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陣營未來面臨的處境 與維權人士相當近似

0
16

可以預想,新聞一報 DQ,會出現好多「笑9」post,就正如俾人拉又話抵死一樣,不過笑是沒有產出的,不如想一想如何處理每日難以接受,超越常人理解的煉獄。

搞完去留問題而家再忽然 DQ,共產黨諗緊的,可能更單薄:我太多嘢想做,而家節奏會期排唔哂:明日大罪、大灣區投票、整治司法系統、再後一步可能係修法,鬥臭專業界別(楊潤雄業外人士今日話要研究罰教師)

只係留喺度拖,increasing return 都好,唔會有人 treasure,情緒上也不會有人再接受,所以是感性上沒有留的選擇。事實你也做不到甚麼,對方希望的,就是讓反政府一方不再覺得議會仲有用,實然廢掉立法會。只有對建制派有用,繼續扮爭取,繼續懶真誠為香港。

沒有機會長寫,隱隱然覺得的是,民主陣營未來面臨的,已經同維權人士處境相當近似。執政者一再強權逼害,民主派的使命不外乎:

似乎首先要跨過的,是面對強權前不必要的爭端,由去留問題去到爭論支持特朗普定拜登,在我看來,是完全消耗民氣的發展。我們不跨過民氣相爭的維度,像未跨過兄弟爬山的年代,就得不到進步。

所以,議會是抗爭不到,不如乾脆認了它,心神要放在可為處,花多點心思,想一想怎樣保護身邊每一個人。

 

(標題由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