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的香港精神

0
56

上週寫柳暗花明,但在此前,正義一方彷彿仍只見山窮水盡,有的亦只外逃一路。的確,中國近世紀有哪些年代沒外逃的?「管」得好嘛,當然人走錢走甚至一齊走。

極權暴政,有的如蘇聯般突然倒台,但亦有的如北韓、古巴般千秋萬代永垂不朽。當然,若今天如 1960 年代後期般,剛爆瘟疫、內鬥,那麼要等到 1976 甚至 1978 年,確是等到頸長。然而,北韓、古巴都有一共通點,就是一路赤貧,根本從未有錢過 ── 除了統治者外,故可以一路愚民壓榨,因為生活本已衰到貼地,沒有空間再走下坡。

然而大陸不同。從若干角度講,大陸不只少數統治者,而是好一部分人已暴發了。在被圍被制失金蛋(香港)上,對於一手建設的港人看來,被霸地盤兼拆樓固然心痛,不過損失更大的還是那些現已暴發的達官貴人。亞洲風暴讓不少港人體會到從富到貧、由奢入儉,很快輪到他們的了。結果,剩下的權貴互相歛財,實際就是 70 年代翻版。

香港半世紀前崛起,其實也正是拜這內鬥所賜。今天香港不少成功人士、企業家,當年還不是由內鬥之地逃亡、走難過來起家的嗎?香港精神本來就是這樣建立出來的。中共現以為留土不留人,憑其野蠻價值就可重塑世界秩序?若非頭腦沖昏到無藥可救,就是自知若不毁這金蛋及其精神,其政權也坐不穩。捨經取政,結果只有「窮」途。

毋須拋什麼玄學地運,其實各處皆有興衰。香港精神就如買股票,控制不到股價,但識揀股,甚至趁人家內鬥時在別處做起金融中心。這意義講,香港精神不必留港的,而在揀好地方重建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