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习近平家人个资 警施变态虐待 三度换“主犯” 恶俗维基24人将强行结案

0
1679
“支那维基”网站泄漏习近平及其女儿习明泽的身分(图:翻摄支那维基网站)

【2021年03月16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24名“恶俗维基”网站成员、会员被指涉及披露习近平之女习明泽及姐夫邓家贵个人信息,被虐待逼供并在一审遭重判。其后24人均提出上诉,但代理律师先后被司法当局以吊照威胁退出此案。且检方透露将于本月底强行结案,维持原判。

“主犯”牛腾宇的妈妈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她为儿子聘请的律师全都在一审开庭的前一天,被广东省茂名市司法局带走,以吊销律师执照为威胁,要求退出此案。她还透露,法官张书铭直接致电律师表示二审不开庭,要求律师在卷宗缺失的情况下提交辩护词,并声称该案将在月底书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她说:“他们(司法当局)有意将卷宗设为秘密卷…总共75卷只给了律师49卷,就没有办法做辩护,这就是隐瞒事实、阻挠律师了解真相。我现在还没找到新的律师,我已经被威胁(失去)5个律师了。”

因北京司法局下书面通知不得不离开此案的原代理律师黄汉中说,二审不开庭严重违反了现行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现行诉讼法明确规定对案件的事实、证据有异议的,影响案件定罪量刑的,应当开庭审理。本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并且一审中很多事实没有查清,一审到二审期间很多律师看了案卷以后明确表示要对本案做无罪辩护。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开庭审理。”

他还表示,二审期间律师获得的卷宗缺少超1/3,是当局故意设置障碍,企图将该案快速办成铁案、冤案:“相关法院这种行为构成滥用职权,非法剥夺了律师正当的阅卷权。”

本案24名被告中,有9名一审时都是未成年人,被定为“主犯”的牛腾宇也才21岁。

其中一人的家长日前匿名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透露,本案一名获释的年轻人A告诉他,受审时听见警察谈论说,除了牛腾宇外,其他被捕孩子的家长都给警察送了钱:“他(A)说他们家也花了几十万,最低的也给十万块钱,要不然就让孩子吃苦。”

这位家长披露,主办此案的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网安大队长杨观耀就直接敲诈家属要钱。

这位家长还转述来自A的消息指,警方中间三次换人,最后才决定将牛腾宇定为主犯:

“他(A)说一开始把顾杨阳定为主犯。顾杨阳放跑后,就把郭家龙准备定成主犯。郭家龙脱离恶俗维基一年多了,说定成他之后,怕一旦曝光,上级领导一查,郭家龙已经脱离一年了,不合适,就放弃了。最后又选定陈乐安做主犯,定了之后,过几天又排除了,因为陈乐安他是个未成年人,也不太合乎逻辑。他(警方)怕这个案子将来有一天翻了的话,就容易露馅儿,最后就选定牛腾宇。”

旅居日本的“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早前数次在自由亚洲采访时指,牛腾宇及其他被判刑者,都与习明泽个人信息被泄无关,该案是广东省茂名市网警为献媚邀功炮制的一起冤案。

为结案,广东茂名警方酷刑逼供,牛腾讯常常被吊起来殴打,一打就是一天。根据看守所公开可查的记录,牛腾宇多次被打到奄奄一息,被看守所送往医院抢救。他的右臂因此致残。

不仅如此,牛腾宇的妈妈还透露,儿子在看守所还遭警察拍裸照、烧私处及言语性骚扰等侮辱:

“一个叫陈权辉的警察,这个人更流氓,把牛腾宇剥光衣服后,用手机给他拍裸照,还摸他,说一些淫荡的话,‘你长的多帅,你要是个女孩我们今天可好过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还用打火机烧他的下身,专打他皮肤嫩的地方。”

不止牛腾宇一人,其他涉案未成年人也遭到警察的侮辱和虐待。前述已被释放的A尚未成年。他告诉那位家长,自己也曾被打,被关在佛山时也曾被姓陈的警察脱光衣服侮辱,触摸身体。另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出来后告诉A,他被抓进去后就让他蹲马步,蹲了一整天,第二天就起不来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