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顾问、海军少将妻子惊爆:因拒向学生开枪,家破人亡…

0
2396
国俪堃
【2020年10月11日】(明德记者张露采访报导)一位中国海军少将被活活打死,房子被强拆,妻女无家可归,眼看冬天就来了·····
海军少将纪徳图毕业于海军航空学院,曾是中国首届、首席航母办主任;也曾在朱镕基办公室当过顾问。他12岁当兵,在朝鲜战场受过伤。经常在航空杂志、国际的航空杂志发表文章。
1989年六四期间, 开党委会的时候纪徳图拍桌子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我们不可以向老百姓开枪!”
当时的政委说:“纪徳图同志,你要知道你的立场!你在说什么?”
纪徳图答:“我在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不可以向老百姓开枪!我们既然是保卫人民的,怎么能开枪打老百姓呢?”
从此就开始人生的厄运!提干升职从此无缘,因为他的“立场有问题”,直至他被中共海军官员指使下属活活打死。
2015年的时候,中共北京丰台区海军大院为起新的军职干部楼,将老的军职干部住房拆除,给新军职干部让地。
纪徳图的妻子国俪堃告诉记者:“后来拆我家房子,参谋长因为他们要占我家那块地,本来它把我家房顶防水层给掀掉了,哗哗漏水,把我家东西都给弄坏了。我找到他们,有个叫范红斌(音)部长说:如数赔给部长!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为了共和国做出丰功伟绩的老革命,你们这么对待老干部是不对的!说,我对您表示欠意,说的都是人话。后来我们来一个新的参谋长,是买官买来的,原来东海舰队新提的一个副军职干部到这来,他说的南方话,我也听不懂他说什么,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他觉得我目中无人、看不起他,他说:不赔!给她拆了,如果她要限期不走,把她家给砸了!”“后来他指挥人把我家老头(丈夫)给打死了,叫管建国。”
“我说:走可以,你给我安置好了,我就走。他说:安置什么?没有!对我们老两口直接上来就打,来混的了。(这是哪一年?)2015年7有9日。(是当地的警察吗?)海军航空兵。海军参谋长因为拆我家有功,打死我家老公有功,就给他提了海军纪委书记。”
“所以我觉得这共产党太…怎么说呢,反正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那是绝对的!不是朝前、朝后了,用完人就完事,卸磨杀驴。太坏了!把人弄死了给藏起来。连他的那个抚恤金,军人死了要有一大笔抚恤金,它给分了,说我领走了。我根本就没领过!现在这笔钱没了,不知道谁拿走了,他就我这么一个老婆,我要没领,谁领了?海军说我把钱领走了,我说谁领了,你把钱给我找出来、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因为这笔钱好几百万呢!你至少得有个转账啊!走这么大一笔巨款,银行至少得有一个痕迹,对吧?怎么转的?谁领的?转到哪个账户上了?到银行一查就能查出来。代领的,莫名其妙就没了!给我回答就说:领走了,那肯定有人盗领,对吗?要不然就是他们分了。我也没领,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告诉我,钱给领走了。按他的军龄,他是68年的军龄。2018年1月5日去世的,出生1936年11月27日。”
国俪堃叙述了她后来的经历:“2015年7月9日,当时打的奄奄一息。当时还没有完全死,送医院抢救。后来怕领导知道这件事,就用别人的名字把他送到医院,给他改一个别的名字,把他给藏起来了。(同时)要抓我,我就跑了。”
“它派了十多个当兵的大小伙子追我,后来我碰见熟人,把我用摩托车坐后边,跑出去了,他们没追上,要没有那个电动车,我可能也就死了! ”
国俪堃说,她跑走后丈夫就没能得到救治:“后来我就自己去找协和医院,自己花钱,救他。我花了好几十万的昂贵的医药费,找了我大学的老师,就把他给救活了。那时候因为我无家可归了,我就上中央军委去告状。海军发现我告了,而且领导也知道了,他们又让我们回海军总医院去治,当时它不给好好治。”
国俪堃说在丈夫在海军总医院治疗时正逢中共19 大:“那时候他大小便失禁,床上褥子尿了以后,就让他沤着。那时候我被警察24小时看着,两个警察跟着我。后来我说:他床上尿的这么湿,给换一下。海军总医院的护士说:现在开19大,上级规定:19大期间,病人尿床,自己腾(沤)着,谁让他尿床的!我说:你是人不是人呀?(因为我被监控,)晚上不让我在这,警察看着我,跟着我的警察叫刘伟说:你们怎么这么坏!昨天那个褥子说了给部长换床垫,到现在也不给换,就让他这么腾(沤)着!护士说:现在开19大,这是国家规定的,习近平说了:这些人一概不给换,要不就自己腾(沤)着。我说:那习近平也太不是人了!我说,我去问去!我就跑到中南海去问。
结果就又开始(监控我),不是16个人来看我,(派出所)所长亲自来看我!丰台镇派出所长石岩(音)给我出一主意:买一瓶咳嗽糖浆,倒半瓶,半瓶是咳嗽糖浆,半瓶是农药,敌敌畏。你就拿着这瓶药到中南海,把你这事说了,说完以后,你就说我喝农药,我们到时候把这半瓶咳嗽糖浆给你,你就喝了,说你喝农药了,其实是瓶咳嗽糖浆。后来我们一块关着的人说:老国,你千万别喝,他真给你喝农药!他才不会给你咳嗽糖浆呢,就想把你害死!后来我说,他不会那么坏吧,结果一闻,味不对!就没喝,我又活下来了。后来我去中南海告状,因为他让我去的。后来派出所长石岩(音)回来说:我让你去,你就去呀!我是有名的恶警,美国人都知道,我叫石岩(音),我是全世界被通缉的最大恶警。他说,我对你够好的了!你打听打听,有几个基督徒,我直接给他们扔到房山大山里,让她走过那点,走出方圆20里一个人都没有!想喝水吃饭,甭想!没人,饿死那帮修女!我说,他们着你惹你了?他说:我就这样!她不是信上帝吗,让上帝救她吧。就这么坏的一个人,叫石岩(音),就这么残害我。 」
记者:这些年你在哪?
国俪堃:我今年最早的时候,夏天我躲在立交桥的桥洞下边,后来和上访人聚集在一起,躲在屋檐下,跟别的大姐一块,人家保护着我。后来我在我女儿的公司,在她的公司的更衣室里,晚上偷偷的在那睡觉,晚上偷偷的睡在人家地板上,第二天早早的离开就走,怕被人发现影响了孩子!在那住了好几年!后来(丰台镇)派出所(警察)上那捣乱,他们发现了,就上那跟踪我。发现这地方以后我就住不成了,他们就跑我女儿公司去捣乱,就把我女儿给辞了。 (女儿)就没工作了,我们也住不成了,现在我带者我女儿流浪。
记者:你们家原来住什么地方?
国俪堃:海军航空兵大院,在北京市丰台区东大街5号,我是海军航空兵特种兵大院。我是北京人,我在北京第二医学院毕业,原来在北京宣武区的一个医院工作,89年六四以后,地方老百姓很歧视军队家属,部队就不让我上班了,就当家属了。我和我女儿现在都没有工作,靠大家接济。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垃圾堆危房的旁边,没有水、电、煤气、暖气,纸糊的一个地方,下雨漏雨,晚上不能点灯,没有电,没有水,很远的地方上公共厕所,很惨!
记者:没有任何一个部门给你解决问题,接受你们母女?
国俪堃:他们都装傻,那次我们去申请游行还抓我呢。派出所说,原来我们都特别同情您,军队确实在迫害您,你们家这个事情我们也调查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军队确实是太坏了!我们觉得你特惨!现在你别跟我们公安局做对,那次我不是申请游行嘛,我说,我跟谁都不做对,给我解决了这问题就完事。就威胁我。 (派出所说)你跟海军怎么打,我们都不管,你上哪告,上联合国告最好,海军确实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警察叫郭亮的说:阿姨像您这样的日子,别说那么多年,我过一天我就不活了,我直接就跳楼了!您还能活下来,您太坚强了!阿姨,我特别佩服您!全九里桥派出所,从所长到底下的民警说:我们最佩服的就是国阿姨,国阿姨这人,我们见到这么好的一个老太太,要不给她解决这个问题,真是天理不容!

据《民生观察》报道,强拆时,国俪堃丈夫被打倒口吐白沫,国俪堃被打掉三颗牙、尿血。国俪堏多次去找过海军,去一次被打一次。海军非法扣留了国俪堏的手机并删除了所有维权资料……海军士兵甚至曾用狙击步枪瞄准威胁过她。

国俪堃丈夫的遗体至今停放在北京海军总院的太平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