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支联会斥警方滥权 拒提交会员与活动资料

0
282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图:美国之音)

自1989年以来一直支持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香港支联会9月5日召开记者会,副主席邹幸彤强调,支联会强烈否认是警方所谓怀疑的“外国代理人”。她批评警方随便指控民间团体为外国代理人,然后引用实施细则要求调查,索取的资料有无限追溯期。

身为大律师的邹幸彤还批评,警方在信件中没有提及任何指控理据、没有列明所涉罪名,连支联会“代理哪个国家、组织都讲不出”。她指责警方毫无理据,做法滥权、不合理。

邹幸彤强调,支联会拒绝提供资料给国安处,“这是身为常委,对成员、支持者最起码的保护”。邹幸彤批评警方令公民社会处于恐惧,但支联会不会助长当局散播恐惧。

邹幸彤此前因参与今年纪念六四的活动,被警方以“涉嫌宣传未经批准集结”为由拘捕,并扣押多日,目前她被保释候审。

香港警务处的国安处8月26日引用“港版国安法”,致函“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以怀疑该组织是“外国代理人”为由,要求支联会7位常委提供该组织成立以来所有成员及职员资料,提供过去7年该组织涉及美国民主基金会、华人民主书院、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私人助理马克∙西蒙(Mark Simon)等中外组织和个人的联络、活动资料。警方要求提供的资料包括支联会成员和职员的个人资料、任职时间、会议记录以及收入和支出的明细等。

因支持2019年反送中大规模示威活动而已经被拘押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也被要求提供上述资料。警方要求收到信函的人员必须在9月7日或之前将资料送达国安处,违者最高可被科罚金10万港币(约合13000美元)及监禁6个月。

国安法第43条涉及外国代理人,这是港警首次引用国安法中有关外国代理人的条款要求香港支持民主的非政府组织提交资料。

北京当局去年6月底在香港强推国安法之后,港府一年来在打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方面出手越来越重。一百多位泛民政治或社会活动人士被投入监狱或遭到起诉,陪伴港人26年的唯一支持民主的《苹果日报》被迫停刊,香港最大的民主派团体教协和每年7月1日在香港举办大规模七一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也因为受到港府刁难及压力或警方的调查和打压而被迫宣布解散。

最近连续两年,港府以疫情为由,禁止支联会举办维园六四悼念烛光集会。而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副主席邹幸彤、何俊仁都被抓捕,多名支联会常委被迫辞职。

在香港社会萧杀的政治气氛下,支联会8月23日召开常委会,7名常委以4票赞成、3票反对通过决议解散支联会。最终是否解散还需要支联会特别会员大会投票决定。

邹幸彤在周日的记者会上还表示,支联会面对的政治压力愈来愈大,多名常委及前常委都遭当局拘捕,常委会无法就是否解散达成共识,最后以仅过半数票通过将解散议案交给会员大会表决。她称,存亡不应是闭门讨论,公众应一起参与。因此,支联会将于9月25日下午,在六四纪念馆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商讨解散议案。

邹幸彤表示,支联会约有100多个成员,最少20个成员出席会员大会才达到法定人数,无法亲自出席者可投授权票,75%成员同意后方可解散。她称,不会降低解散门槛,一旦支联会解散,会将资产捐给理念相同的团体。

支联会1989年5月21日在港人普遍支持天安门广场学生民主运动的热潮中成立。八九民运及六四屠城后,支联会每年6月4日都在香港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全球最大规模的纪念烛光晚会,悼念“八九六四屠城事件”的亡魂,要求平反六四。

支联会的五大纲领是“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支联会多年来坚定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推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一直是北京当局的眼中钉。(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