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3条通过 李嘉诚儿子叹气后卸任要职

0
1131
李嘉诚儿子李泽钜

【2024年03月24日讯】香港23条立法刚刚通过,3月22日晚,香港长江和记实业公司公布,李嘉诚儿子李泽钜不再担任集团联席董事总经理。他在卸任前一天叹气说,香港人近年来过得“挺辛苦”,希望香港保住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言语中透露出对香港前景的担忧。

李泽钜:香港千万要保住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22日晚,李嘉诚家族企业香港长江和记实业(长和)公司公布,李泽钜不再担任集团联席董事总经理,但将继续担任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

在此前一天,李泽钜掌控的长江实业集团(长实)公布2023年业绩,营收及净利皆下跌。长实及合营企业的收入为710.82亿港元,年减10.65%,获利173.4亿港元、年减18.7%。其中房地产销售收入131.53亿港元,比上年下跌48.9%。

集团主席李泽钜在业绩记者会上表示,房地产利润下降,这是意料中事,“我相信整个投资界都是预期今年的物业发展盈利会比之前有差距”。

李泽钜被记者问到,对于香港整体经济有何评价。他叹了一口气,直言港人近年来经过了一浪接一浪的风浪,先有2019年的“社会运动”(即反送中和平抗争)、2020年后面对疫情(中共病毒疫情),现在经济又放缓,“香港人挺辛苦”。

他强调,香港“千祈、千祈要保住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他说,全世界只有几个城市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是其中一个,可以说是来之不易,一定要保住。至于如何提振香港经济,要看香港政府有何计策。

李泽钜这番言论,透露出他对刚刚通过的香港23条立法对香港经济和金融的影响深感担忧。

香港立法会3月19日火速通过备受非议的第23条立法,引发国际舆论谴责。美国国务院迅速回应,批评第23条立法“加快了香港由开放社会走进封闭的进程”,美国政府会毫不犹豫地谴责负责的港府官员。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22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23条会让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中共把香港由宝地变成了废墟。由美国国会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准备在3月底撤离香港。

另外,根据英国金融机构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纽约及伦敦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香港则连续四届不敌新加坡,排名全球第四。而在“经济学人智库”的全球营商环境排名中,香港由去年第七位跌至今年第九位。

李嘉诚提前跑路 抛售中港资产 知情人爆内幕

李嘉诚家族企业长实集团近年在香港的投资减少。对此,李泽钜在记者会上表示,长实目前在香港还有8个地产项目,他强调不论投地或补地价都要看回报率,回报率决定一切。如果发展地产的利润较低,就会将资金投放在别的行业。

自2019年爆发反送中运动以来,中共操控港府打压香港民主人士,强推《港版国安法》,更通过第23条立法,使香港的自由、法制遭到严重破坏,大批港人移民或逃亡海外,香港经济遭受重创,房市也陷入低迷。

2023年8月,长实集团罕见以低于市价最多近三成的价格,抛售香港新建楼盘,引发热议。有分析人士指,长实大幅折价抛售可能是想回收资金,投资其它项目。

过去几十年来,香港首富李嘉诚曾经是中共领导人的座上宾,他不仅在中国大陆大量投资,还帮中共承揽国际项目。但中共党魁习近平上台后,李嘉诚迅速从大陆撤资,甚至连香港的一些项目也转移它国。

李嘉诚家族从中港撤资,被称有先见之明。独立时评人蔡慎坤透露,李嘉诚撤离中国与习近平有关。

今年1月22日,蔡慎坤在海外X平台撰文透露,象李嘉诚这样的传统商人很在乎政商关系,习近平任副主席时曾单独会见过李嘉诚和李泽矩。但2013年习上位后,并没有按惯例接见香港家族财团大佬,一直到2014年9月22日,习才会见了以董建华为首的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其中包括李嘉诚。

蔡慎坤透露,李嘉诚一直希望单独拜见习,报告通过中办递交上去,却迟迟没有回复。李嘉诚在北京等了两周,不得不打道回府。他回到香港立即召集核心成员,做出撤离中国的重大决定,而且要求低调行事,不露声色。

2015年,中共党媒新华社《瞭望智库》发表题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指责李抛售大陆资产,是“过桥抽板”。此时外界才知道李嘉诚从中国大规模撤资的消息,而那时,李嘉诚旗下的项目和土地几乎都已易手。

李嘉诚与中共越走越远

对于李嘉诚的“跑路”之举,许多媒体称,这意味着他对中共不抱希望,同时也是对“一国两制”的不信任。

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李嘉诚并未和其它香港富豪一样明确表态支持中共和港府,相反却刊登“黄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广告,呼吁当局停止暴力,这使他与中共当局越走越远。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出自唐代李贤的名诗《黄台瓜辞》,全文内容是:“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李贤是武则天与唐高宗的儿子,高宗死后,武则天为实现称帝之梦,连番逼害自己的儿子。李贤在临死前留下此这首诗,他借此劝告武则天,不要再对子女赶尽杀绝。

李嘉诚引用此诗,被认为是在暗示中共当局不要对香港青年赶尽杀绝,他也因此遭到中共党媒的猛烈抨击。(新唐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