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港府多次狙击后《明报》宣布《尊子漫画》将停刊 尊子:自由是自己争取而来

0
846
《明报》编辑部周四(11 日)在报章A14版「Emily 版」以编按形式宣布,《尊子漫画》将于本周日(14日)起停刊。 (图:自由亚洲)

【2023年05月11日讯】香港《尊子漫画》过去半年被港府最少6次点名狙击后,被迫为于港媒《明报》的刊载生涯划上句号。《明报》编辑部周四(11 日)表示「多谢尊子40年来与我们一起见证时代的变迁」。尊子向自由亚洲称,是经「协议」而得出的决定,会完成馀下两日的漫画。对于日后会否在其他平台发表作品,他称「若可以,义不容辞」,称「自由是自己争取而来的」。

《明报》编辑部周四(11 日)在报章A14版「Emily 版」以编按形式宣布,「Emily版尊子漫画及世纪版乜议员漫画,将于本周日(14日)起停刊,《明报》多谢尊子40年来与我们一起见证时代的变迁。」

「明报职工协会」同日发声明,对《尊子漫画》停刊表示「遗憾和无奈,亦感激尊子多年来为《明报》付出的心血」,呼吁各界尊重言论自由,以及守护《明报》的核心价值,包括专栏作者,维护社会公正和善良。

尊子:停刊是协议出来的 不便为《明报》代言

尊子向本台称,为专心于剩馀2日的漫画,暂只方便以书面形式回应。问及为何有停刊决定,他说:「明报漫画停刊是协议出来的,我不便为《明报》代言。」

尊子昔日长年刊载的《苹果日报》和《壹周刊》,两年前却因被控违《国安法》而被迫结业,现在他的漫画在多次被港官点名批评后,连最后一个刊发平台《明报》都失去。

尊子:自由报刊愈来愈少 但不见得鸦雀无声

尊子向本台叹道:「漫画只是表达工具,只要有平台空间,有社会需要,便会自然出现的。看香港自由报刊愈来愈少,但不见得鸦雀无声。时代在变迁,发声的平台也在变迁,这是条没有终点的长路」。

尊子又说:「自由是自己争取而来的」,透露无打算离港,但希望「去趟旅行」。对于日后会否在其他平台发表作品,他称:「若可以,当然义不容辞!」

前记协主席:对港政治漫画空间「不乐观」

对于香港报章刊载政治漫画的空间,前记协主席、资深新闻人杨健兴同日出席香港民意研究所发表有关「市民对新闻自由看法」的民调时称「不乐观」。

他说,一方面大批有一定规模的纸媒和网媒被迫停运,另一方面在官方权力日益扩张,港府取缔自媒体的成本很少。

杨健兴说:一张漫画,亦是一种以嬉笑怒骂的言论表达,这是言论自由一部分。现在是尊子变了,还是政府包容程度变了?大家都有目共睹。过去说甚么都可以、怎画都可以,香港言论多元是很阔。现在收窄很多,很多地方和风险是掌握不到,冷不防就无故越了红线。

杨健兴又指,若政府继续强调「以往香港言论太自由」,现要用法律处理问题,此取态影响深远,「大家会有很多自我审查和猜度,大家讲少了,找人去评论的人少了;见人讲少了,自己都讲少了、恶性蔓延」。

港府过去半年 至少6次发文批评《尊子漫画》

据资料,港府部门过去半年内,至少6次发文批评《尊子漫画》。最近一次,针对漫画周二(9日)发表的内容讽刺区议会大幅度改制,指只要「长官」认为合适即可。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同日发文批评,漫画有歧视成份及抹黑政府,形容是「政治凌驾道德的行为」。

民青局局长麦美娟周四(11日)在出席立法会后被问到,港府多次谴责相关漫画,是否跟事件有关时说,「不会评论个别机构或人士的决定」。

麦美娟说:作为政府会虚心接纳不同的意见,但对于不实的言论或与事实不符的事,必须要澄清,让给市民清楚知道真相。

再对上一次,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指《尊子漫画》谈及纪律部队更新器材须预留200亿元,而非52亿元,属「误导性指控」,挑动市民对政府不满,又指行为「过去6个月不止一次」。

其馀包括,去年10月,《尊子漫画》于《明报》曾发表一张「人才办」告示,列明「急聘世界级人才薪高粮准接受苛政管治者优先录用」,及后遭劳福局长孙玉菡于社交平台不点名批评漫画「荒谬而严重偏离事实」;同月,香港警察去信港媒《明报》投诉当时一副《尊子漫画》会令读者对警方产生错误观感,有损警队形象,惟《明报》编辑部称,会「本著专业,支持专栏作家提供专业作品」;同年11月,《尊子漫画》曾刊登描绘一个展览馆藏内容显示「censored」(审查),事后文体旅局以同样方式不点名批评有报章漫画「哗众取宠、恣意抹黑」。

尊子曾言:在白色恐怖下坚持不妥协

年届68岁的尊子,原名黄纪钧,为香港著名漫画家,以时事政治讽刺漫画闻名,过去40多年漫画生涯中,谈及不少政治敏感话题包括「六四」、警权问题、香港社运等,笔下触及不少官员包括历任特首、已故总理李鹏、前港督卫奕信、前特首董建华、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等。

本台曾于2020年《港区国安法》通过后专访尊子,问及对于继续讽刺时弊和官员,会否忧虑误踩「红线」,他当时称在白色恐怖下「坚持不妥协」,「当然如果我能够继续画下去的话,我会继续画下去,至于逼害去到甚么程度,可能有人拿把刀,把我的手放在砧板上,再画的话便把你的手斩掉,那便不画了,唯有这样」。(自由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