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逸飞专栏】僧敲月下门

0
292

作者:文逸飞

贾岛原是位贫士,还曾经做过和尚,他写起诗来字斟句酌,有时甚至两句诗要修改上三年才满意。

有一次他来到长安,顺路拜访朋友李凝,却刚好没遇上,于是便自个儿骑着毛驴,边走边吟起诗来。诗才作完,就又开始觉得不满意了,因为其中两句:「鸟宿池中树,僧推月下门。」似乎不大对劲。

究竟夜半客人来访时应该是「推」门好,还是「敲」门实在呢?到底哪个字更得诗意?贾岛就这么反反覆覆地酌磨着,口中「推」、「敲」,「推」、「敲」呀念个不停。

推门的动作好像太轻了,有点偷偷摸摸的;半夜敲门又会吵到人,显得浮躁。他像个书呆子般喃喃自语,还做着推门敲门的手势,一个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轿子。

这下不得了,原来轿中坐的可是一位官员呀。贾岛随即被人押解到轿中官员面前。

「你在做什么呢?为何看见轿子到了还不让开!」

贾岛据实回答,没想到轿中人不但不怒,反倒哈哈笑了。

原来轿里正是当时在吏部任官的知名古文家及诗人韩愈呀!

韩愈让贾岛把整首诗说一遍,干脆下轿与他一块儿「推敲」起来。最后,韩愈说出了结论:「还是『敲』字好!」

毕竟径自推门而入太不礼貌了,而且夜半敲门的声音,划破寂静,反而更凸显出万物的沉寂,「以动衬静」,增添诗意呀。

贾岛连连拜谢,这首诗就这么定下来了:

〈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白话翻译:
悠闲地住在这里,没有什么邻居。
对外就是一条长满草通向荒芜园林的小径。
鸟儿们在池边的树上歇息着,
一个僧人在月光下敲门拜访。
走过小桥乡野的景色就分成两类了,
移动脚下山石,云气像失去了牵绊而飘起。
我先暂时离开这里,不久还会回来,
我们在约好的日期里相见,绝对不会食言。

这首诗清幽闲逸、语言质朴,描绘出了一位独立于世外的高士幽居;「僧敲月下门」句更如画龙点睛,使全诗于沉静中带着生动,超然而不凝滞。

首联以「闲居」、「少邻」,与极简的景致点出了一个「幽」字;颔联僧人来访,仿佛冲破了「出世」与「入世」之隔离;颈联似虚似实,木桥两端判然不同的风景,移石得到解脱的云气,暗示了一念之间仙凡分别的结果。最后,作者与主人殷勤相约,离情依依中吐露了贾岛深藏内在的心声:「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穿着僧袍的他「虽然暂时云游人间,但绝不会忘记了修炼的初心,必将从红尘中归来!」

贾岛对韩愈再三拜谢,两人变成了好朋友;韩愈骑上马,与贾岛一路讨论著诗文回去。

一如月下划破寂静的声响,贾岛与韩愈的相逢,也敲开了他人生与仕途的大门。贾岛后来以韩愈为师,并正式还俗参加科举,只可惜内向孤静的性格,使他郁郁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挤、贬谪,与谤议间度过。

会昌三年,贾岛被任命为普州司仓参军迁司户,还来不及领命。就过世了。

贾岛毕竟成名了,他的苦吟传遍了天下。但「暂去还来此」的允诺终究没有实现。

或许正如山石压住了云气,好诗的心也限制了贾岛的自在与慧根;而「推敲」一语,却成了人们从此再三考量、斟酌生命之词。

 

《独钓寒江雪》书封 ◎文津出版社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 ─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 》文津 出版
明德网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