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记者不满报道受限纷转行 老记者怀念胡耀邦时期能讲真话

0
609
2023年5月2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新闻自由活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视频发表讲话。(Eskinder Debebe / UN Photo / AFP)

【2023年05月03日讯】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当天,上海一位前记者告诉本台,众多和她同一年代新闻系毕业的同学,在最近十年内陆续转行,原因是不满新闻审查,另一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投身记者行业的老记者,受访时感叹新闻自由度在中国消失殆尽。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过去的几年中,在少数新闻报道受到当局限制的国家,有众多记者因报道内容不符合政府的要求而遭到绑架、囚禁,甚至杀害。本周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视频致辞中表示:“新闻自由是人权的命脉。但在世界的每个角落,新闻自由都在受到攻击”。

众多年轻记者转行企业公关或直播带货

上海一位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的“八零后”学生张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和她同期毕业的新闻系同学,在最近十年内陆续离开报社或电视台。她说:“现在就说我以前的那些新闻系的同学,还有我以前做记者时候所有的同事,全部都已经转行了。留在媒体继续工作的可能连1%都不到。”

张佳还说,这些年轻记者转入其它的行业,除了与收入减少,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记者不能自由报道:“一个是收入不行了,媒体已经没落了;第二就是他们现在所有的新闻自由度已经失去。转型后的记者一般去从事企业公关,或者企业市场部,或直播带货。”

法新社周二报道,古特雷斯当天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会议上,透过视频发表致辞表示,“记者及媒体工作者从事他们重要工作时都直接成为攻击目标。记者们每天都受到骚扰、恐吓、逮捕和监禁”。而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指去年全球有55名记者和4名媒体合作者因公殉职。

民国和八十年代是中国新闻自由时期

贵州“老记者”赵先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投入新闻工作,对比当年,赵先生感慨现在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为零。他对本台说,中国新闻从业者最佳年代是民国时期和八十年代:“我是八十年代干新闻的,初登新闻舞台,我觉得自己还是个角色,还敢说几句话。最好的是八十年代中期,也就是改革开放中期、耀邦带头说真话时期,1989年以后就不行了,麻绳见水节节紧。那时候人们还敢说几句话,新闻记者好像是无冕之王,现在还是有冕好。”

赵先生曾是中国西部地区一家晚报的创办人之一,他说,在八九年之前,中央一度酝酿草拟《新闻法》,但是八九学运被镇压以后,局势大变:“那个时候政府反腐可以说没有力度,但是新闻报道有力度。现在不行了,两任总书记之后就没了,还不如民国时期,当年鲁迅每个月薪水400大洋,还敢骂国民党。”

中国官媒周三对“世界新闻自由日”的话题讳莫如深。而武汉公民记者方斌因为公开武汉疫情被以寻衅滋事罪秘密判刑3年,本周日刑满出狱后,却找不到立身之地。另外公民记者张展在武汉报道疫情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刑四年,目前仍然身陷囹圄。(自由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