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最關鍵時刻狠捅川普一刀!深度解析:麥康奈爾臨陣倒戈對美國大選的影響(二)

0
593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与他的妻子赵小兰

最關鍵時刻狠捅川普一刀!深度解析:麥康奈爾臨陣倒戈對美國大選的影響

接上文

作者:法国巴黎七星农场倚天剑

二:麥康奈爾與中共的關係

說道麥康奈爾與中共的關係,這就不得不說到趙小蘭女士,麥康納爾與中共的關係其實就是趙氏家族與中共的關係。

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是江澤民上海交大同學,49年去台灣,擔任過遠洋輪船長,被國民政府選派赴美深造不歸,60年代初舉家移民

美國,開辦了福茂航運公司,創業時慘淡經營,主要是承擔一些散裝貨物的遠洋托運,屬於物流性質,並沒有自己的船隊,越戰期間,駐越美軍後勤補給需求量很大,公司的業務快速增長,完成了原始積累,並有了自己的遠洋貨輪。公司真正發展壯大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與中共合作以後,得到了中共方面資金與市場方面的支持,福茂在中國購船,不但價格低廉,而且還由中共銀行提供貸款,福茂集團的貨運業務,70%多運往中國大陸。中共國企的大宗商品,比如鐵礦石、煤炭、礬土、糧食等運輸單子,很大份額給了福茂,運輸總量每年有數億噸之巨。這些業務都是壟斷性質,利潤豐厚,沒有特殊渠道特殊關係外人根本不可能染指。除了大宗商品,還有集裝箱業務以及高端郵輪,中共也對福茂全面開放,市場份額很大。在中共扶持下,福茂在中國的生意火得不行,很快積累了數十億美元的資產,成為航運巨頭,旗下現有19艘以梅字作為編號的大型貨輪,還從中國大陸船廠訂購了6艘新船,近年內將陸續交付使用。紐約時報前兩年還報導過福茂集團最近還得到中共數億美元的貸款。

趙錫成和江澤民的關係非常密切,早在八十年代,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趙錫成就入股了電子工業部旗下的一家海事電子設備製造商,這家國企是中共軍方供應商,很多產品銷往軍方。六四屠城後不久,江澤民剛去北京,就在中南海接見了趙錫成。江澤民先後共六次接見過趙錫成。除江澤民外,鄧小平也接見過趙錫成,中共其他領導人如朱鎔基、溫家寶、吳儀等,都接見過趙錫成,與趙有著良好關係,國內媒體都曾有報導。

有了父親的牽線搭橋,趙小蘭與中共的關係更是輕車熟路,更上一層樓。她曾經十幾次訪中,和中共高層有很多互動。當趙小蘭步入政壇,成為美國的政治明星後,更是成為中共的統戰拉攏對象。早在1980年和1981年,趙小蘭就兩次赴中講學。1981年,她還陪父親回上海老家省親。1993年,她和麥康納爾結合,蜜月之旅就是去中國。1997年,她和父親還應邀出席了香港回歸儀式。2004年,她作為美國勞工部長訪華,和中共政府簽訂了《關於工資、工時法規補充合作諒解書》及《年金計劃補充合作諒解書》等政府協議。2008年8月,她還成為中共特邀的貴賓出席了京奧開幕式,同年12月,她在北京參加第五次中美經濟戰略對話。僅2009年以後,她就六次訪中,或探親旅遊,或受邀出席中共組織的各種活動,接受媒體專訪,成為媒體寵兒,不但參加政論節目,也參加一些家庭訪談以及教育方面的節目。中共媒體稱她為愛國人士,政治新星,代表了婦女的新形象,是華人的驕傲等等。

趙小蘭與中共高層有著非常良好的關係,她每次訪中,都會受到中共領導人的接見,江澤民、李鵬、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包括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接見過趙小蘭。97年江澤民訪美,還有99年朱鎔基訪美,都會見了趙小蘭,趙氏家族訪中,新聞聯播都會報導,報導規格之高甚是罕見。其他與中共部長等交流合作更是不計其數。川普總統訪華,安排趙小蘭隨行,趙小蘭給白宮發郵件,要求代表團安排他們家族一名成員隨行,並要求其參加中共方面安排的活動。此事被媒體曝光後取消了行程。趙小蘭與中共的關係曾多次遭到外界的質疑,每次回答記者這個問題時,她都說這是一種政治偏見和種族歧視,表示願意為增進中美交流和友誼作出貢獻。

福茂集團趙氏家族集團現由趙小蘭的小妹趙安吉掌管,趙吉蘭很小就隨父姐多次訪問中國,接管家族生意後,有父親和姐姐們打下的基礎,在中共國更是常來常往如魚得水,她和丈夫每年都要幾次甚至十幾次飛往中國,不但做生意,而且參加各種中美交流活動。2016年,她還擔任了中國銀行的董事,擔任董事不久,中國銀行就為福茂集團提供數億美元貸款。趙安吉的丈夫叫Jim Breyer,從事基金管理,擔任過美國勞工部有關的養老金保障公司董事,美國的養老基金有很大一部分就由他投向了中國。他還擔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主席。這個職位原來是朱鎔基擔任,朱鎔基退下來就讓賢於他,這是中共給予趙氏家族特殊的禮遇,王岐山、庫克、扎克伯格也只是這個委員會的委員,這個職位的地位之高可想而知。據說習近平對他也很親睞,多次接見他,和習近平是好朋友。習近平和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顧問委員會成員合影時,他是主席站在中間,一尊只能屈居他的身邊。據說他常年在中國廝混,溫柔之鄉,樂不思蜀。

麥康奈爾原來只是一個窮政客,和趙小蘭結婚時,身家不超過百萬,結婚後很快暴富發達。1993年結婚時,岳丈趙錫成就給了他數百萬美元的饋贈。這麼多年來,趙氏家族每年都要給麥康奈爾捐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政治捐款,從未間斷。2008年,趙錫成還向他們夫婦捐贈了高達2500萬美元的財產。現在,僅在麥康奈爾名下公佈出來的資產已經超過5000萬美元,在所有參議員的資產中也是名列前茅。

從以上的事實可以看出,中共和趙氏家族以及麥康奈爾關係非同一般,趙氏家族也是中共長期統戰拉攏的對象,有幾十年的交情。即使中共更換了數代領導人,但中共與趙氏家族的友誼與聯繫一直未斷,作為中共重要的戰略資產很好的繼承沿襲了下來,而且關係網越來越複雜,越來越緊密。中共對趙氏家族也是下了血本,給予了很大的利益。中共不但給予了趙氏家族資金市場,還給了他們特權與地位。趙氏家族買船,中共銀行給低息貸款,買了船投入運營,中共國給業務合同,有了利潤再還貸款,基本上就是這麼個商業模式。寶鋼、首鋼、武鋼、中煤、等大型國企,都與福茂簽訂了長期合同。其實中共海運能力很強,自己的運輸能力已經過剩,根本不需要福茂。但是就是自己的船吃不飽,沒活干,也要優先保障福茂的業務。這幾年中國的經濟萎靡不振,還有中美貿易戰,全球海運業都很不景氣,海運量大幅萎縮,中共的海運巨頭中遠集團也是巨虧,但福茂的業務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不但自己的貨輪處於滿負荷狀態,還在購置新船,還租賃了其他公司的貨輪跑運輸。中共即使自己的孩子餓肚子,也要讓福茂吃飽。福茂集團在中共國有多大利益,可以初略估算一下。福茂每年運往中國的貨物總量達1.5億噸以上,按每噸鐵礦石從澳洲運到中國10美元計算,福茂的年收入也能達到15億美元,利潤3至5億美元,這都是明面上的帳。趙氏家族的業務完全依賴中共市場,如果中美關係持續惡化,或者中美完全脫鉤,那麼中共是很難再為福茂提供業務保障,那麼福茂集團就很難維持,全世界不可能再找到中共那樣的客戶。離開了中共市場,福茂集團很快就有倒閉破產的危險。顯赫的趙氏集團一夜之間就可能成為破落戶,只要一破產,他們就會從雲端跌到地上,這是趙小蘭們完全不能接受的,所以說,趙氏家族已經與中共結成了利益共同體甚至是命運共同體。

中共拉攏趙氏集團和麥康奈爾,當然是有目的,就是看中了麥康奈爾與趙小蘭的權利和政治影響力。中共不是孟嘗君,沒有那麼慷慨,它的所有投入都是有目的要回報的。中共是把趙氏家族作為戰略投資長期經營的,是要放長線釣大魚的。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中共輕易也不打麥康奈爾這張王牌,只是不斷的給趙氏家族生意,不斷的輸送利益,不斷的套近乎拉交情談友誼談合作,不斷的吹捧家國情懷、中美合作、互利共贏、不斷的加深聯絡感情,而暫時不提任何要求,幾十年如一日,中共用的是滴水穿石的功夫,最後讓你自己心裡過不去,自然產生感恩圖報之心。現在中共正面臨生死存亡,必然要動用儲備多年的戰略資源,打麥康奈爾這張王牌。現在恩主有難,苦苦哀求,作為朋友能見死不救嗎,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何況還和自己家族利益攸關,自然會撥刀相助。所以麥康奈爾臨陣倒戈,祝賀拜登,捅刀川普,很難讓人相信背後沒有中共的操縱。如果麥康奈爾能把川普搞下台,救中共一命,那可是為中共立了大功,那中共這麼多年的心血和投入都沒有白費,花多少錢都值的。中共就是靠這種手段滲透顛覆美國,西方世界對這種的這種手段根本沒有招架之力,防不勝防。

版权©️归明德网所有 如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