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多万支持者哪里去了? ——“完善”后的香港区议会选举

0
1982
澳洲林松博士

作者:新南威尔斯大学 政治学博士 林松(Dr LIN Bin JP)

——————————————————————————-————

“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第一次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率仅得27.54%,成为香港区议会选举历史上最低的投票率,连饱受中方攻击的英国统治香港年代的区议会选举投票率还不如。

可是2021年,香港亲北京“建制派”组成“香港各界撑全国人大决定完善选举制度连线”,声称收到238万个联署签名支持“人大”《决定》,由召集人谭耀宗等几名亲北京人士亲自向“中联办”送上66箱签名联署。如今两年多后的投票仅得119万多人,另外那119万人哪里去了呢?为什么两年多前的签名者238万人,竟然一半人不支持、不参与投票?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选举事务处12月11日公布,全香港433万登记选民中只有119万多人参加投票。即是说登记选民中,事实高达314万人不愿意出来支持,不愿意参加投票。

失一百多万支持者

今次投票结果公布,具有特定立场政治倾向的舆论试图解释:“选举受到外部势力影响!”所谓“外部势力”,已经变成“万能最佳理由”!又有舆论说:“大概因为今次选举符合民意,所以投票不投票也一样!”这似乎有点“自圆其说”了!

谭耀宗等人发起的“香港各界撑全国人大决定完善选举制度连线”,声称收到238万个联署签名支持“人大”《决定》,这个人数跟今次区议会选举投票人数,落差太大,竟然少了一半人即119万人。这有很多可能性,谭耀宗等人发起的联署签名,有没有采取严谨的“一人一票”守则?“一人多票”?甚至“造假”?这就涉嫌是否“欺君犯上”,蓄意瞒骗北京中央,蓄意瞒骗习近平?

如果这238万签名联署没有造假,那当中高达119万支持者不再出来支持“完善”后的选举,不再出来投票参与“完善”后的选举,到底是否受到“外部势力影响”?都移民外国了?还是认为“完善”后的选举,事实并非真正的“完善”?

历史最低的投票率

谈到香港人移民外国,谭耀宗的儿子夫妇俩移民澳洲,宣誓效忠澳洲,不再做“中国人”,不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谭耀宗却说希望大家不要提他的“家事”。但北京中央已经明言香港“教育出了问题”,必须“加强爱国教育”。谭耀宗不带头做好自己儿子的“爱国教育”,又如何说服香港人接受“爱国教育”呢?

英国统治香港年代,也有很多人不出来投票。1982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是香港历史上第一次区议会选举,当时市区投票率35.5%,已经被那些具有特定立场政治倾向的舆论,大肆嘲笑为“投票率偏低”、“仅得三成半”、“不能够代表全体民意”!

1982年港英首次区议会选举,投票率“三成半”都已经被指责为“投票率偏低”、“不足以代表民意”,那么现在不足三成的投票率,又是否“更偏低”?“更不足以代表民意”?这次不仅是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低,而且连移交前港英时期的区议会选举投票率也比不上,成为历史最低!原因是什么呢?

华人与狗不得普选

过去长期,那些具有特定立场政治倾向的舆论,以“没有吃饱饭”为借口,去攻击黄皮肤的人不配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宣扬“华人与狗不得民主”、“华人与狗不得普选”!渲染华人一旦实行普选,“就会变成连印度阿三还不如”!普选会令“国家四分五裂”!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2021年已公开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历经8年,现行标准下近1亿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中国大陆再没有贫困县,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香港虽然在1997后每况愈下,但也不至于连内地的“贫困县”也不如。中国内地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吃饱饭了。香港市民也早在港英时期已经吃饱饭,因此以“没有吃饱饭”为借口宣扬“华人与狗不得普选”,这“吃饱饭”借口已经经不起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与北京中央2021年提出香港要“完善选举制度”,也提出中国大陆都要“完善选举制度”。习近平在2021年10月13日至14日的北京“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上发言,提到“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不断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巩固和发展生动活泼、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最大限度保障人民当家作主”,“我们要继续推进全过程人民民主建设,把人民当家作主集体地、现实地体现……”(见“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人民网”)。

下有对策阳奉阴违

中国大陆流行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不少中下层人员在接到上层指示时,并没有完全按照上层指示去做,表面上敷衍,实际上却做另一套。且看“完善”后的香港区议会选举制度,是否达到习近平要求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最大限度保障人民当家作主”?

“完善”后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从原本的452个议席通过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缩减为仅仅得88个议席由选民直选产生,即只得20%议席民选,其馀改成政府委任及间接选举产生。而且,连这些仅有的20%议席候选人的提名,都必须经过政府指定的“三会”提名,等于全部变成与既得利益集团有关,而不是习近平要求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最大限度保障人民当家作主”。

中共1946年与国民党讨论草拟中国宪法时,当时中共坚持中国实行一人一票全民普及而直接的选举,反对普选的是国民党。有关立法委员选举,国民党主张“国大选举”,共产党主张“人民直选”,最终宪法决定“人民直选”(直选即普选)。经过国共两党讨论、1947年元旦公布的中国宪法,有关选举的第129条列明:“以普遍、平等、直接及无记名投票之方法行之。”

北京一年来起码已经有两名上任不久的国家部长级人马被更换,还有火箭军方面的主管也被更换。目前主管香港事务的高层人员,如果对习近平指示“阳奉阴违”,也不会有好下场。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