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欲何为?美国最大电动汽车特斯拉遭网信办五部门约谈

0
1056
网络截图

【2021年02月11日】(明德沈雁综合报道)中共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同中共网信办、工信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以消费者投诉特斯拉电动汽车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为由,近日共同约谈特斯拉在北京与上海的分公司。

特斯拉随后在微博作出回应:接受政府部门的指导,并深刻反思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全面加强自检自查。特斯拉还表示,将系统排查,切实落实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进一步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

有学者认为中共此举意欲压制特斯拉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据称,目前特斯拉占据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五成。

金融学者司令本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 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其技术都处于上升过程,“所以特斯拉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电池起火,发生的一些事故,首先都是个案,比例比较少,在大概率中非常难以避免,即使传统汽车都有可能出现小问题。但特斯拉觉得自己很冤枉,中共的政府和民众只拿他出问题说事,对其它新能源汽车出问题视若无睹。”

一位业内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国许多电动车生产企业即使得到政府财政补贴,都难与特斯拉正面竞争,于是寻找特斯拉产品的漏洞,进行攻击。比如汽车燃烧、某款车型出现质量问题等。

搜狐10日发表黄耀鹏撰写的文章,指出“特斯拉这次被约谈,也许“麻烦”才刚刚开始。”

中新网则以《规则面前没有特权》为题发表评论,称特斯拉“不断降价,如今特斯拉的保有量已越来越大”,指其“傲慢并放松质量”,并说不应“等到监管部门约谈了才做出反应”。

然而,特斯拉在进驻中国之初,却得到了中共政府“特事特办”的“特权”待遇。

《未来汽车日报》2020年2月份撰文指出,特斯拉2020年进入上海市重大建设项目清单,特斯拉超级工厂一期被列入正式项目,工厂二期被列入了重大预备项目。

特斯拉工厂“从2019年1月开工典礼,到2月底全面进入建设,到9月中旬完成主体工程,实际工期不足十个月。让人惊叹的重点,并不是勤劳智慧的中国工程队;而是其所越过的各种“许可”成本。”“甚至在开工之前,便已进入狂暴加速模式。”

“以工厂的规划,从签约到开工,传统审批时间至少需要10个月。而特斯拉项目,从2018年7月战略签约,到同年12月获得施工许可,仅用了5个月。”

“开工之后,相关部门给到了“定制化制度”,覆以“主动式关怀”。”

特斯拉项目在上海政府部门政绩报告中被总结为两个“三当年”:2018年,当年签约、当年取得土地、当年获取施工许可证;2019年,当年开工、当年投产、当年交付。

不仅如此,特斯拉在资金上也得到了中共和金融机构的直接支持,获得了“超国民待遇”,得到贷款共197.5亿元,其中72.5亿元的贷款为无担保循环贷款,并且贷款方对特斯拉的资产是没有追索权的。

特斯拉汽车在上海还得到了“免费上牌”、“优先上牌”的优待。在上海如果想买车需要先通过拍卖拍得汽车牌照,汽车牌照的拍卖均价为8.8万元人民币,中标率为5%。得到牌照后才能买车,否则车买回来,上不了牌就没法上路。唯一的例外是特斯拉,没有任何费用。

特斯拉如今的待遇,可谓是“一夜北风紧”。

目前,中国民间有舆论称“特斯拉是美军间谍工具”。

中国选车网总裁管学军近期在一个论坛上称,特斯拉汽车可成为获取中国情报的工具。他认为特斯拉所有的雷达、探头,跟当年间谍利用狗眼睛的原理相同。因此认为特斯拉的传输系统通过美军系统,如果中国的机要人员买了特斯拉,其所有机要信息可能会直接传给美国军方。

然而这所谓的民间舆论到底是高级五毛领的任务还是网信办的杰作,目前无从得知。汽车用户李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至于特斯拉是不是要用汽车作间谍行为,我觉得这个事情只有某个国家才会做,其他国家不屑于做这种龌龊的事情。”这种耸人听闻的推理好像电影中的桥段,难以服人。

李先生还认为,特斯拉在中国受到排挤,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特斯拉的掌门人为言论自由发声。

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当前拥有个人净资产1850亿美元(约合11980.6亿元人民币),在上月初刚取代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马斯克曾为川普被推特封禁鸣不平,他呼吁川普封杀这些社交网络平台,并表示很多人可能不同意让“西海岸高科技公司作为言论自由事实上的仲裁者”。

马斯克在退出脸书后,近日又宣布退出推特,并表示欲开发一个新的操作系统,以对抗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的言论审查。

马斯克还呼吁用户转用通讯软件,以保障个人私隐。还加入最近爆红的Clubhouse,参与平台讨论,而中共在2月7日封杀了Club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