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蓋棺,泛民退場 — 香港再無立法會

0
23

【文:蘇查哈爾燦】

議會蓋棺,泛民退場 — 香港再無立法會

泛民相信議會戰線,相信「寸土必爭」,延任議會開始不過一個月,泛民溫和拉布被左報連日炮轟,林鄭上京,多間媒體隨即傳來消息:人大常委會將加入議程討論立法會拉布問題,至少4名泛民議員會因違反《基本法》104條被DQ。11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不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

坊間不再驚訝 — 嘩,拉布都會被DQ。反而用石永泰嘲之鋒一句「求仁得仁」送畀留任泛民。8月人大開會、政府藉疫情為由押後選舉,9月民主派被委任入立法會延任一年,齊齊接受做委任議員,以為議會戰線仍在,不料是中共設局、請君入甕,泛民不得不極為難用「總辭」回應:議會戰線已徹底瓦解。

接受委任,自取其辱

《基本法》第68條、69條寫的清清楚楚,立法會由選舉產生,除第一屆外每屆任期四年。人大在未釋法、不修改《基本法》的情況下,強行委任現任立法會議員做多至少一年,明顯違反《基本法》。由中共欽點的臨時立法會1998年解散,卻在2020年死灰復燃。共產黨一紙決定,將人民授權改成共產黨授權。人大「為所欲為」,泛民卻堅持「留守議會」。試問,留守的是誰的議會?不是人民議會,而是黨的議會。如此議員,也不再是議員而是統戰對象,政權想要製造出50比20的觀感效果,讓人認為香港的民主尚「有險可守」,成為中共淪役下的「政治花瓶」,與一眾保皇黨有何兩異?

泛民想不到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 共產黨給你的,他隨時都可以拿回來。從來都沒有什麼留守議會,拒絕被委任,不該是策略,理應是原則。

秋後算賬,自身難保

胡志偉說,十月新立法會會期開始後,民主派議員一直依據《基本法》賦予的權力,盡力履行立法會議員職務、監察及制衡政府,回看短短一個月:林鄭面聖押後施政報告、暫緩到立法會短問短答,內務委員會一日便選出主席、所有事務委員會主席被建制派全包,佔有議會多數的保皇黨不出席、續任一年的立法會第二次開會即出現流會,泛民數次點人數,便被文匯、大公頭版社評接連炮轟,戴上「不愛國」高帽,再DQ已是理直氣壯。

講爛講臭,建制派霸佔有議會的多數,你出席便不會流會,況且開會的門檻已被修改的無可再低,《議事規則》寫定議員有點算人數的權力,港共中共不講規則、龍門任搬路人皆知,黃定光可以坐定照訓,張宇人可以大玩接龍,建制未改,泛民一退再退。泛民未看清的,不是中共有無「惱羞成怒」,而是議會變成共產黨的囊中物,我委任你,就不可能讓你再搞我。

錯失良機,總辭失效

19位泛民站出來:一旦人大常委會落實「DQ」任何議員,民主派議員將會義無反顧集體總辭。

2010年五區總辭到如今,整整十年。期間DQ在職議員6個,DQ候選人無數個,修改議事規則,延遲選舉甚至取消選舉,哪一次都有充足的理由提出總辭,以誓抗爭意志。唯獨這次,無論從正統、法理上都是最弱的一次總辭。如果泛民真的做到的話。

香港的跛腳議會,民選議員只佔全體議員的一半,在立法機關尚未普選的情況下,寸土必爭的是選舉正義,當港共政府假藉疫情推遲選舉,泛民選擇接受中共的政治決定,而不是堅持立即重啟選舉,說泛民沒有執政意志是不爭的事實。相信有泛民的議會就有險可守,不如問一句,他們真的會把議會拖到寸步難行嗎?無論文武,在可以做事的制度裡都沒有盡做,最後命運就是被中共統戰,成為中共茅廁裡的「政治花瓶」,如今要你留就留,要你走便走吧。

議會是假的,不由民選產生,議員也是假的,無需向選民負責,如此政制,總辭未來得及,已經被中共炒了魷魚,泛民這一刻退出歷史舞台,三十年未竟全功,是議會抗爭戰線的徹底瓦解,也是香港立法機關被中共收編的正式蓋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