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媒体在北京抱怨后撤下台湾外长采访 令媒体分析师震惊

0
2014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

【2023年11月22日讯】媒体分析人士批评一家泰国广播公司在中国驻曼谷大使馆发出抱怨后,决定删除对一位台湾主要官员的采访。

泰国公共广播公司(Thai PBS)于11月3日播出了对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的采访。吴钊燮在采访中批评了中国要求台湾与中国大陆统一的压力,该采访随后发布在泰国公共广播公司的YouTube频道上。

11月11日,中国驻曼谷大使馆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对这次采访提出批评。

自治的台湾拥有2300万人口,但中国坚称对台湾拥有主权,认为台湾是一个分离的省份,有朝一日将会与大陆“统一”。

中国大使馆的声明称吴钊燮为“台独分子”,并称这次采访“伤害中国人民感情”。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也加入了公开批评。该媒体没有点名泰国公共广播公司,但呼吁泰国媒体“切实纠正有关错误行为”。

在这些声明发表后不久,泰国公共广播公司的采访从该广播公司的YouTube频道上消失了,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解释。

泰国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周二(11月21日)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已确认该采访已被下架。

“我们还要求泰国公共广播公司配合,对此后更多此类性质节目的发布持谨慎态度,”声明说。“本委员会呼吁所有各方坚持‘一个中国政策’,泰国遵循这一政策,并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

泰国和其他180个国家承认的一个中国政策声明 ,中国名下只有一个主权国家。然而,该政策给台湾留出了模糊地位,至少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认为是这样。

多年来,媒体分析人士记录了中国官员对外国新闻媒体施加压力的努力,这些媒体的报道被认为批评了北京的政策。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22年的一份报告发现,中国曾试图影响30个民主政体中18家外国媒体。泰国没有被纳入这项研究,但研究人员发现了诸如骚扰当地媒体等趋势。

接受泰国公共广播公司采访的台湾外长吴钊燮在前身为推特(Twitter)的X平台上评论了对其采访的删除,称中国对泰国媒体的批评“太有趣了,令人难以置信”。

“中国在新闻自由方面排名世界最差,但向泰国的媒体传授如何自由,”该帖子中的一部分说。

根据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编纂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国是全球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之一,其媒体环境在全球排名第二恶劣。

采访被删除并没有让泰国的评论员们感到惊讶。

“完全在意料之中,”曼谷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副教授兼中国事务专家瓦萨纳·黄苏拉瓦(Wasana Wongsurawat)说。

“泰国公共广播公司面临来自政府更大的压力,因为他们的经费是政府税收,而政府正式承认一个中国政策。泰国公共广播公司更容易受到这种压力,”黄苏拉瓦告诉美国之音(VOA)。

泰国公共广播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该国第一家公共广播公司。该媒体机构的资金来自烟酒税收入,而不是政府直接补贴。其网站指出,任何资金都不得损害其独立性或公共广播公司的授权使命。

中国是泰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但近年来,一些记者和外国政府对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表示担忧。

“我认为他们(中国)只对泰国公共广播公司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泰国公共广播公司可能会受到政府的压力,” 黄苏拉瓦说。

“如果是私营媒体公司或非政府公司,我认为中国大使馆不会以这种方式回应。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谈论中国如何试图影响泰国媒体。”

言论自由组织审查指数(Index on Censorship)的主编杰米玛·斯坦菲尔德(Jemimah Steinfeld)称,这次采访的删除对泰国来说是“有害的”。

“可悲的是,这不是北京的长臂第一次伸进泰国,”斯坦菲尔德说。“这也符合北京在海外干预的更广泛模式,他们将媒体作为控制叙事的一种方式。”

斯坦菲尔德指出,2020年,中国要求一家丹麦报纸就与冠状病毒大流行有关的漫画道歉。2023年,一名荷兰记者表示,她成为一次攻击目标,而该攻击旨在阻止她报道中国在境外施加的威胁。

中国在泰国也曾有过这样的做法。2021年,两名中国商人与一家泰国独立出版社接洽,如果该出版社所有者关闭业务,他们愿意提供大笔资金。

泰国山雁出版社(Sam Yan Press)以出版有关言论自由、人权和民主的书籍和翻译著作而闻名,其中包括对中国中央政府的批评观点。出版商拒绝了将其关闭的努力。

设在曼谷的《新新闻英文报》(Khaosod English News)报道泰国的记者普拉维特·罗亚纳普鲁克(Pravit Rojanaphruk)称,删除泰国公共广播公司的采访的做法“令人震惊”。

“这是一件非常令人不安、令人震惊的事件,只会造成中国和泰国之间进一步的不信任,在大多数具有民主思想的泰国公民中,而不仅仅是记者中间,”他告诉美国之音。

“我认为中国大使馆没有注意到或懒得注意到的是,泰国媒体并不总是必须服从泰国政府的路线,”他补充说。

但是他说:“我们确实明白,泰国政府是一个有着明确的一个中国政策的政府。”(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