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區,祈求你能早日重新開始在日本的研究院學習

0
30

【文:阿古智子;譯:翻譯的人】

譯者按:阿古智子是東京大學研究院綜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在香港大學修畢教育學博士,是研究社會學和中國研究的日本學者。阿古智子教授多年來一直關注中國維權情況,亦十分了解香港社會。曾與「關於對中政策國會議員聯盟(Japan 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JPAC)」發表聯合聲明,指警方國安處人員 810 大搜捕行動沒有根據,實為政治打壓,非正義之舉。

阿古智子在網上撰文回應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捕一事,娓娓道來事情始末之餘,更流露對區諾軒和香港的情懷。承蒙阿古教授允許,筆者把文章翻譯成中文,讓讀者知道在日本有學者關心香港和為香港付出的區諾軒先生。

我所說的阿區,是香港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現正於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攻讀博士課程的區諾軒先生。超過 50 名香港泛民主派人士於 1 月 6 日,涉嫌違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國安法)被捕,阿區亦在被捕之列。這次大規模搜捕,被視為與去年 7 月民主派就立法會選舉協調候選人的初選有關。

初選由前香港大學教授戴耀廷提出,阿區曾參與初選的準備及營運工作。由於中國國務院香港澳門事務辦公室,及中國政府的駐港機關香港聯絡辦公室相繼發聲明表示「初選違反國家安全維持法」,阿區於 7 月 15 日表明退出初選工作。考慮到留學的安排和身邊的人所承受的壓力,阿區作了這個艱澀的決定。

阿區從去年 11 月起來到日本,在東京大學上課。阿區在日本的這段日子,我經常和他相聚,一起討論學業和生活,一起進餐。

我早就透過傳媒和朋友認識阿區,但與他初次見面是在 2019 年 12 月。當時由仍然是立法會議員的阿區,和在他辧事處擔任助理的周庭帶我參觀立法會。

7 月 1 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者闖入立法會大樓,部分設施受到破壞。損毀的設施於 12 月已經大抵修復完成。可是示威活動依然不時發生,立法會周邊的守衛森嚴,出入口設有巨型的水馬。

阿區曾任區議會議員。因為周庭於立法會補選被取消參與資格,阿區代替周庭參選並成為立法會議員。而周庭未能參選的原因,是被選舉管理委員會裁定其提名無效。周庭向法院提出選舉呈請,被高等法院於 2019 年 9 月裁定勝訴,認為選舉管理委員會的做法不適切。

及後,補選結果因選舉管理委員會處理程序的問題被判無效,阿區因而失去議員資格。因為選舉管理委員會處理不當而失去議席,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2019 年 12 月 6 日,攝於香港立法會餐廳,周庭和區諾軒。

阿區於 2021 年 1 月 5 日下午由東京飛返香港,抵港後久候接受檢疫,並於翌日(6 日)清晨 4 時抵達指定為新冠病毒隔離設施的酒店。在疲憊不堪、還未整頓好行裝之際,警察於 6 時進入阿區入住的酒店房間把他逮捕。無有人能想像由日本返港,剛到埗便遇上這種事情。

自去年 6 月以來,今次已經是阿區第三次被捕。

第一次被捕是犯襲警罪。襲警罪看似嚴重的罪行,但阿區所犯的,是以擴音器責罵在示威現場執法的警員,令警員感到耳痛的一事。阿區憶述:「這是跟我開玩笑嗎?」為此,阿區被判 140 小時的社會服務令,在來日本之前參與慈善活動。

第二被捕是涉嫌妨礙議會議事運作。妨礙議事運作的檢控沒有先例,阿區的代表律師感到難以判斷案情。所謂妨礙議事運作,並非單止破壞議事場地或毆打議員,而是包括白熱化的議論及提出激進的對立意見等。理應是議會理所當然的行動變成罪名,阿區側頭表示不明所以。

第三次被補是參與非法集會。這次拘捕是關乎民間人權陣線(民陣)號召的 2019 年 8 月 18 日遊行集會,阿區是民陣的召集人之一。民陣一直貫轍只舉辦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集會。當日民陣計劃引導(參與集會的)公眾人士,由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維園)出發向中環方向前行,並向警察申請。可是,警察因沒有批出由維園至中環方向活動的不反對通知書為由,沒有在場維持秩序,令人流進入未經許可的地方。

而今次 2021 年 1 月的拘捕,是指阿區涉嫌違反維護國家安全法的企圖顛覆國家政權罪。

香港原定於去年 9 月 6 日舉行立法會選舉,但政府以防疫為由,宣布選舉延期一年。民主派不同派別的人為了防止鎅票,令候選人得到最多的支持票數,於 7 月 12 日進行初選,當日有超過 60 萬人參與,遠超主辦單位的預期。有這麼多市民積極參與表達民意,在日本亦被廣泛報道。上一次在 2019 年 11 月 24 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投票率達史上最高記錄的 71.2%,民主派從 452 議席中獲取 388 議席,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立法會初選被視為涉嫌顛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何以舉行初選會變成企圖顛覆國家政權呢?

初選並非正式選舉,其結果並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可是,如果民主派的選舉策略成功,民主派有機會獲得立法會過半數的議席。民主派如果成功否決財政予算案,不單阻礙重要議案運作,還有可能迫使行政長官請辭。中國當局理應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態發展。

建基於輿論的選舉工程和討論議會策略,在民主社會中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中國的執政黨只可以是共產黨。於是,任何挑戰執政共產黨政權的勢力抬頭,都是企圖顛覆國家政權。本應受一國兩制保障的有別於中國大陸的香港制度,難道已經蕩然無存了嗎?

阿區即日獲准以 3 萬元擔保獲釋,護照、手提電話及電腦卻被扣起。警方目前正研究會否以違反維護國家安全法作出起訴,及如何進行相關審訊。

今後有許多事情未能預測,但肯定十分費時。阿區暫時都不能再來日本,繼續他在研究院的學習。

我最初以「區先生」來稱呼他,是最近才改稱「阿區」的。我唸小學四年級的兒子很喜歡阿區,常常熱情地叫「阿區、阿區」。或許我是受兒子的影響吧。阿區經常耐心地回答兒子的問題,嘗試從小孩子的角度出發作解答。

我兒子有時會問「香港懲教所的飯菜是怎樣的呢?聽說日本會有燒魚和味噌湯」這種失禮的問題。阿區回答「聽聞香港懲教所最好吃的是橙……」

上次一起去戲院看戲時,阿區騎着從 Jimoty(日本的二手買賣應用程式)買到的公路單車。兒子大叫「好型呀!」,又不斷問公路單車的價錢和性能等等。即使兒子足不着地,阿區還是讓他坐了許多次。

我有一位大學時期認識的朋友,長期在香港和使用廣東話的中國地區工作。他邀請我和阿區一起吃飯。他知道阿區喜歡看《孤獨的美食家》,便特地找節目介紹過的餐廳,帶我們一起去。還有一次,關心香港的爵士音樂歌手邀請我和阿區看她們的現場表演。

2021 年 1 月,攝於在《孤獨的美食家》登場,位於中野・沼袋的燒肉店「平和苑」

朋友把從東日本大地震的受災地石卷寄來的大粒帶子分給我,我把帶子飯分點阿區。新年的時候,因為兒子堅持要為阿區祈禱,我們一起到神社參拜。

阿區在香港的時候,活在不知道警察何時會上門拘捕自己的惶恐之下。在日本的時候非常安心的生活,經常笑容滿面。因為之前案件審訴,回港之日漸近,阿區不時表現出憂心和不捨,但他還是積極參與研究院的課堂,看大量的書,拼命寫研究計劃書。

阿區對建設美好社會有強烈的責任感,是一位關心別人的陽光青年。我們的共同朋友形容阿區會耐心聽取民主派中對立的意見,負責協調各種不同的聲音。像他能夠連結不同派別,深受愛戴的人物,是對社會運動發揮建設性作用的瑰寶。

阿區,我們在日本等你啊!我們會為你能早日重新開始在日本的研究院學習祈禱。請你務必要回來!

2019 年 12 月 6 日,攝於香港立法會餐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