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有腰骨可以挺嗎?

0
23

《太監上青樓》

閹黨憑乜振陽綱,祠堂已去怎行房。
難正乾坤惟霎戇,空留風月任荒唐。
旌旗待舉先縮桿,琴瑟未弄便荒腔。
花開滿眼無春意,去勢貓兒枉叫床。

據說人大常委是在㐂娥的要求下,決定DQ民主派四位議員的。結果引來民主派議員總辭,林鄭月娥事後還表示只會更加興奮。但顯然不是每一位建制派議員都係咁諗。立法會主席在民主派宣稱會總辭之後,還未正式收到辭職信,便回應記者說如果民主派議員真的唔玩,「建制派仍然有反對政府的聲音」。這個說法似乎說明主席自己都知道,如果立法會變成一言堂,整個局面會變得幾肉酸!

經過這二十幾年,香港市民已經看清楚所謂建制派是什麼貨色。這一年多搞出這個大頭佛,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也是因為建制派完全不理會去年提出那條送中條例是如何令人反感,又如何引致國際社會有懷疑,更是對香港人當時已經多番清楚表達的反對意見置之不理。當時連代表商界的自由黨,雖然明知不少在國內投資的商人對那條修訂條例都很擔心,但直到去年6月9日百萬人上街之後,他們仍然表示會在二讀時支持草案通過,這也鼓勵政府強行去馬,結果觸發了這一年多以來的政治動盪及對抗。

一直以來,只要建制派以為是北京想通過的法案,或者收到中聯辦的追魂call,那就無論他們個人點睇,香港人有什麼意見,他們都會乖乖就範,只會硬着頭皮支持政府,把不合理的說成合理,以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明天又可能打倒今天的我。這就是建制派。

以這種方式來從政,原因就只是因為「建制派有責任支持特區政府有效施政」這個極之荒謬的說法。政府想做什麼都可以掂行掂過,完全不受制約,這不是叫做「有效施政」,這叫做「制度失效」。這只說明立法會作為民意機關已經被閹割。

作為一個民意機關的代表,來自任何黨派都應該為其代表的選民及社群反映意見,也要代表人民監察政府,更要本着良知與知識來作出政治判斷。在民主制度之下,就算是當權政黨的黨員,在議會之內都不一定要支持政府的議案。在北京不斷扭曲香港社會較為符合文明那一套政治倫理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這種「奴才型」的所謂建制派,才會造成一個被閹割掉的立法會。香港的所謂建制派,根本不足以與一個正常議會內的多數黨相提並論!

建制派班長廖長江呼籲泛民議員要做「忠誠的反對派」,這一句更是可笑!在議會內如果只能忠誠於政權的,根本就不會是反對派!反對派就是要代表人民監察政府,他們的忠誠對象是選民而不是政權。所以,邏輯上根本不存在「忠誠的反對派」這種怪物!也許「忠誠的建制派」這另一種政治怪胎還是存在的,他們只忠誠於建制,建制要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只會做什麼!他們不能忠誠於自己,只能忠誠於官意;如果官意與民意相抵觸,他們就連忠誠於民意都不可以,否則便不符合「建制派」這個概念的意思了。

可以想像,沒有了民主派的立法會,肯定不會再有反對的聲音。在一些小問題上,可能也會有建制派人物做做樣,扮下有型,矇騙一下部分香港人。個別建制派議員或者也會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講吓反話,但最後還是看政權的意圖,還是要數票。所以,各位市民以後要睜開雙眼,就算有個別議員會有些少空間扮吓壞孩子,也當知他們必然是只於絕對不能有礙於大局的情況下才當作逢場作戲的,大家千萬不要跟他們認真。

所謂建制派議員「以後要挺起腰骨」之說,正好說明了建制票議員一向都冇腰骨!當年董生做特首的時候,要廢掉兩個市政局。當年身為建制派第一大黨的,也是在明知政府數夠票的情況下,才扮嘢說要回應民意,說要投票反對取消兩個市政局。他們當時以為就算他們投下反對票,都不會影響政府的決定。但當民主派議員趁着建制派人數不足,突然取消發言,讓議會可以進入投票程序的時候,當時的建制第一大黨曾主席唯有硬着頭皮,起身講了一大堆無謂說話來拉布,好等其他建制派議員回到議事堂,保證政府夠票通過,才可以讓那一幕「建制大黨扮挺起腰骨」的鬧劇繼續上映!

其實這一類口頭反對,到頭來實質變了支持的鬧劇,過去二十多年上映了幾多幕了!是誰幾十年來吹水說支持集體談判權,卻又在廢除已經立法通過了的集體談判權上投下了支持政府的票?

大家不妨放長雙眼看清楚,民意明顯反對的明日大嶼填海、大灣區投票這些議題,建制派又會有什麼腰骨可以在沒有民主派議員的這個假立法會挺得起!幾乎可以肯定,這班沒有腰骨可挺的建制派,肯定可以搞到㐂娥高潮迭起,覺得特別興奮!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