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连载】让心灵自由:葳葳的洋装、眼泪与守护者

0
673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不曾把自己的不幸加诸于他人身上,总希望每个从动物医院送出的毛孩子,都能得到幸福。

作者:翁宇 (原题:动物沟通师—秘密)

利医师打开黑色垃圾袋,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血泊之中,层层叠叠、堆着血淋淋的不明生物。

葳葳探看垃圾袋里的「内容物」,忽觉胸口一窒、难以喘息,竟晕了过去。

————

动物医院兽医助理葳葳,是个奇特的女孩,相貌清丽雅致,却极少展露笑容。

她总是把全身裹得密不透风。上班时,在制服里加了高领长袖,下班后,换上连帽外套,整日佩戴口罩,说是怕空调引起鼻子过敏,但同事们却不曾见她有过敏征兆。

这天,葳葳协助兽医利医师、为宠物犬执行结扎手术,观察敏锐的利医师,发现她右眼下方一片青紫色、眼睛周围有些红肿。

他绷着脸、完成手术及术后工作,请她进入咨询室谈话。

「妳的脸怎么了?」

葳葳尴尬的左顾右盼,「门已上锁、同事们进不来,妳可以放心说。」

利医师严肃凝视葳葳、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妳发生了什么事?需要帮助吗?」

「没事啦!利医师,我下楼梯时,脚绊了一下、从楼上摔下来、磕到脸。」

她逃避他视线的别开脸、不敢对望那双凌厉眼神,「我观察很久了,妳身上时常有瘀青或伤口。」

「妳是我的专任助理,我有责任保护妳的人身安全。」

利医师忧心忡忡望着惶惶不安的葳葳,她低头不语、焦虑的不停以左手食指、抠着右手姆指指甲。

————

「葳葳,本周六早上利医师将开车前往天竺鼠小啾的新家访视,需要一位助理同行,妳方便一起去吗?」

阿暖朝着她眨眨眼,「因公出差,可以报加班费喔!」

一听见「开车」这个关键词,葳葳瞬时睁大水灵灵的双眼、惊悸的望着阿暖!

「啊!如果妳不方便,我再问田中、看他有没有空,我和大康当天有别的工作、没办法去。」

阿暖看出葳葳眼底的惶恐,赶紧改口询问田中;瞬时,她瞥见葳葳的表情、仿佛松了一口气。

田中原名之青,因个性迷糊、曾不小心把车子开到稻田中央,至此有了「田中」这个绰号。

「呃……阿暖姊,不好意思!周六我要去相亲、没办法参加访视……」

田中尴尬的托托黑框眼镜,「真是抱歉!」

「好吧!告诉我时间地点,我可以去。」

葳葳忽然发话,阿暖惊讶的望着她,只见她鬓边沁着汗珠,看来像是正在努力克服什么。

————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葳葳脸上,「混、混蛋!妳、妳那可恶的母亲……带、带着妳妹妹一走了之……」

「……怎、怎么不顺便……把、把妳这个不肖女给带、带走……」

一个满脸胡渣、醉醺醺的老伯,左手拿高梁酒瓶、右手一巴掌重重的挥在葳葳脸上,白晰的脸颊瞬时红了一大片。

「爸,您喝醉了,我扶您去房间休息。」

「我不要妳的可、可怜与伪善……」

父亲伸手使劲推了葳葳,害她重心不稳、跌倒在地,额头硬生生撞上桌脚、疼得她眉间紧皱,「滚开!阿美……无情如妳……快、快把我女儿蓓蓓还来……」

「蓓蓓……爸爸的乖女儿……妳在哪里……」

葳葳深吸一口气,顾不得额上的伤,扶着父亲、踉跄的走回房间。

「哎哟!」

父亲猛然伸腿一踢、正中她腹部,葳葳疼得跪地不起,「哼……呃!活该……呃!」

「蓓蓓……呃!爸爸爱妳……呃!……」

葳葳捂着腹部、坐在地上,忍不住心中的委屈、珍珠般的泪水一颗颗滑落,「爸……你就这么爱蓓蓓……那我呢……」

嗜酒如命、工作不稳的父亲,稍不顺心即买醉,再借酒装疯、对家人拳脚相向。

十岁那年,葳葳的妈妈悄然带走双胞胎妹妹蓓蓓离家、迄今音讯沓然。

折腾一晚上,父亲总算呼呼大睡。葳葳力气用竭、坐在房门口哭泣,这个家,让她痛贯心膂、绝望无助,又无人可述。

————

周六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利医师正在热车,他唤来葳葳、把车钥匙塞在她手上,「我进去拿个东西,妳先在车上等我。」

碰触利医师的手,让葳葳打了个寒颤,正好被阿沧瞥见,「葳葳,妳没事吧?」

他紧盯着她的脸,审视的目光看得葳葳不知所措、只好把脸撇开,「我……我先去车上等利医师。」

葳葳飞也似的冲上利医师的车,而后又一付难受的模样、差点从车里滚下来!她赶紧把空调开到最冷、门窗大开,再钻到后座、这才感觉舒服些。

这些举动,都看在阿沧眼里,此时利医师恰好走来,「学弟,我们聊聊,五分钟就好。」

坐上驾驶座、利医师回头看她一眼,「葳葳,我需要向导,妳得坐在副驾驶座喔!」

葳葳勉强的离开后座、坐在利医师身旁,车内温度只有二十度,她额角鬓边却沁着汗珠,「……可以不要关窗户吗?」

「没问题,我来打开天窗、让车子更通风。」

利医师按了个按钮,天窗被拉开、现出白云朵朵,阳光洒在葳葳的脸上,也温暖了她的心房。

她感激的笑着,恐惧感消失、喘息不止的呼吸也顺了下来,湛蓝色轿车稳稳的驶在公路上,葳葳初次留意起窗外的风景。

「等会儿下车前,我得先处理妳额头的伤。」

停等红灯时,利医师摘下墨镜、皱着眉头端详她的脸,「都渗血了,我居然没有发现!」她尴尬的低下头,以为绑上花头巾就能遮掩伤口。

利医师深知,若现在强行处置她额上的伤口,对异性敏感的葳葳定会找借口、躲得老远,这事儿必须得慢慢来。

「对了,阿沧学长说,医院楼上有个闲置的医师宿舍,已托人清扫干净,他请妳今天先搬进去住。」

葳葳惊愕诧异的瞥了一眼利医师,「啊!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跌倒、磕伤额头而已,不、不需要搬出来!」

————

天竺鼠小啾长得胖嘟嘟又圆滚滚,与从前瘦巴巴的模样大相径庭,葳葳轻巧的以双手托着它、说了好多祝福的话。

饲主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察觉利医师望着葳葳的神情特别温柔,「哎哟!真不好意思,你们夫妻俩好不容易星期六休假,还抽空来看我们家小啾!」

「害你们不能去约会,哈哈!小啾真是好福气!」

瞥见捧着小啾的葳葳忽然定格、愣住,利医师赶紧回话:「啊!很抱歉,我忘记介绍,这位是我的助理,葳葳。」

饲主尴尬的干笑几声,「哎哟!真是不好意思!」

「葳葳,很高兴认识妳!你们的夫妻脸害我误会了,抱歉!」

利医师警觉的瞄了一眼葳葳、默默观察着,见她莞尔一笑而暗自松了口气。

「家暴?!」

阿沧点点头,「住在她家附近的那群麻雀看不下去、主动飞来告诉我。」

「她长期遭受父亲家暴,总是浑身伤痕累累。」

「儿时为了躲避父亲的追打、常把自己关在地下室的旧衣橱,幽闭恐惧症严重得连电梯都搭不得。」

利医师听得瞠目结舌,他知道葳葳穿着有些不合时宜,却不知在这背后,竟承受如此沉重的痛苦。

「葳葳的异性恐惧症愈发严重,这趟出门,要麻烦学弟随时侦测她的心理需求、必要时请施以援手。」

离开小啾的家,葳葳微笑的检视着家访纪录单、满意的点点头。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不曾把自己的不幸加诸于他人身上,总希望每个从动物医院送出的毛孩子,都能得到幸福。

「葳葳,妳还好吗?」

利医师瞥了她一眼,葳葳颔首而笑,「我很好啊!看见小啾过得好,我很开心。」

走了好一段路,在一栋大楼前,葳葳被东西绊住、差点跌倒,所幸利医师敏捷的拉住她而毫发无伤。

「哎哟!这是什么?」

葳葳俯首一瞧,是一包大型黑色垃圾袋,「啊!这袋垃圾软软的、还有温度!里面可能有『东西』!」

顾不得脏,葳葳蹲了下去、想要解开垃圾袋,「等一下!我来处理!」

利医师卷起袖子、打开垃圾袋,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定睛一看,是一堆揉皱的白色餐巾纸。

他戴上医疗手套翻找着,不久后,翻出一堆血染的纸巾,纸巾底下是一汪血泊,血泊之中,层层叠叠、堆着血淋淋的不明生物。

葳葳探看垃圾袋里的「内容物」,「啊!」她惨叫一声,忽觉胸口一窒、难以喘息,竟晕了过去!

「葳葳!」

————

葳葳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见年幼的自己,被醉酒的父亲追杀砍伤、装入大型的黑色垃圾袋后丢弃。

「啊!不要!」

葳葳在惊吓中醒来,环顾四周,是陌生而温暖的房间,似乎有人知道她怕黑,特别留了一盏黄色光晕的桌灯,她想起利医师曾提及、医院楼上的宿舍。

打开房门,她瞥见地上有一个餐袋,旁边有个小行囊,里头是日用品和贴身衣物、还贴着一张便利贴:『餐点是利医师买的,提袋里的换洗衣物是我准备的,祝妳好眠—阿暖。 』

漾起笑容、葳葳打开餐袋,是韩式料理部队锅! 「哇!利医师怎么知道、我一直想吃这个!」

吃着美食、喝着香甜可口的柚子茶,小确幸过后的罪疚感油然而生,她想起父亲,看看手机,已是晚间九点钟。

葳葳想打电话关心父亲、却又感到害怕,此时手机忽然响起,是陌生的电话号码。

「学长!快点!」

黑色轿车疾驶在马路上、而后停在医院的停车场,阿沧和小茴快步走入急诊,利医师早一步抵达、扶着虚弱乏力的葳葳,「伯父酒后与路人起冲突、被对方殴伤头部。」

「怎么办……」

葳葳脸色苍白、神情慌乱,抠着左手大姆指、嘴唇颤抖,「……怎么我一不在家、爸就出事了……」

————

一个月后。

五只圆呼呼、毛绒绒的白兔,蹦蹦跳跳围绕手上拿着食物托盘的阿暖,健康可爱的模样,看不出它们在一个月前、曾遭人虐杀。

黑色垃圾袋里原有八只受虐兔,三只出血过多、休克死亡,五只重伤、命悬一线;在利医师的救援与阿暖的照料下,奄奄一息的兔子们逐渐恢复健康。

兔子们被弃置在大楼门口,疑似是住户虐兔,利医师在发现的当下已搜证报警、并向动物保护处检举。

「呃……阿沧学长,您有空吗?」

高大帅气、自信满满的利医师,此时正苦恼的搔头抓耳,「……一个月没看见葳葳了,您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您这位债权人如此心急,莫非是怕债务人跑啦?」

阿沧开玩笑着说,利医师一脸困窘,「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那日在医院,利医师为葳葳的父亲付清医疗费,经过五人的深度对谈,父亲总算下决心要戒酒。

为了帮助父亲远离酒精,葳葳向医院请了长假、陪父亲搬回乡下老家休养。

「葳葳!妳回来了!」

阿暖开心的呼唤着,葳葳穿着当季洋装、脸上化着淡妆,长发飘逸、月貌花容而风姿绰约,把同事们都看呆了!

「这是伯父送妳的洋装?穿起来真好看!」

利医师的赞美,让葳葳粉嫩双颊飘来红霞,她害羞的低下头。

父亲每回酒醒,看见浑身伤痕累累的葳葳而深感懊悔,为弥补罪疚,他拿到工资即购买一件当季洋装、却不敢开口送给葳葳。

久而久之,上百件洋装积累了一整个衣橱。

不知情的葳葳,误以为父亲房间里、满衣橱的洋装,是为了弥补当年失去蓓蓓的遗憾而心伤。

决定戒酒的那日,忏悔不已的父亲向女儿诚心道歉,在大伙儿的见证下、把洋装送给葳葳。

「伯父好吗?戒酒成功了吗?」

葳葳点点头,「托你们的福,爸爸顺利戒酒、还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不在的这段期间,你们还好吗?医院有什么变化呢?」

「当然有!大康向阿暖告白成功,还有,这群烦透了的毛小孩!」

阿沧抱着五只活泼好动的白兔、烦躁的靠了过来,「学弟,你快点开放认养啦!」

「它们是?」

葳葳惊喜的接过兔子们、笑得合不拢嘴,「是那天害妳昏倒的、黑色垃圾袋里的小家伙们,八只救回五只,还没命名呢!」

利医师温柔的抚触白兔细致柔软的毛发,「就等妳回来,为它们取些好名字。」

大康把煞风景的阿沧拉进小茴的诊疗室、不让他搅扰这双璧人,同事们也纷纷识趣的跟了进来。

「你们不懂!我这是在助攻好吗?」

小茴好笑的白他一眼,「是啦!把兔子塞给人家,叫做助攻。」

语毕,同事们笑成一片,大康转头与阿暖对视,两人加深了笑意。

 

明德网首发,版权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