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蝴蝶与花

0
653

【明德网】作者:听雪/图:强强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魂灵,回来寻找它自己。看到这样的句子,总难免不由得痴呆一会,扑面而来的,是漫天翩翩翻飞的蝴蝶,若有若无的,是沁人心脾的悠悠芬芳。

总以为忍受破茧的痛,不过是为了成全成蝶的美,为了夜夜梦里翻飞的美丽能真正翩舞在灿烂的阳光下,却不知,原不过是又一世的轮回,只为了找前生的自己。

 梁祝化蝶,或许是很多人心中翻飞的永远。那翩然而舞的,不只是爱情的唯美,还有,一段永远的传奇。那玲珑剔透的翅膀,浸染着多少如水的心事,将柔情,舞得如此曼妙多姿?怎样的一种痴,才成就了两只蝶儿阳光下紧紧相依的翩翩翻飞?这样的两只蝶儿,寻寻觅觅的前生又是什么呢?莫非,两朵并蹄莲?若是,那么,前生那朵娇艳的并蹄莲,在哪一双温情的双眸里含苞待放?又将是哪一缕风,吹开它第一抹微笑以迎接那来找它的魂灵?

又是三月了,莺歌燕舞草长花开。春风年年至,芬芳四季有。只是,谁的惆怅问着你惆怅,谁的依稀重迭着你的依稀?当梦里冰凉的手滑落,谁的清泪一滴,滑过恒古,滴至耳畔?那是一句,从来不曾问出口的疑惑,还是,一团永远梳理不清的情结?

 轻轻柔柔的,可只是这三月的风么?谁曾踏一路桃花而来,把笑灿烂成阳光,把心事,缄默如古井?你若抓得住这不过路过的风,你问得开那心事如莲悄放么?

 若我不过一只寻找的蝶,那么,那安静的花,悄然在哪片天空下?谁把自己温暖成阳光,给着它绽放必须的滋养?

 乍暖还寒的三月,谁能告诉我,暖着的,是哪朵花想开的梦,寒着的,又是哪只蝶欲飞的翅?想念,能否是御寒最好的棉衣?

  而故乡的三月呵,太多小雨滴滴,不知是谁诉不尽的情怀,晾不干的相思。打湿着寻找的翅膀,空望着前生的来路。

 如果那朵花,真的开在沧海的彼岸,蝶儿呵,你是把自己风干成思念,随了风吹过沧海去吹开那第一抹微笑,还是,振飞着寻找的翅膀,把自己,最终折段在沧海?

 

责任编辑:李文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