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宣誓】DQ高危族 堅拒辭職 葵青區主席梁錦威:面對恐懼,驚都要做

0
92

政府「放風」會大舉 「DQ」 (褫奪資格)區議員,傳會追討上任至今、百萬薪津的消息,但官方在公開場合一直不置可否,過去兩周大批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有人離場,有人堅持留守,表明不會辭職,新上任的葵青區議會主席梁錦威是其中一人。他表明自己不會主動辭職,「我要留守在這裏到最後,告訴香港人,仲有人唔驚」、「把刀一定是你(政府)落,我不會自己走,你要我走就 DQ 我。」

事實上,梁錦威預計自己會被 DQ,有心理準備會被追討薪津,甚至會因未能償還所以薪津而破產。

「今次的風聲似層層」

本月初多間傳媒都引述消息稱,區議員如果曾做以下行為,包括參與及支援民主派初選;簽署抗爭派「墨落無悔」聲明;聯署要求中止香港獨立關稅區;在區議員辦事處展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就會落入「負面清單」,被視為不擁護《基本法》、不效忠特區,相關議員不會獲安排宣誓。 梁錦威的議員辦事處去年曾作初選票站、辦事處內仍貼上印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文宣,如果以上消息屬實,梁錦威難逃被 DQ 命運。

但他說,自己由始至終都無打算過辭職,即使今次的風聲「似層層」。他認為議員不應該自己主動放棄議席,「我們很大程度因為 2019 年的反修例運動才可進入議會,我承載著這份重要的進入議會,留任的責任感很強。」

自行貼錢支付員工七月人工 準備破產

梁錦威的辦事處,至今仍貼滿反修例運動的文宣,面對區議員將要宣誓,他無辭職,至今未有遣散員工,但提早自行貼錢,支付員工 7 月的人工,辦事處仍然如常運作。

對於可能被 DQ,梁錦威說得從容,他說,自己本來已是一個「有大限的區議員」,因去年六四,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兩罪。案件 11 月開審,他預期自己最終會被判罪成,入獄最少一年,屆時都會失去議員資格,議員生涯本來就正在倒數。

「最多咪賠錢,慢慢賠」

他又指,自己家庭負擔不大,「最多咪賠錢,慢慢賠」,最壞的情況是自己無力償還,政府向他提出破產呈請。他笑言,自己做區議員,過去經常幫街坊處理破產問題,萬一自己真的破產都有經驗面對,「破產唔使死,捱幾年窮而已」、自己又不「大洗」 、在基層社區看過很多經濟欠佳的街坊生活⋯⋯。

做區議員有機會面臨破產,梁錦威指自己在今年之前從無想過,「是很荒謬,如果會追討由上任至今的薪津,無法理基礎、無案例。但如果不追討,也顯得很荒謬,這個傳聞政府從來無任何回應,任由傳聞滿天飛。」

過去數月傳媒引述過不同消息,區議員的 DQ 紅線有各種版本,例如曾有傳媒引述消息稱,有控罪在身、曾被捕的議員會被 DQ;甚至參與今年悼念六四活動,都同有機會會被 DQ。直到本月初,多間傳媒引述相同消息稱,4 類行為屬負面清單。

斥政府透過「放風」製造恐慌

梁錦威批評,政府不斷「放風」,然後不作澄清,是透過「放風」製造恐慌,「然後(政府)就不用出手 DQ 太多人,林鄭更只將責任歸究議員自己辭職。」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在電台節目表示,「可能佢哋(辭職區議員)都心中有數,自己可能做咗啲負面清單嘅事,所以就決定咗自己先行辭職。」

梁錦威對於近日的風聲「半信半疑」,但他明白,其他區議員有自身考量、風險評估,選擇辭職並不為過。

預期成為史上任期最短的主席

上周二,葵青區議會重選主席,在民主派暫時仍主導的區議會,梁錦威當選,接替 5 月喪失議席的單仲偕出任區議會主席。在辭職潮前,葵青區議會主席一職已經懸空。梁錦威當時獲其他民主派議員推舉接任主席。

但當上周正式舉行重選主席程序時,本來 27 名民主派區議員,已經有多人辭職,不計梁錦威,當時議會只剩下 8 名民主派的區議員(截至今日,葵青區議會只餘下 7 名民主派區議員)。梁錦威坐在正中的主席位置,看住疏落的坐位,感到很可惜。

他感嘆,「在這一年多,不論新議員、資深議員們之間互相都學不少,他們認真做區議員,開會前有充足準備、議政質素高、半夜2、3點都跟進個案、在區內有不同嘗試。」如今大部份人都被逼辭職。

每個會議都設有直播

他指,今屆區議會每個會議都設有直播,更公開、透明;縱使有些政治議題未能在議會表態,仍可透過區議會撥款,作出民主派主導後的新嘗試,例如推動勞工權益、性小眾議題、舉行青年電競活動等,「我不相信在保皇黨主導下,會再有這些事情出現。」

或成「史上任期最短的區議會主席 」

梁錦威表示,隨預期政府將向各區議員出信,通知該人有無資格參與區議員宣誓,他相信上周的大會是他唯一一次以主席身份出席,同時會是區議員生涯的最後一次。他又指,如果他明天收到相關 DQ 信件,自己將會是「史上任期最短的區議會主席 」,由上週二當選日起計,只是出任主席 7 日。

對抗恐懼 不辭職、留任支聯會常委

在這個時勢下,梁錦威接任了區議會主席。在區議會以外,本月中他亦決定留任支聯會的常委,以「結束一黨專政」作為其中一項綱領的支聯會,近月頻遭左報、中港官員抨擊違反國安法。

選擇不辭任區議員,和留任支聯會常委,梁錦威在同一個星期,作出兩個決定。他說,「(追討薪津)錢的問題我思考過,坐監的問題我也思考過。」最後他決定兩個身份都要留下來。

他解釋,「我覺得總要有人留下來,告訴其他人、告訴社會,我不怕這些傳聞。」在高壓的環境對抗恐懼,像在今年六四仍點起蠟燭悼念的人。他又指,自己仍看到很多人在堅持,「如正還押的阿彤(鄒幸彤,因被指呼籲市民參加未經批准的六四集會被控,正還押)、已辭任但繼續在社區工作的前同事、傳媒⋯⋯」

留任區議員和支聯會常委,前者有機會被追討薪津至破產,後者或會在未來被指違反國安法被捕,梁錦威說,「講坐監、破產,我到現在還有點害怕,但這正是香港人要對抗的恐懼,不是不怕,是要面對這種恐懼時,驚住都要去做。」

「來到就唯有硬食」

梁錦威指,無人想落得坐監、破產的結果,但他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人面對這些情況,支聯會的正副主席,已經都在囚或還押,自己間中到法庭旁聽抗爭者的案件,很多人同樣正面臨「誇張」、「嚴苛」的懲罰。自己若將來可能面對坐監、破產,他說,「想就一定唔想,但來到就唯有硬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