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我信奉

0
95

《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一書,一紙風行,書身細小,方便隨身攜帶。這本書我寫過很多遍,重貼過很多遍,每次暴政走近一步,就重讀一次,一本預言書,已經變作香港實況劇。

斯奈德是耶魯大學歷史學者,他在一次讀書會上解釋,書刻意印得尺寸小,而且每個章節簡短,正是希望每個人都帶在身上,明白暴政近在咫尺,要隨時警覺。

作者寫這本書,原意提醒美國人警惕特朗普,斯奈德在讀書會上畫龍點睛,談《論暴政》反覆論述,不出幾個主題,其一,是 ‘it can happen’,意指繁華盛世轉眼可以灰飛煙滅,自由社會可以隨時消失,就因為統治者濫權枉法、詆譭傳媒、散布謊言、鼓動民粹、破壞制度。

其二,是 ‘it can happen fast’,暴政來臨,可以很快,這些事情經常發生。例如德國人如常在 1932 年投票,捷克人如常在1946 年投票,那時的人,沒想過是一代人最後一次投票。縱使巨變未必是一夜之間血流成河,暴政逐步顛覆既有制度,可以發生得很快。斯奈德說,歷史經驗可見,就算是這種慢性蠶蝕,只需要一至三年時間,已能帶來翻天覆地轉變。

其三,鑑古知今,還要知道 ‘we are the same people’,雖然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但人的弱點和愚昩,放諸四海皆準,美國有大把安於自己小小後花園的國民,他們只會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全世界人民一樣容易為假新聞蒙敝,一樣會為自己的民族或種族自豪得發瘋而不分是非黑白。

還有 ‘ideas matter’,作者所指,是當權者有些看似匪夷所思的想法,總有辦法實行,不要小看極權體制的維護自己權力的意志,例如度身訂造新法律招呼異見分子,同時賦予自己超然權力為所欲為,另一方面文攻武嚇逼令傳媒就範,借故拖延選舉不讓民意彰顯,愛國教育滲透稚兒操控腦袋等等。

書中另一主線,乃「專政由我們建成」,提示人們不要順從得太快,因為此舉會令獨裁者自滿,感覺一切順遂,更肆無忌憚;專業人士如醫護、律師、學者、公務員,要看清形勢,堅守原則;庶民要重視公民社會,維繫民間團結。

林鄭月娥在   DQ 記者會上猶在說議員要擁護基本法、信奉基本法。如果真的要信奉一本書,《論暴政》是新時代的天書,這本書,我信奉。

【惡法日誌‧之七十四】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