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專欄】生活篇:《大卡車下九死一生 放棄追究後我們還剩下什麼?》

0
486

【明德網訊】1/ 遭遇了真正的襲擊,但你不能說,說了也白說,白說還被嘲諷

如果不是為了揭露中共,我其實很不想談一次次遭遇襲擊這類事情。因為有些人第一時間不是覺得憤怒,而是質疑:為什麼你總遇到這種事?你是不是在炒作什麼?這種質疑其實是基於人格否定的,所以讓人很鬱悶。因為這實際是說,你是個有不可告人目的的虛偽的人。殺傷力最大的原因是質疑的人並不是對方陣營的人。

還有朋友說,你要在人們心目中被接受,這種事盡可能少說,人們不太喜歡這種東西。這話裡我聽出很多在中國熟悉東西,就是正能量負能量這類東西,但他們說這是現在美國人認知狀況,我有點無語。

我不知道別人遭遇這種事以後會怎麼做?但是我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必須揭露中共邪惡,不管你們什麼認知!我個人毀譽算什麼?我根本不在意!

最近我再仔細回看我說的這些事,想看看有什麼過於誇張或者違背事實的地方?但是我還是發現,這都是無可置疑的真實發生的事實。

2020年4月我確實在臉書遭遇要殺了我的公開威脅。兩週以後,我的車真實在高速上起火燒毀了發動機。隔天我的手機是在四個人的眼皮底下,被黑到無法使用,最後蘋果公司無法修復給我換了新的。這是眾目睽睽下發生的。不是在無人區兩個人之間發生的。

唯一的問題是報警沒有被被受理,FBI沒有回覆。最後不了了之。

所以就有了今年的第二次。事發前三週同樣有人打電話要我閉嘴,暗示小心生命危險。而從自由雕塑公園出發當天就遭遇皮卡兩次逼車。第二天居然發生了讓我九死一生的大卡攻擊,這都有實況紀錄!最驚人的是,在我去守夜以後遭遇逼車後兩週,自由雕塑公園的習病毒雕塑被兩次襲擊,最後遭遇焚毀—-在美國的土地上!

我不知道雕塑公園的事最後會有什麼結果。但是我一開始就對報警後會有公正結果不抱希望,這一點大家從我報警之前與臉書朋友的交流中可以去認證。

因為我們知道今天的美國已經不是昨天的美國了。

去年黑命貴打砸搶燒有什麼公義出現?大選發生了什麼?大科技公開的言論限制,有沒有改變?那些商廈一有風吹草動就用木板封起玻璃櫥窗,那些公開出現的零元購搶劫,被阻止了嗎?我寫過的被租客趕出家門的朋友的事至今都是不了了之的。我的朋友三年前被兩個年輕黑人用槍頂著腦袋搶劫以後,她花了整整一年到處發資料查罪犯,最後兩個黑人罪犯抓到了,至今沒有人給她任何說法!被搶的錢財沒有一分錢退還。那兩個黑人罪犯據說「經過精神鑑定」後放了!

而我真實經歷了去年的毀車毀手機,報警無人理的真實遭遇。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次我還會幼稚到以為通過法律途徑,會得到一個讓人尋回安全感的結果嗎?

現在我正式告訴大家這次被襲擊後報警的結果。

2/ 沒死人,警察不想花力氣;涉及黑人,警察勸我放棄追究

報警後,被轉到巡警部門。一個很客氣和有禮貌的警察用郵件聯絡了我。然後要我填寫報警單,他告訴我,他會在第二天見到司機和老闆。他也看到了媒體報導,他會處理。

第二天他打電話給我時口氣變了。他說,他認為我在超車以後降速了,他受過訓練,他判斷我距離大卡車不超過10英尺,所以惹惱了司機,所以出現了後面的事。

我告訴警察,在我超越這輛卡車以後,我的右側道有很長一段無車空白,很顯然,出現這段空白,說明卡車開得很慢,而我如果按照警察說的在不到十英尺就變道,就不會出現這段空白。

但是卡車是在我變道後第一時間出現並擠進右道的,很顯然,他是故意降速等我超車,然後快速駕駛跟上我。否則無法解釋這個過程。

警察說我不想聽這些了,你做個決定吧?起訴還是不起訴?我說,我剛剛經歷了一次死亡威脅,警察說畢竟沒有任何傷亡。

警察說問過司機自由公園雕塑的事,他完全不知道,所以判斷這不是謀殺。而且警察認為他們如果要謀殺直接就殺了你,也不會跟兩個州才動手。這需要很高技術(我想這個警察不知道這對中共而言輕而易舉,美國人其實根本不了解今日中共)所以他的結論是「科羅拉多州沒有人要謀殺你」。他強調了「科羅拉多州沒有」。(我想他是想告訴我,科羅拉多州不想參與加州的麻煩)。

再後來,他說那個司機是非裔美國人(我特別問了兩次以便確認),說那個司機現在很害怕,因為可能會丟了飯碗(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我差一點丟了命?)所以他建議我不要起訴了(算了,不了了之吧)。他說,你要起訴,他也可以起訴你。如果這樣你要回到加州費很多力和錢,還會被扣分罰款(我想我能聽懂警察在說什麼)。我問,他要起訴我有什麼證據嗎?警察說,我會告訴法官紀錄顯示你有減速(明說了:你要追究,我就幫對方了)。

很顯然,他想給我壓力,讓我放棄追究。

我對這位警官沒有任何不尊敬的意思,我也不認為他做錯了什麼。他是一個非常有禮貌的紳士,他的電話也非常注意分寸。他的出發點都是好意,這一點我非常理解。他說的都是實話,因為這就是美國的現實。所以我沒有任何批評警察的意思。相反我覺得選現在警察處理案件很難。特別是遇到黑命貴的話。我非常理解這位警官的立場。他只是想息事寧人。我覺得他做得非常好。

沒死人,警察不會太在意,如果我是警察我也不想攪進已經很複雜的警察與黑命貴的問題中,更不想在科羅拉多州有一次與外國有關的謀殺紀錄。我們都清楚地知道,如果深入事情會被搞的很複雜。沒有產生任何後果,誰也不想勞心勞力。何況牽涉到黑命貴(我奇怪的是華人公司一共兩個司機,肇事的恰巧是個黑人?到目前為止沒有人任何人真正接觸過真相,除了警察說的)所以,最好的辦法是我自己撤訴。警察應該並沒有惡意,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是在保護我。因為我們都知道正義被伸張有時候常常是一個美麗的設想而已。

正是因為如此,邪惡到及其專業的共匪把分寸掌握得很好。除非操作失誤,它們不會真正弄死你,但會讓你有遭遇真正的危險和騷擾。在中國它們不是一直這樣做的?它們不抓捕我們,但是使用各種更邪惡的手段破壞我們的生活基礎。讓我們不得不選擇逃亡。實際上這就是恐怖主義!

3/法律手段於事無補以後,我們還剩下什麼可以自保?

我其實很想大家告訴我:繼續追究還是放棄?

繼續?警察已經告訴我了,將捲入漫長的費時費力的胡攪蠻纏中。而且在加州這種法律保護壞人的地方,最後幾乎沒有贏面。放棄,是不是意味放棄了我們以為唯一可以保護我們的手段?再遇到這類事靠什麼保護自己?

放棄了法律手段以後,或者說法律手段也於事無補以後,我們可以羅列一下還剩下什麼?

我們在做的是揭露真相和呼籲,但是,人們很慎重警告我,多說這種事,會嚴重影響你的聲譽。我很奇怪這種邏輯。但好像又是真的。

事發後很多良知媒體都做了報導。有圖有真相,線索是連貫和可以相互印證的,稍有邏輯都能看出真相。但是有媒體記者要報導時,有領導出來說,沒有警察的結論不能報導。我後來說過,在中國的殘障人士要出示證件才被承認,根本不看他實際缺胳膊少腿的事實。

我理解那些領導們的謹慎。畢竟良知媒體被攻擊太多了。但是謹慎是謹慎了,真相也丟了很多。黑命貴打砸搶燒,最後美國最高層政客下跪,應該比警察的結論更大吧?那麼真相是什麼呢?那個被兩個黑人租客趕出來的房屋主人,警察來了兩次,都是按照加州「法律」支持黑人的。那些警察不敢管的「零元購搶劫」,都沒有警察結論,那麼這裡的真相和公義我們要不要去說呢?商店拍出來被搶劫的圖片事實,我們要不要認可呢?

這是一個新聞常識的問題:新聞要做的是揭示真相而不是接受權威!

我們有多少在從事新聞職業,但根本不懂新聞本質的人?有多少新聞意識還停留在中共黨文化裡的媒體工作者?有時我們真的很可悲!

報警無用,也不能說,「權威」不認證,那些我們認可的良知媒體領導就不許發聲;那麼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呢?

反過來說,共匪作了那麼多罪惡,最後沒有任何後果,甚至誰也不知道,以後它們會收手嗎?

有個朋友說過,要反共,你要準備被插四把刀,其中一把來自同道!

我在法輪功今年的4/25紐約紀念活動上發言提到:邪惡的中共製造了人類最大的人權災難。而尤其邪惡的是,它們並沒有因為大法子弟逃亡海外以後放棄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事實上這就是我們正在經歷的。

4/ 事件草草收兵,逃離會成為我們的宿命?我們還該去、還能去做些什麼嗎?

我聽到過很多次邪惡的中共對盛雪的攻擊,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也是無數次報警無門!

曾錚告訴過我一件事。她的一次採訪時,剛站到鏡頭下,出現了一個美國流浪漢模樣的人在她背後舉著中共血旗!而且一直跟隨著她,躲了幾次都沒躲掉,差一點耽誤了那天直播。顧一個流浪漢化不了多少錢,但是匪共卻實施了一次有效攻擊。

一定會有人說用槍。我們是暴徒嗎?我們生活在叢林裡嗎?到了必須靠槍才能保護自己的時候,其實是到了最糟的狀況。

前幾天,一位我很尊敬的反共老先生,讓我去一次他家,他要送幾隻槍給我保護自己。這是一個九十多歲的美國公民,他在郵件裡發給了我他寫的《買槍記》,就在不久前,他剛剛遭遇了中共電話死亡威脅。他在美國生活了五十年,到了九十多歲,還不得不去買槍保護自己!

在美國的國土上,共匪猖獗到連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家也要威脅!美國公民只能靠槍保護自己?可拜登和民主黨是禁止持槍的。

除了槍,還有什麼可以保護我們?!事實上,我被襲擊的時候、根本沒有機會用槍。

我們為什麼逃離中國,就是因為中共統治下沒有法治、沒有公義,邪惡在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大到足以讓你窒息!所以我們選擇了逃亡。

我們是帶著希望和尋求逃亡海外的,只是今日世界,那裡還有我們尋求的公義呢?

在中國,我們坐牢,遭遇襲擊;在美國,中共病毒追來了,我們被關進家裡,戴上氣悶無比的口罩;我們還遭遇一次次襲擊

香港就這樣被佔據了,緬甸就這樣被軍管了,台灣在面臨威脅。中共就這樣肆無忌憚與塔利班合二為一討論怎麼使用恐怖主義手段對付世界。而國際社會連譴責的都沒有幾個。在美國的特洛伊木馬肆無忌憚,而守護著公義的人卻是時時刻刻處在被襲擊的危險中!美國自己最近也被中共啪啪打臉,但白宮還在派舍曼到中國去尋求不要擦槍走火。最後再次被啪啪打臉侮辱了一通回來。這就是今日美國!

我們對國際社會的沈默很憤怒,但是我們很多人面對同樣的邪惡事實,卻在與我們討厭到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做同樣的事,甚至內心充滿質疑,因為受害者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個人,所以他很可能是假的。

有個我特別尊敬的人。說到過成住壞滅四個字的宇宙真理。我們真的處在滅時代嗎?不滅邪惡滅公義?!

最近的大半年時間我三次穿越美國,人們不知道我到底要幹什麼?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場新的逃離!我在尋找一個我們記憶裡的真正的美國。為此我一直向東,現在到達了最初的十三個州中的一個。我能尋找到真正的美國嗎?今天一個美國白人老太太告訴我,這裡是真正的美國。與你以前看到的不一樣,你不會失望的。(圖:戈壁東)

感謝神,希望如此。

 

責任編輯:李文涵

作者授權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