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专栏】牡丹花、野鹅粪,以及……孤独?

0
1266

文:曾铮

友人盛雪女士大老远从加拿大给我寄来牡丹花种子,因为我花园没多少地方(其实严格说,我并没有花园,只是房前屋后各有一小窄溜的空地),我只郑重的留了三颗,其余的分送给家里有花园的两个朋友了。

今天准备把三颗种子种上,从网上查了资料,说牡丹花喜肥。一想,哪里有肥呢?

也许可以去拾点野鹅粪?

于是我提了个空桶来到湖边,一会儿功夫就拾了大半桶。

天很晦暗,马上就要下雨了。

我掏出手机拍照,突然毫无由来地意识到,原来,我的孤独是我的爱好和选择。我不耐烦跟人交往,或拉拉扯扯的,我更喜欢独来独往,我更享受独处的时光。

在这尘世间,真正投缘,且能互相彼此心灵契合,可以完全敞开心扉做深层次交流的人,太少了吧,恐怕一只手的手指头就能数过来,而且这些人可能还很久很久都见不到一次。

当然,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只需要一个……也是不错的。

但那个人存不存在呢?

真是不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要神安排的,才会有吧——对于我这么爱独处且又很「龟毛」的人来说?

盛雪女士從加拿大寄來的牡丹花種(图:曾铮)

 

10/16/2021*

作者授权明德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