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逸飞专栏】湘女多情:瑟

0
1159
明 文征明〈蕉阴仕女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提供)

作者:文逸飞

相传古代的瑟有50弦,《汉书·郊祀记》载:「太帝命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能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

相传,尧帝的两位美丽女儿,一位名叫娥皇,一位名叫女英,都嫁给舜帝做妃子。

后来舜帝南巡,病死于苍梧,葬在九嶷山下。二妃苦苦追寻,直到湘江边上;眼看江水茫茫,无法顺利济渡;九座山峰,山势相仿,不知何处才是夫君埋骨之处?只能远望着九嶷山哭泣,最终悲恸而亡。她们的血泪染红了身旁的青竹(后来名湘妃竹),美丽的灵魂成了湘水之神。

从此,路过的旅人总会在明月高悬的晚上,听到江面传来阵阵乐声;那就是湘水之神引动云雾,弹奏清冷的瑟曲,娥皇和女英在思念着夫君;而她们凄苦的乐音,总使旅客悲伤难禁。

许多诗人都谈起这段美丽的故事。屈原〈远游〉篇:「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其中所说的「湘灵」,便是娥皇女英。

唐朝时,才子钱起赴长安城参加科举考试,途经镇江,在旅舍住宿了一晚;夜里忽梦至湘江畔,听得有人不断吟哦:「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钱起一觉醒来,只觉诗句清丽无比,却不知所由,始终难以忘记。

钱起来到了长安城,应试时揭开诗题一看,有一道题便是「湘灵鼓瑟」。他奋起才华赋诗,初时文思泉涌,到最后却怎么也想不出好的结尾了。忽然灵机一动,想起梦中所闻诗句,于是就将它填了上去,完成了他的试卷。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
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
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湘江之神最擅长抚弄云雾和瑟曲,
旅人在湘江旁常常都能听闻尧帝之女(娥皇与女英)演奏的乐音。
那清妙动人的乐声呀,使得河神都不由自主舞蹈,
而流放楚国的诗人(屈原),却因而悲伤地不忍卒听。
即便是坚强的金石,也要因这悲苦的曲调而忧凄,
那清冽的音声,可一直上升到不尽的宏宇虚冥。
苍梧山上帝舜之灵也被这如怨如慕的倾诉感动,
水边的白芷,因此而播送出更浓郁的香气。
流水把乐音传遍了湘江两岸,风儿拥着这悲伤吹过那洞庭。
一曲终结,却不见那鼓瑟之人,
只看到江上的九座山峰,依旧青翠伫立。

这首诗歌颂着美丽的湘水神,和那凄清无比的瑟曲,文字清丽,充满奇幻的色彩,却又传达出坚贞的心意。尤其是最末两句,主考官李暐读到后赞叹不已,再三吟咏,评为绝唱。钱起也因此顺利考上了进士,授官秘书省校书郎。

许多人认为钱起是得到了鬼神之助而写就这首不凡的诗,因此称此诗为「鬼谣」。 (《旧唐书‧钱征传》)

或许不是诗人得了鬼神之助,而是等待千年的湘女,盼望能借诗人之笔将她们的心意倾吐。提醒人们千万不能忘记帝舜无私的伟大,还有爱情最最可贵的纯净与坚贞。

 

《独钓寒江雪》书封 ◎文津出版社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 ─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 》文津 出版

明德网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