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脸书和推特 :大选舞弊主力军?!

0
138
脸书和推特 :大选舞弊主力军?!(视频截图)
脸书和推特 :大选舞弊主力军?!(视频截图)

【明德网】自从美国大选进入悬而未决的阶段后,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很多“该文包含有争议的、不实信息”或者”某某媒体推测拜登是今年大选的胜出者“等提示,而这些信息提示在历年的美国大选中还从未出现过。今年大选中的舞弊欺诈事件令人震惊,左派腐败政客和左派媒体是破坏选举的主导力量。此外,不断有证据显示,脸书和推特也涉嫌参与其中,它们通过输送利益及钳制言论自由为民主党“助选”。

美国大选中的舞弊欺诈事件实在令人震惊。大纪元作者田云:正如川普总统11月5日所言,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来自大媒体、大财团、大科技公司的干扰。

脸书总裁试图以巨额资金影响选举结果。

11月6日,美国保守派媒体《世界论坛报》发表了一篇报导,披露脸书总裁扎克伯格试图以资金输送影响选举结果。

文章介绍,10月19日,在宾州中区法院,“宾州选民联盟”(Pennsylvania Voters Alliance)、数名公务员及候选人等提起了一项诉讼,原告们指出,扎克伯格向非盈利机构“科技与公民生活中心”(Center for Tech and Civik Life/CTCL)提供了1000万美元,明确要求费城开设不少于800个新投票站,所提供的资金还包括法官的“酬劳”,以使他们“监督计票和处理对于计票结果的争议”。

“科技与公民生活中心”成立于2012年,总部在芝加哥,管理者是前总统奥巴马任命过的工作人员及民主党负责选举事务的官员。

今年9月,扎克伯格在脸书发的帖子中承诺,将向CTCL投资2.5亿美元,帮助地方政府应对11月大选所需的人员、培训和设备资金。 10月份,扎克伯格宣布他和妻子将再次向CTCL捐款1亿美元,称这是为了巩固投票基础设施建设。

堪萨斯州前检察长菲尔‧克莱恩(Phill Kline)支持宾州的诉讼。他作为保守团体the Amistad Project的总监,也在进行针对脸书和CTCL的相关调查和法律诉讼。

克莱恩表示,扎克伯格正在利用CTCL,向数个摇摆州的左翼据点输送数亿美元资金以影响选举结果。这是一个由党派活动家设计的以支援疫情为幌子的计划。

克莱恩在一份新闻稿中声明,今年,扎克伯格向选举管理部门提供的资金几乎与联邦政府一样多。美国人民有权知道是什么驱使他采取了这一非同寻常的行动以及所有资金的去向。

加拿大政治评论员斯坦恩(Mark Steyn)认为,现在,摇摆州的选举成了脸书的子公司——“投票书”(Votebook)。

美国WJLA电视台10月10日报导,the Amistad Project向法庭呈交的文件显示,在扎克伯格宣布出资2.5亿美元后的一个月内,CTCL向密歇根、宾州和威斯康星这三个选举关键州的十几个城市和县提供了近2600万美元。在2016年大选中,这三州的百分之七十六的选票投给了希拉里。

10月14日,美国的Just the News新闻网报导,扎克伯格称,这项出资是为了“安全的选举”,他和妻子“致力于确保每一个州和地方选举机构拥有足够的资源,以供美国民众投票。”

然而,事实打了扎克伯格的脸:在宾州和密歇根州,出现了大量的选举舞弊及违规事件,性质十分严重。费城选举官员公然违抗法官的命令,拒绝共和党监察员合理监督计票,警方拒绝到场提供​​协助。在底特律,计票中心的窗玻璃被工作人员用大纸板挡住,不让外面的人看清室内情况……

在此不透明、不公正、甚至违法操作的情况下,拜登【相关阅读:左媒紧急宣布拜登当选!川普放辣招,白等傻眼!证人井喷,法律诉讼全上,沼泽干了】在几个摇摆州的得票率在一夜间飙升,这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扎克伯格的慷慨捐助呢?

推特和脸书压制言论自由

10月14日、15日,《纽约邮报》独家曝光了亨特拜登与乌克兰和中共勾兑的一些证据,证实乔拜登亦卷入此腐败丑闻,而他之前声称的从不与儿子讨论海外交易分明是谎言。

出人意料的是,推特和脸书对《邮报》的报导快速展开封杀,禁止用户转发该文或分享新闻链接,还一度封锁了《纽约邮报》和川普竞选连任团队的官方账号,白宫新闻发言人Kayleigh McEnany、好莱坞影星James Woods等人的私人账号。

推特称,《纽约邮报》消息的真实性未经证实,资料有可能是被骇客窃取的。但是,拜登父子却没有否认报导中的任何具体内容,包括相关电脑、电邮、人物和事件等。

对于两大社媒巨头的封杀之举,川普总统、共和党政要、保守派媒体及川普支持者同声谴责,就连个别左派媒体也称这是“不寻常”。另一方面,拜登竞选团队10月16日表示,他们对推特及脸书的审查作法并无异议,甚至感到“高兴”。

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11月2日,部分旧金山湾区民众在推特总部前集会,抗议推特钳制言论。活动组织者之一Philip Anderson批评推特“错误地让人们消声、错误地封号。”据他介绍,在11月1日一天里,Instagram和脸书就封禁了超过3,000个保守派选民的账号。

旧金山市民李爱晨因为分享了有关亨特·拜登的丑闻也被推特封号。她认为,像推特、脸书这样的大公司在干扰大选,“这是一种叛国的行为!篡改选举,这对美国没有好处,我们需要阻止它。”

11月4日,保守派人士Kylie Jane Kremer在脸书发起了“停止窃取选举”(Stop the Steal)的群组,22小时内吸引了36万5000人加入,结果脸书关闭了这个群体,并禁止张贴“#StopTheSteal”的标签。

11月4日凌晨,川普总统在几个关键州忽然停止计票后,发推说:“我们势态强劲,可他们却要偷走选举。”大约5分钟后,推特阻止用户回复、分享及点赞总统的这条推文,理由是该文“包含有争议的、不实信息”。

11月7日早,川普总统连发4则质疑大选欺诈的推文,全部被推特屏蔽。推特给出的提示称:“该推文中分享的部分或全部内容存在争议,可能对如何参与选举或其它公民程序产生误导。”

请问,推特的审查员以何标准来判定“争议”和“误导”?

当今最大的争议性事件就是充斥着舞弊的美国大选,最大的误导性假消息就是乔拜登“当选”。

目前,共和党已经收到了数以千计的举报线索和大量证人证词,证明民主党一方有预谋地进行选举欺诈。川普竞选团队已经和将会提出多起法律诉讼,几个关键州还在统计选票,川普总统没有认输,选举没有结束。

11月9日,美国“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发文表示,该网站没有承认拜登拿下了宾夕法尼亚州,他还未拿到当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

事实摆在眼前,推特不屏蔽左派媒体和拜登宣布“胜选”的有争议性内容,却坚决阻挡总统和民众要求彻查欺诈的呼声。推特的双重标准让人无法接受。

责任编辑:李文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