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视频】神童画家阿琪雅纳: 天才画梦女孩

0
172
【组图+视频】神童画家阿琪雅纳: 天才画梦女孩(Akiane Kramarik)
【组图+视频】神童画家阿琪雅纳: 天才画梦女孩(Akiane Kramarik)

 

【明德综合】阿琪雅纳(Akiane Kramarik)四岁开始作画,六岁开始写诗,被称为来自天堂的神童。她的画不同于普遍的画作风格,充满意境且富有哲理,似乎在告诉人们一些道理。对事物的看法往往非常新颖,富有灵性和哲理,让人沉思和感悟。她的诗更能深层次的说明一些哲理。

《永恒的脚步》(Akiane Kramarik)
《永恒的脚步》(Akiane Kramarik

例如她这幅《永恒的脚步》的画,她如此解释:

“我们很多人都怀疑我们可能见过比这个世界更好的世界,那是我们真正的家,我们的来处。我们对完美、和平、开悟、智慧和美的追求反映了我们对所来自的世界的模糊记忆。我们对宏伟的建筑、美丽的环境,舒适和爱的关系的渴望来自于那个我们已经遗忘了的、应有尽有的源头。我们好像永远在比较这两种不同的状态,但是很少感到满足。我们内在永远向往灵魂最深处的连接,可是这个世界却不能满足我们的期望。即使那些忘了过去的人,也会一直把完美作为自己的指南针。但是那些清楚地记得的人,就像我小时候一样,会经历感情上的冲突:一方面,我很清楚命运的无限和地球之行的使命;但另一方面,我想念自己的家。不同世界之间的对比太强烈了。


《永恒的脚步》是基于我幼时记载的一些体验。当我母亲问我,我到天堂去了多久,我这样告诉她:‘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现在也在天堂,看我跟您对话。您知道吗?我不记得跟任何人分离。这里就像是一个生命的学校。我在那边的身体是如此的轻。我们都期望有这样的体验,但我同时又在这里。 ’

这画里两个女人其实是同一个人,坐在地上的这一个正在体验这个地球上的生活,而另外一个在天堂,通过这个地球在内的层面生活,她正在把希望的液体注入地球上的自我,我用神秘的金尘来表达。她衣服上的花样象征了永恒的脚步,白衣上的黑花象征了在白色,纯洁、永恒的神性上面,有限生命的黑色脚步。黑衣服上的白花则象征了无限生命的神性留在黑暗和挑战的有限生命上的脚步。 ”

关于这幅画,她写了这样一首诗:

了解生命的含义,就需了解生命前的承诺
不要拒绝自己的生命选择
我们都是志愿者,在撰写自己生命的台词
惊慌失措和焦虑往往不相信真理
观想心灵的方式只有时间
假如你不存在,力量毫无寿命可言
偶尔,我们所予超过所能,只是为了改变别人
破碎的心灵显露神圣的印章
你的诞生只是一刹那,但你却存在了亘古万世

 

在06年时,她还出版了两部书籍。作为一名闻名世界的早年成才的“天才”画家兼诗人,阿琪雅纳把卖画作(以及其印刷品)和书籍赚来的大部分资金都用来扶持家庭和捐助非洲,立陶宛等地区。而且她也一直在参与一些活动,鼓励一些年轻的企业家,帮助贫困地区,让那里的人也能过上辛福的生活。

阿琪雅纳(Akiane Kramarik)1994年七月出生,她还未满月的时候,家里突然接到一个从欧洲打来的奇怪的电话,说在亚美尼亚有一位名叫维多利亚(Victoria)的妇女到处宣扬,一个叫阿琪雅纳的女孩子将来会很有出息。紧接着,那位叫维多利亚的妇人自己也打来了电话,用浓重的俄语口音颇为费劲却又热烈地描述了阿琪雅纳将要经历的激动人心的事。阿琪雅纳的母亲礼貌性地向这位素不相识的妇女表示了谢意,维多利亚说自己是基督徒,而阿琪雅纳的父母亲都不信神,因此大家转身就把她的话忘了。

阿琪雅纳渐渐长大了。她非常爱笑,但也很感性,敏锐,怕羞,言语不多,她喜欢观察一切事物。开始学步的时候,阿琪雅纳就经常带些石头、贝壳、树叶、花朵回家。她爱抚摸衣物的质地,碰触皮肤的肌理。她爱喂养小动物,为它们的生命现象而着迷。她对周围的人有着惊人的直觉,她能透过厚厚的笑的面具看见他们的本相。对童话、幻想之类不真实的东西,她从来也不喜欢。

阿琪雅纳渐渐长大了。她非常爱笑,但也很感性,敏锐,怕羞,言语不多,她喜欢观察一切事物(收藏 akiane.com/pin)
阿琪雅纳渐渐长大了。她非常爱笑,但也很感性,敏锐,怕羞,言语不多,她喜欢观察一切事物( akiane.com/pin)

阿琪雅纳四岁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她悄声告诉妈妈:“今天,我遇见了上帝。”这是她初次遇见主耶稣。她永远记得耶稣对她说的话:“你必须去做,我会帮你,你就可以帮助别人。”主的声音是那么的慈爱、安静和美丽!她回应道:“是的,我做!”阿琪雅纳体验了与上帝同在的生命是多么美好,并因此常常提到和上帝有关的事。

她悄声告诉妈妈:“今天,我遇见了上帝。”这是她初次遇见主耶稣
她悄声告诉妈妈:“今天,我遇见了上帝。”这是她初次遇见主耶稣( akiane.com/pin)

那时,她的父母没有信仰,所以并不理解女儿的言行。但渐渐地,母亲开始越来越多地体会到,女儿的经历以及她分享自己的那些梦和异象,确是实在的经历。就在那一年,阿琪雅纳的全家都信了主。虽然家境还是贫寒,这个家庭初尝了难以言说的喜乐、和谐与平安。

虽然家境还是贫寒,这个家庭初尝了难以言说的喜乐、和谐与平安
虽然家境还是贫寒,这个家庭初尝了难以言说的喜乐、和谐与平安( akiane.com/pin)

从那时起,阿琪雅纳开始试着用画笔描绘自己梦中所见到的异象。家中的墙壁、窗户、家具、书页,凡她手能及的地方,甚至她的腿上和手上,都画满了数以百计的肖像和图形。有时候,她闭着眼画;有时候,用牙齿咬着或用脚趾夹着铅笔画;有时候,用炉中的炭画;有时候,从菜园里摘来水果、蔬菜,把它们当作颜料涂抹在墙上。她尤为喜爱画肖像,不画到维妙维肖,不画到神情毕现,她绝不肯罢休。她告诉妈妈:“在上帝那里,他教我画画。”阿琪雅纳画光的居所,光圈套着光圈,无穷无尽的圆……“这是上帝住的地方。”她说:“在那儿,我走路说话的时候,植物也移动也歌唱,好像它们会思想。在那里真好,我听,凡在那里的都听,上帝就在那里。”

在上帝那里,他教我画画
在上帝那里,他教我画画( akiane.com/pin)

六岁的时候,阿琪雅纳开始用油彩棒画画,家里人这才意识到她确有独特的天赋。七岁,阿琪雅纳开始直接用油彩画画。若是画整个人物,她最爱用丙烯酸树脂,画人物肖像,她就用油画颜料。每天早晨四点,她就起床,一周工作五、六天,先在画室作画,然后写诗和格言,她的诗常常是整首孕育的。每天工作四到五个小时。在画油彩画之前,她时常画许多草图,直到满意了,才着油彩。她专心画每一幅画,一次只画一幅,直到定稿。平均每幅油画或丙烯画,都要花上她一百至二百个小时,此后她一直保持了每年八到二十幅画的出产量。

六岁的时候,阿琪雅纳开始用油彩棒画画(
六岁的时候,阿琪雅纳开始用油彩棒画画( akiane.com/pin)
七岁,阿琪雅纳开始直接用油彩画画
七岁,阿琪雅纳开始直接用油彩画画( akiane.com/pin)
她专心画每一幅画她专心画每一幅画( akiane.com/pin)
一次只画一幅,直到定稿( akiane.com/pin)
【13岁作品(2)】Infinite Perspective(无限的视野),2008年(Akiane Kramarik)
【13岁作品(2)】Infinite Perspective(无限的视野),2008年(Akiane Kramarik)
她专心画每一幅画
她专心画每一幅画(Akiane Kramarik)

当那些与阿琪雅纳年龄相仿的孩子们刚刚步入学堂的时候,对真理的探索就已成为阿琪雅纳的人生目的了。阿琪雅纳想让人们在她的画作中找到希望,她的每一幅画作都有着同一个目的:对他人是一个激励,成为给上帝的献礼。因为阿琪雅纳的最大的希望就是:人人都爱上帝,都爱人如己。她要以她的全部生命向这个世界分享她对上帝的爱和对人的爱。

 

如今的她早已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童话般的人物了,人们称她为神童。迄今为止,美国的国家电视节目,还有国际电视节目,包括《时代》周刊在内的二十五家杂志都对她作了专文介绍。阿琪雅纳九岁起就连年在美国爱达荷州、北卡罗莱纳州、艾奥瓦州、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维吉尼亚州等十个州举办个人诗画展;十岁和十一岁在艾奥瓦州宗教艺术博物馆举办个人诗画展。她的网站的年点击率超过了1.5亿次。她被伦敦和美国的艺术机构选为二十位最有成就的视觉艺术家之一。这位国际知名的美丽小女孩,被认为是有史以来唯一的诗歌和绘画两栖天才儿童。

阿琪雅纳数年如一日地作画、写诗,每一个作品都是全身心的投入,但对她而言,这绝不是全部的,甚至也不是主要的动因。她认为那些好的作品,即使是在创作之前,就已经有了自己的个性、生命,作品的成败在于有没有尊重这种生命。真正的作品就是一种恩赐。九岁时,阿琪雅纳这样描述了自己的体验:“我教导,他们就走开;我倾听,他们就来了;我的力量在于我的缄默。”

阿琪雅纳有一个梦,她相信这是上帝给她的异象:“我要帮助非洲和其它地方有需要的儿童们,特别是在立陶宛有所谓的’垃圾儿童’,他们生活在垃圾中,两、三岁的孩子常常因争食物而被杀。他们需要食物和医药,需要免费医院。我想为他们建一所免费医院。”

阿琪雅纳把卖画作和书的钱绝大多数都捐献出来了。她还即将为非洲艾滋病危机开始环球募集资金的活动。谈到女儿即将开展的事工,阿琪雅纳的母亲说:“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要如此发展,但我们真是充满对上帝的感恩!”对此,阿琪雅纳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我是一个蒙了上帝的祝福的人。我之所以蒙祝福,必然有一个理由,而且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去帮助其他的人。”

阿琪雅纳的画作中,最宝贵、最著名的就是下面那两幅耶稣基督的油画。复活的主耶稣的慈容多次显现在她的梦中和异象之中,让阿琪雅纳难以忘怀。她说:“我总是思想着主耶稣,总是言说着主耶稣。”于是她起意要画主耶稣。有近两年的时间,她站在超级市场、商场、停车场、城市大街,看成千上万的面孔经过,想要找一个像梦中所见的耶稣面容的模特儿,就是找不到。最后,阿琪雅纳请全家为这件事情祷告,求神把最合适的人送来。阿琪雅纳还求了印证,就是让他从前门进来。

想要找一个像梦中所见的耶稣面容的模特儿,就是找不到
想要找一个像梦中所见的耶稣面容的模特儿,就是找不到(Akiane Kramarik/pin)

祷告完的第二天下午,她家前门的门铃响了,阿琪雅纳看见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他有着一种暖暖的笑容,一双有力的手。举止谦卑而又泰然自若,蓄着微微卷曲的头发,还有轮廓鲜明的浅浅的胡须,这与她在梦中所见的主耶稣的容貌颇为相仿。他走进来,说他是一位木匠。他的声音低沉而平和。 ——木匠? !那正是主耶稣出来传道之前的职业!她悄声对妈妈说:“就是他!我的模特儿!”她就请这位木匠给她当模特儿,木匠同意了,但他是一个谦卑的基督徒,在给阿琪雅纳摆了一阵姿势后,他觉得自己不配作为耶稣的模特儿,便回去了。阿琪雅纳想完成自己的作品,就心里暗暗的求上帝让她画完。两天后,木匠打来电话,说他愿意当模特儿,这就是阿琪雅纳的画《 和平之君 》的来由。


于是阿琪雅纳马上跑回自己的房间,画了几十张各种角度的草图。她发觉,主耶稣的眼睛从各个角度看着她,在充满着苦楚的人世,有天国的光垂照下来。一股伟大的力在她的血管中旋流着。她倾注了极大的喜乐和爱,描绘着早已在胸臆间呼之欲出的复活基督的形象。她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为了能够画好眼睫毛,她甚至剪了一撮自己的头发,做成一只细毛笔。短短四十个小时,创作就完成了,这就是油画《和平之君》。接着,阿琪雅纳又创作了另一幅基督画像《父啊,赦免他们! 》,也是她梦中异象的记录。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父啊,赦免他们! 》(Akiane Kramarik/pin)

阿琪雅纳最得意的自画像是下面这幅《创造的同工》。是她刚满十一岁时画的。她站在黝黑的星空之中,她的身姿与浩瀚的星空溶为一体,左手握着几柄画笔,右手举着一枝画笔去点一颗熠熠生辉的星星。阿琪雅纳说:“我要表达创造的同工之乐与对上帝的大爱和智慧的敬畏。我的调色板是宇宙,我的画笔从繁星上蘸取颜色。”看阿琪雅纳,只看到她的技巧与才华是不够的,因为她的画作和诗歌中有一些更有意义、更加宝贵的东西。或许,说阿琪雅纳的自画像是与上帝相遇的心路历程的记录,反而更准确些吧!

阿琪雅纳最得意的自画像是下面这幅《创造的同工》。是她刚满十一岁时画的(Akiane Kramarik)
阿琪雅纳最得意的自画像是下面这幅《创造的同工》。是她刚满十一岁时画的(Akiane Kramarik)

阿琪雅纳四岁的时候,她曾用铅笔勾勒过一幅女孩子的像,给她的妈妈看:“这是她--我的守护天使。她的牙齿雪白,她的眼睛会说话。 ”十岁,她尝试用丙烯酸树脂画她的那位守护天使,身穿雪白的长袍,从头及脚,覆盖着圣洁权能的轻纱。 “她的翅翼是人的眼目看不见的,她的双臂向前平伸着,托住她奉差来看顾的。”

十一岁,阿琪雅纳又画了同一位天使的坐姿,同样的装束,她倾着身子,凝神向上瞻望着。阿琪雅纳描述道:”她的头发金黄,面容纯美,英姿勃发,她所注目的是具有永恒意味的东西。永恒是什么,并没有向我显明。”下面欣赏阿琪雅纳画作:

 

由此可知,人说话的能力,写作的能力,创造的能力,都不是凭空而来的。这种能力是一种奇异的恩赐,是上帝按他的形像造每一个人时,按他的心意所成就的一部分。上帝拣选了一些能听的耳,使他们的口中有活水涌流;拣选了一颗颗纯洁的心,作为调色板,让他的光在那里解析,给他们披上一道道的彩练,这就不仅仅是一件奇事了!

上帝拣选了一个未经人工匠气雕琢的孩子,给她唯真、唯善、唯美的梦,赐她绚丽奇伟的异象,授她一把以星座命名的琴,让她口舌来言说,让她巧手来描绘,这就不仅仅是一件奇事了!在这个人心不古、物欲横流的世代,上帝给了我们一个画梦的孩子,一个对主耶稣渴慕、聆听并且实行她所听见的话语的孩子,他要从中我们看见的是什么呢?看哪,上帝奇妙的作为,一切的荣耀和赞美都归于万福之源:我们的造物主、管理者和救赎主!

责任编辑:李文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