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视频】真正的民国范:大师们小时候读的教科书

0
928
真正的民国范:大师们小时候读的教科书(明德合成)
真正的民国范:大师们小时候读的教科书(明德合成)

【明德网李文涵综合编辑】十多年前的一趟旅途,夜雾封路,张立宪困在回北京的大巴上,决定要做一本更像书的书。 《读库》就这样应运而生。就这样一本本做下去,这个封面千篇一律的书已出了七十本。「十年前,身处一种精神困境中,努力把自己从那个监狱里捞出来。现在我还经常想,我们是不是还处在一个更大的监牢里。旅程还远远没有结束]……影响力最大的一套民国老课本修复记 :

这是民国影响最大的一套课本,可能也是世界教科书史上版次最多的,它的总发行量据说多达六千多万份!

这是民国影响最大的一套课本(视频截图)
这是民国影响最大的一套课本(视频截图)

出版人老六说:“当年我们把这套书再版之后,送给了杨绛先生,杨绛先生小时候是在北京读的小学,她用的就是这套书,她拿到之后,翻开第一页,不用看书上的文字,她自己就能一句一句念下来。

你可以见到,早期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深,过了几十年,一旦被触发,马上就能倒背如流,真的是让人非常感动。” 2010年的时候,著名出版人老六(张立宪)主编的《读库》出了一期专题,关于民国老课本,老六也是第一次看到了当年的民国课本。 “

其中有一课我看了之后真的是非常感动,这一课就是:竹几上,有针、有线、有尺、有剪刀,我母亲坐几前,取针穿线,为我缝衣。

其中有一课我看了之后真的是非常感动(视频截图)
其中有一课我看了之后真的是非常感动(视频截图)

专题作者之一、长年研究民国老课本的邓康延先生说:“民国年间,兵荒马乱,但教育未废止,上有信念,下有常识,小学课本者,二者于一身。”

上有信念,下有常识,小学课本者,二者于一身(视频截图)
上有信念,下有常识,小学课本者,二者于一身(视频截图)

老六觉得,看了这些民国老课本,你就能感觉到为什么在那个年代,教育没有现在普及,很多人可能只上过几年小学,但是你感觉他所受的这种人伦、三观的教育,他一辈子够用了。 “我想这个真的是跟当年的这种小学教育,或者这种民国老课本有关。”

老六就想:我们有没有可能来修复,让现在的家长和小朋友能看看一百年前的这些小学课本是什么样子? 那时候任何一家出版社都可以出小学教材,其中影响最大,甚至据说是世界教科书史上版次最多,总发行量有六千多万份的,就是1912年,中国民国成立元年发行,当年叫做“共和国教科书”的这套。

让现在的家长和小朋友能看看一百年前的这些小学课本是什么样子(视频截图)
让现在的家长和小朋友能看看一百年前的这些小学课本是什么样子(视频截图)

老六和他的读库团队,按照原貌、全貌,对这套《共和国教科书》进行了修复,并重新出版。 这是在当年的教育部长蔡英培主持下,由商务印书馆出的。当年参与老课本这种编修工作的都是大学者,像张元济他们,一些学贯东西的大学者,来给小学生编这些小课本,真的是水准非常之高。

对这套《共和国教科书》进行了修复,并重新出版(视频截图)
对这套《共和国教科书》进行了修复,并重新出版(视频截图)

 

老六觉得,尤其重要的是:这套书出版的时候,那会儿我们这个国家心气很高,帝制刚被废除,共和政体建立起来,真的是有一种正大光明的气象。 当时的课本,一共是七个学年,包括四年的初小,三年的高小。老六选了其中的两门课,新国文和新修身,就类似我们现在的语文课和思想品德课,把这七个学年中的两门课所有的教材全部给它修复出来。共计十一册。

新国文和新修身(视频截图)
新国文和新修身(视频截图)
所有的教材全部给它修复出来(视频截图)
所有的教材全部给它修复出来(视频截图)

 

除了老课本之外,还有教授法,就是教学参考书。修复后的六册教授法,大概有将近二百万字,都是一一审定的。 老六举例说:“比如,《新国文》的第一课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字:人。但是这个一撇一捺,当年的教授法,解释了四页,有将近两千字,它会吿诉我们这个人字背后蕴含的各种道理,甚至还会启发学生去思考:世间万物,人之外尚有何生物?鸟兽之智识能力与人是否相同?人何以胜于鸟兽,等等。”

《新国文》的第一课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字:人(视频截图)
《新国文》的第一课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字:人(视频截图)

从破旧不堪的老课本,到整旧如新的修复版,需要的只是耐心。 这个老课本版本很多,版次也很多,从旧书摊上搜集几本其实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凑齐一整套老课本是非常难的。 课本不像其他珍本书籍,留存的其实不多,而且由于年代久远,有很多破损和虫蛀。当年小孩子用的课本,往往有很多涂抹,甚至被有的小孩在人脸上画个胡子什么的,因此修复的难度也很大。

除了老课本之外,还有教授法(视频截图)
除了老课本之外,还有教授法(视频截图)
从破旧不堪的老课本,到整旧如新的修复版,需要的只是耐心(视频截图)
从破旧不堪的老课本,到整旧如新的修复版,需要的只是耐心(视频截图)

这是让老六印象很深的一页:为了修复这张图,老六找到了三本,虽然每一本都有破损,但是加在一起,就拼凑修复出来了。 原来的教科书,是普通样式的,老六希望把它做成线装本。

他去了山东的一家印厂,坐了八个小时的公交车,到那里,在印厂的机床上,调出了一种米黄色的、古色古香的纸色。 全书纯手工来装订,“让大家能够感受到我们中文图书的这种出版形态”。

初小的内容相对浅显,各课只有寥寥几字,没有标题。插图非常精美(视频截图)
初小的内容相对浅显,各课只有寥寥几字,没有标题(视频截图)
插图非常精美(视频截图)
插图非常精美(视频截图)

初小的内容相对浅显,各课只有寥寥几字,没有标题。插图非常精美。 高小部分则难度相对较大,几乎需要你具备初中,甚至现在的高中的学识才能消化它。 教科书和教授法分别以定制大小的纸盒包装。张立宪:著名出版人,作家。因喜好数字六,以老六自称。

外加视频80年前的初小一年級課本:

(明德网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