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行為危害國家安全 —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四十二)

0
30

忠誠的廢物四出批鬥,爭取表現,連葉劉都頂唔順,批評有人借「愛國者治港」造文章,無理攻擊公務員。北京護法饒戈平則在此時於《紫荊》撰文,除了例牌撐「完善」香港選舉,更特別提到有必要「保持清醒理性頭腦、要借鑑、吸取歷史經驗教訓,防止出現一種傾向掩蓋另一種傾向情形,避免矯枉過正、過猶不及。」這裡所指的教訓,無疑是文革。

特首黑馬李小加出席研討會,談到香港的金融功能對國家產生巨大的化學影響,強調普通法是香港的「命根子」,關係到外資是否繼續樂意通過香港向內地輸送資金,絕不能動。事實上,中國發力追趕美帝,兼要大量美金周轉,防止地方債問題連環爆煲,不能不靠香港融資。

若香港法治屏障不保,變成中國普通城市,外商倒不如直接投資上海,或加快撤離;中國富裕階層,連同避險的熱錢亦都會流向其他國家(《日經新聞》去年便報導過,中國有錢人正設法規避外匯管制,將資金移往海外;傳聞 SOHO 中國的潘石屹出售內地全部核心資產,亦備受關注)。新常態下的香港,爆發移民潮,嬰兒潮世代又開始老死,整體人口將由高處滑落 — 官方四年前推算,人口會在 2043 年到頂後回落。種種不利因素交疊影響下,遭殃的將不止金融板塊,更可能危及樓市 — 一旦出現信心危機,套現多於接貨(別忘記,陸續會有銀髮族賣樓養老),這個有「龐氏騙局」特性的音樂椅遊戲便無法玩下去。荒謬的是,港府國師王于漸近年無視各種政經風險,大力推銷賣公屋救港的租置 2.0 計劃,聲稱可解決貧富懸殊問題。客觀效果上,其實是要政府包底(因為買了公屋者而資不抵債,一旦成為普遍現象,社會代價太大,政府不能見死不救),為金融地產業注射壯陽藥。

全球量寬多年,大量資金湧港,把樓價托高至常人無法負擔的地步。但樓價是否能永遠反地心吸力?不止中國河北省三河市、涿州市、固安縣等地,連日本都出現送屋無人要的異常現象。香港環境不同,情況再壞,亦不至於此,但中美完全脫鉤是時間問題,存在很多牽一髮動全身的變數,香港再現負資產潮,並非天方夜譚,到時將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在此國際政治形勢下,中共仍堅決在港推行國安法及「完善」選舉,反映中共領導層清除安全隱患有無比決心。嚴防敵對勢力在港搞破壞,始終是中央的頭等大事。

現在米已成炊,如何止蝕便成為最迫切的問題。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前提下,到底如何維持一個(某程度上)以普通法為基礎的國際金融中心,使中央、外資和港人三者之間的利益取得基本平衡,避免加速的後遺症不必要地擴大?饒戈平提醒黨友,要理解和尊重香港資本主義制度,維護香港多元社會,背後的考量亦在於此。畢竟中共自己,無法有效複製香港的文明基建。若這些無形資產被忠誠的廢物用文革方式連根拔起,陰差陽錯下,導致中美對抗太快全面升級,甚至有斷交的危險,資產失去信貸基礎,輻射出經濟災難,便有可能令習近平的強國夢落空。試問這樣的罪名,忠廢們擔當得起嗎?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