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外交」底下的失智社會

0
29

香港所遇到的管治危機,並非單單來自北京對自由的踐踏,而是願意無條件配合中共的港人所造成。

疫苗開放注射至今,已有七人在注射科興疫苗後死亡,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表示所有死亡都與疫苗「無直接關係」,直指本身那些死者都是長期病患者,各有糖尿病、高血壓及高血脂、心臟血管嚴重閉塞等問題,在目前如此少數據下難以確立疫苗與死因的關係。

當然,在嚴謹的科學推理上,要建立「直接關係」的條件很高,需要排除各種會出現同樣結果的假設,也要將變數控制在適當範圍,避免出現太多無意義的因素影響實驗結果。假若這些專家認為是坐在實驗室對某個實驗發表評論,或者這種說法具說服力;但現時他們卻是在七人接種後死亡的情況下,嘗試盡力撇清科興疫苗對死者的影響,而科興本身就缺乏足夠的臨床數據證明它的安全性,難道最合理的方法不是先下架調查,在得到更多數據前停用嗎?他們面對的,可是活生生的人命。

我們經常會說,極權對社會的侵害不單止是打壓了多少異見人士,更是將專業價值扭曲, 以政治凌駕邏輯,將公共討論變成「誰大誰惡誰正確」的拗手瓜遊戲。在政治任務前,專業判斷、政策討論是毫無作用的。科興疫苗的第三期臨床數據尚未經過權威期刊刊登,由政府完全掌控的專家委員會「自行審批」,報告被批評為「研究粗製濫造,數據誤差極大,所謂『合格』純屬僥倖」,經不起科學驗證,在正常程序下根本完全不應推出予公眾使用。然而,港府卻毫無質疑地採納。

中共的「疫苗外交」大行其道,不斷將科興推銷至第三世界國家時,也必然要在自家的「後花園」流通,才能讓外界相信疫苗可行。就正如官員落區巡視鉛水事件、表示一切正常時,都會被示威市民指「夠膽飲先好講」,香港人的角色就是巨型白老鼠,以我們的性命提高科興疫苗的公信力,讓中共的疫苗外交走得更遠。

而這些被極權用作充當門面的專家,在「結論先行」的政治任務面前,就必然要作出違背專業的推論,取代單純的科學判斷。本來就不應推出市場、在數人注射後逝世便應立即停用的疫苗,卻繼續注射在港人的手臂上。在中共眼中,這就是捨己為黨的「雷鋒精神」,好聽點是為國捐軀,難聽點是成為了 condom。

在反智的社會,要保持清醒,時刻警剔中共隱藏在專業學說後的政治陰謀,有賴公民社會的互相提點和支持。雖然不知道這些力量仍能維持多久,但這就是反抗的力量和潛能。未到最後一刻,我們都不可以放棄公共辯論,不可以放棄監察政權的每個瞬間。

 

(標題為編輯改擬)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