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朱令案背后 嫌疑人身世及背后高官再被聚焦

0
1648
北京时间2023年12月22日晚10时59分,清华朱令案受害人朱令离世,年仅50岁。(网络图片)

【2023年12月24日讯】日前,30年悬而未结的“清华朱令案”受害者去世,朱令受害后的悲惨遭遇再受关注,此案的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其深厚的背景也再次成为舆论热点。

北京时间12月22日晚10时59分,清华朱令案受害人朱令停止了呼吸,年仅50岁。

23日,朱令案代理律师李春光以及朱令的同班同学,得到朱令父母的通知,到北京参加朱令的遗体告别仪式。李春光律师对媒体还表示,从程序上来讲,这个案件本身不会因朱令女士的离世而终结。

朱令是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92级学生,1994年末开始突发怪病,1995年4月28日被确诊为剧毒金属铊中毒。随后,中共警方曾立案调查,但至死无果。

朱令因毒物侵入脑组织、神经系统、消化系统等,造成终身残疾,嗓子无法出声,智力退化到了孩童阶段,生活完全依赖年迈的父母照顾。2023年11月24日,是朱令50岁的生日。

朱令父亲吴先生向记者透露,他的女儿朱令“平静地停止了呼吸,没有什么痛苦”。当天,家人和她的清华校友都去与她做了告别。

对于至死未破的“朱令案”,朱令的父亲在面对采访的时候说:“我们都知道谁是凶手,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已经没必要再追究了。”有网民分析,朱令的父亲并不是不想追究,而是没办法,只能用大度之心让那个投毒者的内心永远得不到宽恕。

嫌疑人身世及背后高官

在有限的爆料中,朱令铊中毒案的最大的嫌疑人是她当时同寝室的室友孙维。警方的侦查中发现,当时朱令不仅是铊中毒,还连续中了两次,是有人蓄意投毒。

铊属于重金属,能接触到的人并不多。而孙维当时在实验室里和导师一起做实验,恰好能够接触到铊盐。警方当时的推断是,凶手极有可能是通过洗漱用品向朱令下毒,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她的室友。

有爆料称,1997年在即将毕业的前夕,公安局14处对孙维做了问讯。当年由于她被公安调查,校方一度拒发毕业证书。孙维也因为有此案疑点而被限制出境。但最后案件突然停滞,理由是“孙维有疑点,但认定其犯罪的直接证据尚没拿到”。

之后,孙维便去了美国,后又辗转到了澳大利亚,改名为“孙释颜”。

这次朱令去世,有网友扒出了孙维的家庭近况。她已经定居澳洲多年,与一名海归结婚,从事室内装修生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孙维父亲的账号也被曝光,近几年在国内游山玩水,同样十分潇洒。与朱令全家靠同情者资助生活形成鲜明对比。

对于朱令案为何被停滞?民间最大的推断是嫌疑人的身世及背后高官势力。该案发于中共已故党魁江泽民主政时期,而孙维的爷爷孙越崎和江泽民有“私交”,江泽民曾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委托统战部,在孙越崎百岁前夕给予主动宴请。

有时政评论人士表示,曾为国民党部长级高官的孙越崎知道江的父亲江世俊的一些底细。江世俊曾任汪精卫南京伪政府官员,江泽民自己也曾在汉奸大学上过学,并参加过日本特务培训班,而这些丑闻,江泽民都曾向中共隐瞒。江主动向孙示好,是想让孙越崎替他保密。

2005年底至2006年初,有人在网上曾披露,涉案人孙维的爷爷孙越崎在去世前曾为其孙女孙维,向来探病的江泽民求情,当时江泽民对孙越崎保证:“只要我江泽民活着,你孙女就不会坐牢。”

除祖父孙越崎外,孙维还有诸多显赫家庭背景势力。资料显示,孙维的堂伯父孙孚凌历任北京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父亲孙大武是民革中央委员;姑姑孙叔涵是冶金部教授级专家,姑父朱丕荣是副部长。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孙孚凌从1983年到1998年长达15年的时间里担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1993年到2003年担任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孚凌在北京市政协是排名第二的副主席。政协排名第一的副主席是原北京市副市长封明为。两人在市政府、市政协共事十几年,又都是浙江绍兴老乡,关系非同寻常。封明为当副市长时就主管公安,是时任公安局长张良基的顶头上司。时间上看,期间正是朱令案的关键时期。(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