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造生化武器证据?机密情报曝:武汉病毒所三员工染疫细节

0
429

【2021年05月24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给全球带来重创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还未消散,中共在其中应负怎样的责任已成为越来越受关注的话题。《华尔街日报》今天披露,美国政府机密文件佐证,病毒可能自武汉病毒所逃逸,时间则早于2019年11月。这将增加外界对中共有意制造生化武器的疑虑。

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1月中旬的一份声明中提到,武汉病毒所多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天发病,出现“既与新冠肺炎一致,也和季节流行病吻合”的症状,不过该所专家石正丽曾公开表示她那里是 “零感染”。蓬佩奥当时还根据新情报指,石正丽等研究人员早就开始研究一种代号为RaTG13的蝙蝠冠状病毒,与当前流行的新冠病毒有96.2%的近似度。

《华尔街日报》今天的报道提供了进一步细节指,武汉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到医院就医,这恰好是海外病毒学家与流行病学家认定中共病毒首次在武汉爆发的时间。而中共官方承认的首宗确诊病例则是发现于2019年12月8日,距离这3人就医的日子也非常接近。

在国际压力下,世界卫生组织联手中共于今年2月派出一个调查团到武汉等地进行病毒溯源调查。虽然调查在中共指定的狭小框架下展开,部分调查团成员事后还被西方质疑立场不公正,但仍取得些小进展。

如团队首席研究员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返回瑞士后向媒体透露,根据中方科学家提供的2019年12月武汉及附近地区的174宗确诊病例来推算,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前就于武汉广泛传播,估计当时已有上千人染疫。在检查早期感染者病毒DNA后,恩巴瑞克等专家更赫然发现,当时武汉已出现13种不同的SARS-COV-2病毒株,“其中一些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另一些则与市场无关”。

CNN当时评论指,发现如此多的变异病毒株可能表明病毒当时已经传播长达数月。

这给于2019年11月就医的3名武汉病毒所员工究竟感染何种病毒,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认为,上述消息使针对武汉病毒所泄露是否本次大瘟疫源头进行调查,显得更加重要与务实。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此前几天,曾再三坚决反对川普政府关于中共病毒实验室起源论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NIAID)院长佛奇(Anthony Fauci)改口称,他“不相信”(not convinced)病毒起源于自然。

据美国媒体《国家脉动》5月22日报导, 佛奇被查核组织“Politifact”总编辑桑德斯(Katie Sanders)问及“你仍然相信它是自然发展的吗”时表示:

“不,我不相信这一点。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直到尽最大努力查明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调查的人说,这很可能是从一个动物库中出现的,然后感染了个人。但它可能是其他的东西,我们需要找出这一点。所以你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对研究病毒起源的任何调查都完全赞成。”

这一百八十度转向令外界联想到,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不久前也在一场国会听证松口称,她不否认中共病毒有可能来自实验室。

虽然专家们一再强调,中共病毒自武汉病毒所泄露,不等同于认定中共有意释放病毒,但一旦这一猜想被证实,中共研发生化武器就会顺理成章成为下一个爆炸性话题。如美国国务院前调查员艾舍(David Asher)就曾对媒体指,他不仅相信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泄露,而且认为这很可能是中共或中共军方正在研发的生化武器:“武汉病毒研究所可不是一个国家卫健研究机构。它进行的是绝密级别的研究。我个人认为,那就是生物武器项目。”

因此,中共方面竭力否认武汉病毒所员工感染中共病毒的说法。3月底,在中共与世卫联合调查小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化工大学生命学院院长童贻刚就表示,中方专家组在调查后,并未发现传言中武汉病毒所三名工作人员患病的情况。

童贻刚称,中方专家组回顾2021年2月3日世卫中国联合专家组访问武汉病毒所的部分会议记录发现,传言中提及的三名患病人员系合作医院的病人,不是武汉病毒所的职工。

然而这一辩词被指相当软弱。一来美方情报并非来自世卫专家组的会议记录,二是蓬佩奥当时模棱两可的表示,从这3人出现的症状看,既可能是感染中共病毒,也不排除季节性病毒的可能,中方却直接否认3人为武汉病毒所员工,反而更显可疑。

针对《华尔街日报》上述消息,拜登政府拒绝发表评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名发言人则说,不对情报问题发表评论是其政策的一部分,不过“我们对疫情爆发的最早时间,包括它在中国的起源,仍有严重质疑”。

熟悉上述机密报告的美国前政府及现任官员则表示,这份由国际合作伙伴提供的情报非常重要,也相当精确,“它唯一没说的就是这些人(研究人员)为何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