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持法庭手令检走「国殇之柱」创作者高志活形容事件「很疯狂」

0
869
创作「国殇之柱」的丹麦艺术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向本台称,事前并无收到任何风声,亦不知涉及何宗案件,质疑北京和香港政府借词继续「绑架」他的作品。(自由亞洲)

【2023年05月05日讯】自由亚洲获悉,被香港大学「行刑式」强拆的「国殇之柱」(the Pillar of Shame),被港警国安处以涉及「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检走。

创作雕塑的丹麦艺术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向本台称,事前并无收到任何风声,亦不知涉及何宗案件,质疑北京和香港政府借词继续「绑架」(kidnap)「国殇之柱」,形容事件「很疯狂」,又笑言官方行为亦算是「一种艺术」,反映香港言论自由的收窄。

据了解,港警国安处周五(5日)早上持法庭手令,检取现放置元朗嘉道理中心的「国殇之柱」,指其涉一宗「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的证物。

创作者高志活:当艺术品都容不下 才是问题所在

高志活向本台形容事件「很疯狂(crazy)、很离谱(outrageous)」。他指出,雕塑于香港主权移交前已竖立于香港大学20多年,以其个人艺术展品展出,不认为港府可依据《港区国安法》移动雕塑。他质疑是北京和香港政府的政治打压,借词继续「绑架」(kidnap)「国殇之柱」。

高志活说:在我看来是,港府绑架(kidnap)了我的雕塑。犯罪的人不是我,香港政权和港大才是犯罪集体,侵犯了我在香港的个人财产。事件中,有问题的不是我,而是当普通(ordinary)的艺术品、言论都在香港任何地方容不下,才是问题所在。我想,事件反映中国大陆政府并不想雕塑(国殇之柱)出境离港,因这是与军事镇压有关(the military crackdown)。

高志活称,据他了解,正藏于一个货柜箱的「国殇之柱」被港警整箱取走,他事前并无收到任何港大和港警方面的通知,他正透过在港的律师协助了解具体情况,现仍未了解被一分为二的雕像的实际损毁情况。

高志活笑言此事「是福也是祸」 坚持不放弃取回作品

但他笑言此事「是福也是祸」,至少事件「有些进展」(keep going),因自从「国殇之柱」被放入货柜箱后,几经他和法律团队多番努力,都被港府和港大「冷处理」,至今逾1年半仍未能取回雕塑。

高志活说:官方将「国殇之柱」强拆,再放入货柜箱闲置,再擅自将雕塑连同货柜箱取走,都可算是一种「艺术」,反映香港言论自由的情况。事实证明,艺术象征的语言是无法被摧毁的,愈受打压只会变得更强大,令「国殇之柱」和关于「六四大屠杀」(June 4th massacre)的讨论,没比现在更多。

高志活强调「不会放弃取回自己的作品」。

高志活说:若港府继续「绑架」我的作品,我不排除控告他们侵犯我的私人财产。在法治社会下,他们不能任意取走他人的私人财产。

对于他会否亲自或派代表来港处理事件,他称会被港府以《港区国安法》之名控告,亦担心其代表会遭殃,称:「除非港府保证没问题,我才会考虑」。

「国殇之柱」以3D打印、AI等形式 于世界各地百花齐放

高志活又指,虽然香港的「国殇之柱」倒下,但逾千个复制品以3D打印、AI等形式正于世界各地百花齐放,包括美国、德国、匈牙利、丹麦、捷克、挪威、荷兰和台湾等地,告诉世界「六四」的惨痛历史。

协助高志活取回雕塑的团体「NGO DEI」同日发声明指,对港警的行动「深表关注和愤怒」,指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借口,没收象征民主和人权的「国殇之柱」,「令人深感不安」,呼吁香港当局尊重艺术自由,立即归还雕塑,又敦促国际社会共同谴责,并向港府施压以保护香港市民的权利和自由。

本台曾报道,矗立香港大学近25年的「国殇之柱」前年12月底被校方漏夜「行刑式」强拆,并放入货柜,至今仍未能物归原主。去年4月,高志活本来已准备就绪将该雕像运离香港,惟逾12间香港物流公司因忧虑被当局「清算」而拒运送,直言既然港府和港大同意将雕像运离香港,「现在竟然无人愿协助运送,真是很奇怪」。

本台已向高志活代表律师和港警进一步了解事件,惟截至周五(5日)晚上9时半仍未有回覆。

港大发言人则回覆本台称,警方周五(5日)早上出示搜查令,于元朗港大嘉道理中心内取走一件证物,但拒绝交代详情,及如何处理「国殇之柱」的归还事宜。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