个民族里有几个恐怖分子,你们却把一个民族十分之一的人口、近百万人关进集中营。大部分人是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在他们没有犯罪动机之前,先要对他们进行再教育,这无耻不无耻?这么多青年男女都在集中营里,他们还能生育下一代吗?为什么他们的人口生育率降低了三分之一啊!这不是种族灭绝是什么?”

无花果先生最后指出,按照中国(中共)政府的此种逻辑,汉族人应该有上千万人被关进集中营接受再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