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翌日笑談新香港市「被完善」的選舉制度

0
30

新香港市「被完善」的選舉制度正式出籠,熱騰騰的端上桌面,一眾垂涎欲滴的土共和建制派誤以為可以大快朵頤,看來正在盤算著如何舉筷持羹。 筆者自忖淺陋,未敢分析那些「被完善」選舉制度的細節,應該留給專業論政人士仔細琢磨好了。 事實上,由黨國「精心炮製」這麼一桌盛宴,一般「真.香港人」有如閒雜人等被拒於「爱国者」專用 VIP 廳房之外,恐怕要分一杯殘羹剩飯必須跪地磕頭,才能容許忝陪末席,討得一口政治飯菜。 今天是愚人節翌日,筆者趁此笑談漫說一番可也!

選舉這麼一回事是極權政府慣常把弄的「政治遊戲」。 管治大權全面在手,話語權和演繹權便變得「理所當然」,遊戲規則因應需要而修改,龍門當然可以隨意搬移挪動,裁判必須自行任命選派,總的來說,就是要「完善」選舉制度,達致預設的目的!  因此,在選舉制度前綴上「民主」兩字又如何呢? 在威權者的眼裡心中,所謂「民主選舉制度」只是一面幌子,有必要用來在國際舞台上招搖飄揚,展示一下民眾的參與特性而已! 說穿了,共產黨的所謂「民主選舉制度」只是可以「預知結果」的巧心設計和刻意安排,確保選舉的成本和效益都在計算之內,達到百分之百,甚或超額的操控保證。 

據了解,新香港市「被完善」的選舉制度堪稱「滴水不漏」,經過「合法程序」的左修右改,過去的條例變得「面目全非」。 大幅度提高參選門檻、改動功能組別、取消區議會界別代表和設立資格審查委員會等等的諸如此類增刪改動,只是要稀釋淡化泛民主派的成分,增強黨國可操縱的安全系數。 那些不同形式的篩選安排等同佈卡設關和砌牆建閘,戴上多層「避孕套」,保障選舉的交媾安全,那麼,就算在國際舞台上演出所謂「民主選舉制度」的「打真軍」,相信沒有不聽話的精蟲出軌鬧事,滋生後患,難怪有朋友在社交平台上憤然直斥這是斷子絕孫的「選你老母」的制度了!  

不過,為著徹底消除任何風險,好讓黨國中央和新香港市政府「安枕無憂」,筆者認為不必再裝模作樣的擺設甚麼政治花瓶,應該引刀一快的「結紮絕育」,一了百了,趁著檢控打壓清算泛民主派人士的秋後時份,索性「趕盡殺絕」的排拒任何政治意識的敵對人士議政和參政,胡出「清一色」的麻將牌來,大殺三方,也給西方的外部勢力顯示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旺盛氣勢! 雖然如此明刀真鎗的「閹割」手法看來有點血淋淋,但是腥紅畢竟是黨國認定讚許的漂亮顏色,又何懼別國旁人說三道四和指指點點呢!  

今時當然不同往日,「被完善」的選舉制度有利於土共和建制派,不過,筆者認為,土共和建制派還是不應該過分樂觀和開心,以為面前和週邊的「政治敵人」已「被肅清」,便會「鴻鵠將至」。  須知道在共產黨的意識中,一小撮躲藏在黨內的「階級敵人」還是必須繼續「被揪出來」的! 這是集權專制共產黨弄權的金科玉律,更是黨人不改的死性和難除的惡習,蘇共黨內鬥爭歷史如是,難道中共能夠倖免改寫嗎?  況且,中共老祖宗早有明訓:「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那麼,這樣的魔咒附身,黨內互相撕裂咬噬還是大有好戲在後頭!

極權體制的是製造「忠誠廢物」的國家機器,體制一日不改,又沒有回收廢物的制衡機制,那麼不斷產生出來的廢物充斥,互相傾軋是必然的事,筆者便拭目以待一場籠裡雞內鬥的政治秀!  愚人節是惡作劇性質的戲謔式節日,可是,當下新香港市一切都變得荒誕詭異,極不正常的事早已在法理情之外,遠超乎人們的想像,那麼,欺騙愚弄取笑等等的言行,反而顯得甚具現實意義。 筆者此文算是「立此存照」的戲作也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