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白忙了?!美国专家:成功恢复部分遭删除病毒序列

0
575

【2021年06月24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承认,已经应中方研究人员的要求,从一个关键数据库中删除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早期病例的基因序列。这引发外界对病毒溯源调查或缺少关键数据的担忧。不过,西雅图的计算生物学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今天发布重磅消息指,他已经部分恢复了被删除的基因序列。

18名备受尊重的科学家于5月13日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联署信指,没有足够证据来确定病毒究竟是自然起源还是实验室意外泄漏。这成为一个转折点,从此,实验室起源不再是一个被学界系统性摒弃的禁忌性话题,开始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假说。

西雅图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杰西·布鲁姆正是这18人之一。

在这封联署信之后,布鲁姆于6月22日在线发表的一份论文再度掀起有关病毒起源的争论浪潮。

这份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论文称,他通过谷歌云恢复了部分被删除的重要基因数据,这些数据包括2020年1月和2月在中国武汉市收集的病毒样本序列,这些样本来自因疑似感染中共病毒而入院就诊的病患。

布鲁姆并未说明被恢复的数据究竟支持病毒自然起源抑或实验室泄露。

他在论文中写道,被恢复的基因序列强化了早前已被提出的一个观点,即在2019年12月华南海鲜市场爆发疫情之前,病毒就已经出现人际传播,华南海鲜市场的感染者可能不是首例人感染SARS-CoV-2病例。

论文还表示,即使没有进一步国际调查,学界也可以使用他的方法来更多地了解病毒起源与早期传播途径。

“我们真的需要努力寻找,看看是否还有其他尚未发现的关于病毒序列的早期信息,”布鲁姆说,“我打算仔细阅读我能找到的关于SARS-CoV-2的所有早期预印本,看是否涉及数据库中没有的数据。”

美国媒体认为,布鲁姆博士的发现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又一次要求中共政府在病毒溯源方面加强合作的浪潮。

布鲁姆的论文还引发一项讨论,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为何应中方要求删除关键数据。

布鲁姆博士说,删除这些序列使得病毒早期在武汉传播的图景产生“扭曲(skewed)”。他透露,在研读一份其他研究人员的分析报告时,自己意识到一些基因序列被从数据库中删除了。他因此开始在互联网上搜索其他来源,并最终找到并下载了这些基因序列。布鲁姆随后联系了国立卫生研究院,询问为何删除这些序列。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进化生物学与医学中心(Evolutionary Biology and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School of Medicine)主任沃恩·库珀(Vaughn Cooper)表示,“这让我们怀疑是否还有其他类似的序列被删除。”

国立卫生研究院在6月23日发表声明,承认曾在2020年6月按照中方研究人员的请求,从该机构的数据库SRA中删除基因序列。

声明写道:“这些SARS-CoV-2序列于2020年3月提交给SRA发布,随后在2020年6月被提交的研究人员要求撤回。请求者表示序列信息已更新,正在提交到另一个数据库,并希望从SRA中删除数据以避免版本控制问题。”

声明并未说明提出这一请求的中方研究人员的身份。

国立卫生研究院称,删除数据是标准做法。

不过布鲁姆在论文中指,删除数据违反了科学规范和科学必不可少的信任准则,目前研究病毒起源的科学家面临的挑战之一正是缺乏来自早期病例的数据,目前的数据囿限于2019年12月从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十几名患者身上获得的基因序列。

布鲁姆还在推特上透露,这些基因序列也被从中国的数据库中删除了。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被指通过非营利研究基金会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向中共武汉病毒实验室提供研究经费,现正受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调查。

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的少数派资深成员在4月曾致信生态健康联盟,指其“对中国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其中一些病毒被认为是SARS CoV-2病毒的前身。此外,生态健康联盟在这个研究领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合作,武汉病毒研究所将该联盟列为其八个国际合作伙伴之一,也是唯一来自美国的合作伙伴”。

“白大褂浪费项目”(White Coat Waste Project)副总裁贾斯汀·古德曼(Justin Goodman)对媒体透露,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生态健康联盟已经获得了1900万美元,“其中1700万美元来自国防部,200多万美元来自国家卫生研究院…尽管(EcoHealth)一直在违反法律,而且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已被告知他们在违反法律,但是国家卫生研究院仍继续向生态健康联盟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