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与大学生应是怎样的? ——从李克强谈到北大精神

0
1992

作者:新南威尔斯大学 政治学博士 林松(Dr LIN Bin JP)

——————————————————————————————————————

北京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突然在上海猝死,不仅成为国际新闻头条,也引来大众议论纷纷。李克强被誉为担任国务院总理一职中最高学历者,因为他在北京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博士三个学位。

北京大学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高等学府,中国长期宣扬及教育学生弘扬“北大精神”、“五四运动精神”,影响至今好几代中国人。到底大学生应该是怎样的?大学应该是怎样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产生不同的认知,从而追求不同的东西,走不同的道路。

七十年代末期中国大陆进行改革开放,笔者是当年第一批香港学生,报考中国内地大学升学,被港英当局列入黑名单,被视为“共匪”培养的“接班人”。当时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北京大学。但没考上,去了另一大学。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就读的第一届新闻系,开学大约80人中有27名港澳生,有些港澳生读了半年或一年就离开,四年后只剩下14名港澳生,当中5人……最奇特的还是……很多年前多篇拙作已经提过个中情况,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上网搜索。然而,有趣的是,有同学“以XX大学为荣”,但也有同学不愿提及曾经就读的大学。

新闻系同级老同学,对李克强猝死深表关注,转发了各式各样不少讯息。然而,笔者一下大意,错手把本来发给同级同学群的一条讯息,误发了给在澳洲的校友群,立即因此被踢出澳洲校友群,据说是因为个别校友向母校“笃背脊打小报告”。闻悉缘由,我笑说倒不如干脆把我踢出校友会组织,平息了事,没有什么大不了。

从读大学,到大学毕业至今,同学群或校友群长期出现两大不同立场阵营,一阵营长期排斥异己,不容不同意见,不容别人跟自己意见不同,否则踢出群;另一阵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包容各种意见,鲜有发生踢人现象。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到底大学与大学生应该是怎样的?这里看看中国大陆长期推广的“北大精神”,指的是百馀年来北京大学立学、办学、求学、治学的价值追求,最早为蔡元培提倡的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精神。

中国大陆教育部2014年颁布《北京大学章程》,章程序言概括“北大精神”为“继承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光荣传统,弘扬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优良学风,秉承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学术精神”。

这新的“北大章程”,在原来的“民主与科学”传统中,加入了“爱国、进步”。什么是“爱国、进步”呢?回顾“北大精神”,其实离不开“五四运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举行巴黎和会,当时中国政府官员初期没有收回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参会其他国家决定把权益转让给日本。

煽动推翻中国政府

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学等多家大学学生游行示威,抗议有关山东问题的决议,敦促当时的中国政府不可签约,要求惩处相关中国政府官员。上街游行的示威学生,高喊“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并发展到火烧政府高官的赵家楼、痛打政府高官章宗祥。

“五四运动”开始后,蔓延至一系列全国性游行示威、罢课、罢市、罢工等,结果导致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等中国政府高官被免职。然而,由于近年不少政治宣传“反对煽动仇恨北京中央”、“反对煽动仇恨中国政府”、“反对煽动推翻中国政府”、“反对颜色革命”、“反对暴力革命”……造成“严重思想混乱”。很多人忘记了“北大精神”,忘记了“五四运动”,甚至认为“爱国”就是“爱护政权”,“爱国”就“不可以骂中国”,彻彻底底忘记了“爱国”应该是爱护这个国家的人民权益,“爱国”包括够胆站出来公开批评国家高官做错事没有维护国家利益。

假如时光倒流,回到1919年,显而易见,现在不少人都会指责上街示威的学生是“愤青”、“暴徒”?痛骂北大学生“煽动推翻中国政府”?要把“五四运动” 从一开始就“消灭于萌芽状态”?拿出“国安法”大肆抓捕学生?包括抓捕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忠信笃敬和而不同

再谈谈笔者就读那家大学的“大学精神”或“校训”:“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忠信笃敬”源自孔子说“言忠信,行笃敬”,指“言语忠诚老实,行为敦厚严肃”,“忠”有“忠诚、不贰、尽心、无私”等意义。“信”有“诚实、不欺、道义、真确”等意义。“笃”有“厚实、真诚、牢固、专一”意义。

笔者一向光明磊落,公开自己的立场与观点,在网上和报刊都可以看到,一清二楚。谈到“敬”,指“恭敬、尊重”。这个“敬”,也是校训压轴的“和而不同”,互相尊重彼此不同,和平包容共处。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避免在校友群谈敏感话题。

但澳洲的校友群,把我踢走,我可以无需再考虑照顾校友的感受,更加放胆公开说真话。可是,校友群却开了一非常不好的例子,就是连“误发”一个讯息也包容不下,立即踢走,这样试问怎样去面对招收香港和海外其他国家的学生?是否只要这些港澳海外学生一发错讯息,也同样马上踢走?把“和而不同”改成“不同就踢”?

当年被拉去见大学校长、党委书记兼广东省副省长杨康华,在下滔滔不绝说出对办大学的期望,直至身边同学提醒我已经说了一个小时!回顾北京大学与北大精神,北大及后人是否对“五四运动”上街游行学生引以为荣?李克强服务人民大众,北大与北大学生有没有对李克强引以为荣?谁应该对谁引以为荣,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