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雙城記 — 從鐵路發展看低效倒退腐敗的勝利

0
24

以前的澳葡政府其實從來沒有洗脫過他們的海盜意識,四百多年的殖民地歷史,澳門的行政系統從來未完善過。葡萄牙人也從來沒有在意在澳門進行制度建設。1966 年底發生的 12.3 事件,澳門土共盲目跟從國內的文革狂熱,衝擊殖民地政權,澳葡政府迅即跪低。令澳門土共士氣大振,也令香港的土共躍躍欲試。

12.3 事件之後,葡萄牙人把心一橫,把澳門視為雞肋,索性想放棄澳門。這一著打亂了北京對港澳兩個殖民地「暫不收回,維持現狀」、「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盤算。

澳門人口少,港口淺,發展空間及潛質都受到很大的限制。澳門人也保持住小鎮鄉民的心態,對政治沒有太大的訴求,絕大部份澳門人都安分守己,沒有多少幻想與夢想,只求安居樂業。

在北京的主導下,澳門土共見好即收。但葡萄牙人意興闌珊,開始長達三十年的放軟手腳,只圖在澳門盡量榨取經濟利益。但這種態度卻符合北京的政治需要,也滿足了其霸權心態。中葡郎情妾意,如魚得水,結果澳門進入了漫長的中葡共管階段。名義上仍然是葡萄牙的殖民地,但實際上由當地左派主導澳門的政治,葡萄牙人變成只是虛君。有人甚至形容是山賊土匪與海盜共治澳門。

由 1967 至 1999 年主權移交那三十多年,澳門的公共行政系統沒有明顯的改善,基本上混亂不堪,到 1999 年主權回歸確認下來之後的回歸過渡期,澳葡政府更加無心戀戰,一切任由中共及其代理人話點就點。澳葡政府就只顧年年花盡心思,以每年建設中葡友好紀念碑之名來套取澳門的財政儲備,由設計到用料,一樑一柱,都是利益。澳葡殖民地的最後那十多年,澳門的公共行政越搞越爛,治安也越來越差,黑幫當道,貪腐嚴重。但在中共的宣傳中,「葡萄牙政府與中國政府充分合作,保證了澳門的平穩過渡及順利回歸,又維持住澳門的安定繁榮。」澳門人只能苦笑,葡萄牙人在偷笑,英國人可能在竊笑,香港人看在眼裏也覺得可笑。作為歷代祖先都根生於澳門的半個香港人半個澳門人,我倒覺笑不出。

就在這三十年,香港土共曾經乘着澳門 12.3 事件的餘威,要在香港也搞一票,造成六七暴動事件。但港英政府沒有如澳葡政府般屈服,土共的蠻幹也令中共在香港的統戰工作嚴重挫敗。香港的公共行政在六七暴動平息之後那三十年之間,在土共靠邊站的情況下進一步完善,對人權、自由、法治、新聞自由的保障越來越高,民主也有進步發展。香港人的本土意識由是形成。

英國人作為繼葡萄牙、西班牙及荷蘭之後的第三代殖民地主義者,跟前代殖民地主義者的最大分別,就是去到邊度都不只是掠奪,都會進行制度建設,把英國人的文明法治傳統及越來越講求理性科學的行政制度在殖民地播下種子。殖民地主義者當然有他們的利益考慮,特別是商業利益,但所形成的制度建設,也把文明的火種傳播。所謂「港英埋地雷」、「干擾香港的順利回歸」、「對平穩過渡構成破壞」這些指控的背境,卻是香港經濟蓬勃發展及政治文明的進步。

港澳兩地的回歸過程及在北京的那套政治論述中,充滿了謊言及荒謬的論述。而體現在兩地的公民政治意識、社會文明水平、社羣心態的進步,以致公共行政的完善這幾方面,港澳兩地都難以比較!

好笑的是竟然最近有說法要扶植澳門成為金融中心來取代香港。總算是作為與澳門頗有淵源的半個澳門人,我也許沒有理由不樂見其成,但我知道這個可能性有幾渺茫,也知道這個說法又有幾荒謬。

香港已經成為國際社會重視的一員,又已經打好國際金融中心基礎,廿三年卻來被那套古老的封建文明,加上其習慣性地以功利視作進步,以庸俗來掩飾倒退,把腐朽視為優越的所謂主權國霸力不斷在侵蝕破壞,香港今天甚至面臨被摧毁的風險。澳門在回歸前夕已經是一個典型的爛蘋果,庫房空空如也,黑幫橫行。但乘着賭權開放,中國社會的經濟發展也需要有一個像澳門般的大賭場來滿足財大氣粗、發財而無須立品的那一個龐大社群的需要,結果是把近乎偏門的賭博經濟搞到風生水起。但在公共行政及制度建設上,仍然只能龜步前進。而公共行政系統的落伍及官員的腐敗問題,也始終沒有得到根治。

對於一個只自戀於所謂幾千年歷史及古老文明的霸權政體,對於只樂於被這一種的充滿虛偽性及欺騙性的所謂歷史光榮自瀆自 high 的那個族群,自然會更樂於見到澳葡政府那一套,而敵視英國人那一套。吃人族土著永遠都會把披著文明外衣的來客當作敵人。無論他們有什麼潛在的議程及利益,但在港澳兩地的回歸過程中,那一個殖民地主權國更在意於保護當地人的利益及生活方式?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不說自明,在港澳兩地生活過的人都心裏有數。

在澳門興建集體運輸系統之議,是在澳門主權移交之後的兩年,即 2001 年,由當時的澳門特首何厚鏵提出。結果用了十八年,數度延誤,一再超支之後,第一條全長 9.3 公里的路線在 2019 年才開通,比香港的地鐵系統遲了足足四十年。澳門的地理環境及基建基礎,自然難以簡單地與香港比較。如果能夠做到利民、方便、為居民帶來多一個選擇,公共行政及財政上又能負擔,其實也非無不可,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的地鐵或輕軌系統,例如哥本哈根那一套,都不單純是追求經濟效益。

但用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付出了天價的開支,換來的卻是一套要隨時準備以土法來運作的系統,顯然是一個笑話,也顯然需要就長期的延誤、一再的超支、天價的建設成本,向有份夾錢的澳門人提供一個較合理的說法。也可以預期,延長現有路線,辯論過的東線,承諾了的媽閣線、石排灣線,看來也難以避免會再出現延誤及超支的問題。

在爭取政治文明及問責精神上,澳門人不會如香港人要求般高,這可能是低水平的官僚及腐敗政權的天堂。幾十年來,土共在澳門佔了半邊天;到了今天,一度在香港靠邊站的土共,也強勢回歸,走上前台指點江山,連作為天子門生的港英殖民地官僚也迅即土共化。這不是低效、倒退、及腐敗的勝利還是什麼?港澳兩地的殖民地歷史,可能注定了香港在殖民地時代能夠成為較成功的一方;而港澳兩地的主權回歸歷史,也可能預視了港澳那一個才算是中共式政治論述所謂的成功落實一國兩制。今天香港,正是要迎尾趕回澳門的水平。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