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越南行成果空洞 两国互信仍步履维艰

0
2004
资料照片: 23年12月12日越南党总书记阮富仲(右)与习近平在河内会晤

【2023年12月14日讯】12月1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了对越南为期2天的国事访问。观察人士分析,尽管双方看似签署多项协议,但实质的合作有限,河内似乎不愿接受北京的“命运共同体”说法,中越也没有就南中国海冲突达成共识。

在与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举行会谈后的第二天,12月13日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返抵中国,结束对越南的国事访问。

中国和越南官方在习近平回到中国后随即发布联合声明,表示为积极推进中越双方的下阶段合作,之后将聚焦“政治互信更高”、“安全合作更实”、“务实合作更深”、“民意基础更牢”、“多边协调配合更紧”,以及“分歧管控解决更好”的六大方向。

根据中国官媒刊载的联合声明中文版,中国和越南表示,为继承和弘扬“中越情谊深,同志加兄弟”的友好传统,进一步深化和提升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一致同意“构建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致力于造福两国人民”。

尽管同样以“同志加兄弟”的措辞形容中越关系,但美国之音观察到,越南官媒刊载的联合声明英文版及越文版,并非使用“中越命运共同体”用词,而是用“越中未来共享共同体”(英文:Vietnam-Chin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越文:Cộng đồng chia sẻ tương lai Việt Nam – Trung Quốc)这个词汇。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研究所副教授陈宗岩对此分析,这显示中国的“命运共同体”用词可能是写给中国国内的民众看,但越南或是其他国家的媒体能使用不同的词汇去描写,很可能代表河内被北京允许,能用不同的角度去解释这项概念。换句话说,中越双方在翻译上各说各话,凸显双方对于中国的 “命运共同体”一词未有共识、甚至对于其中逻辑和精神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一个共同体各自表述

陈宗岩告诉美国之音:“按照中国(的说法),‘命运共同体’不就变成是中国怎么做、越南基本上一定要跟着,这不太可能,越南跟中国有这么多历史上的爱恨情仇,它一定还是很想要有比较独立自主的对外关系,它不太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中国的小老弟,然后两个命运是绑在一起的。但是它们可能可以比较接受的是,这个区域怎么发展都会影响到中国、也一定会影响到越南。”

“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是2013年由习近平提出的概念,其五大支柱包含所谓的“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及清洁美丽”。

但一些观察人士认为,河内依然不是很肯定到底“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胡志明市法律大学讲师黄越(Hoang Viet)稍早就对美国之音表示,“人类命运共同体”仍是个模糊概念,且在越南明确表示不选边的情况下,其参加共同体可能被其他国家认为是在选边站。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区域战略与政治研究项目资深副研究员何皇合(Ha Hoang Hop)则对美国之音说,这种模糊的措辞,可以给中方及越方都有着各自的解释空间,让北京和河内暂时抛开台面下不算太融洽的关系,加强两个同属共产党国家的友谊。

何皇合说:“越南领袖称越南和中国一致同意建构未来共享共同体,这个口号是根据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制定的,双方也能在采用’命运共同体’或’共享共同体’等措辞的情况下,让两国关系非常安全地持续往前,所以双方接受了联合声明两个版本之间的一些差异。”

实质经济合作有限

中越联合声明除了谈到政治方向,也在经济合作上有所著墨。声明的“务实合作更深”项目中提到,双方将持续“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两廊一圈’建设”,以及在投资、贸易、财政金融、粮食安全与绿色发展等领域合作。据报,中越两国已签署了30多项协议。

不过,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教授杨昊认为,尽管联合声明洋洋洒洒列举了多项中越将扩大合作的项目,但实际效益仍有待观察。

杨昊告诉美国之音:“坦白说,中国自己内部的(经济)问题其实没有那么快解决,当然它会找寻比较明显的成就例子来作为出口。‘两廊一圈’是越南早期在提整个泛北部湾扩大的构想,当然这跟中国的‘一带一路’也有对应的现象,但是一定是像声明里面讲的‘共建一带一路’?‘共建一带一路’其实是中国希望用的词汇。但是越南还是国家利益优先,从前几年来看,不会这么轻易地让中国‘一带一路’在越南执行。”

中山大学的陈宗岩也说,“一带一路”倡议先前遭外界指称,让多国陷入债务危机而形象受损,同时部分国家因忧心,与“一带一路”有关的基础建设可能与中共国安势力有关,而不愿在国内推动相关计画,再加上中国目前自身的经济困境,种种迹象显示,河内恐怕还是会对加入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小心翼翼。

陈宗岩说:“现在有愈来愈多国家是在防范国家安全,中国现在自己本身内部的经济这么不好,你说它还有办法把国家这么庞大的资源,全部都拿去对外经济投资吗?所以我个人是不看好,’共建一带一路’代表说,越南跟中国在‘一带一路’合作会深化,我觉得维持可能都不是这么容易,更不要说是会加大资金。”

越南对与中国共同开发稀土恐有疑虑

此外,联合声明还提到,双方将推动中越跨境标准轨铁路联通,“研究推进越南老街-河内-海防标准轨铁路建设,适时开展同登-河内、芒街-下龙-海防标准轨铁路研究。”

越南官员稍早表示,中越跨境铁路其中一条将穿越越南稀土中心地带,并连接中国云南省昆明市和位于越南北部的海防市(Haiphong)。

迄今为止,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稀土提炼国。不过越南的稀土储藏量仅次于中国,并正在建立自己的稀土产业。

不过,杨昊表示,即便中越跨境铁路可能连接越南最大稀土地带,但河内著眼与北京的合作可能是让境内老旧的铁路升级,不一定会希望在对于半导体产业至关重要、也是许多高科技产业所需的战略物资的稀土上,为中越的共同开发开绿灯。

杨昊说:“前几年,越南因为贸易赤字,其实也有限制了一些稀土、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原物料不能够卖到中国去,那当然,这个对于整个国家的战略跟战略物资、还有一些国家的生存来讲,其实越南是非常关注。所以我不认为,这一份声明就直接可以彰显出说,两国在稀土产业会有合作。”

根据越通社资料,2023年1至5月,越南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208亿美元。

南中国海分歧难解

杨昊还说,其实习近平这次前往越南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商讨南中国海议题,但从中越发布的联合声明来看,海上问题被放在最后一大方向的“分歧管控解决更好”,凸显即便中越高层已举行会晤,两国存在已久的南中国海主权争端,至今仍无解。

声明第六大方向“分歧管控解决更好”提到,中越双方就海上问题深入坦诚交换意见,“积极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符合《关于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国际法的基本和长久解决办法”,以及同意“继续全面有效落实《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管控好海上分歧…共同维护海上稳定”。

杨昊说:“中越两国在讨论南(中国)海问题上,大概没有新的内容。我想一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是希望在未来的《南海行为准则》上,能够至少争取到越南不要站在敌对的立场,因为东协(东盟)国家里面,就是越南跟菲律宾2个国家,对南海问题最积极,所以如果越南被菲律宾拉拢了,站在强势的对立面的话,对于中国其实不利。”

中山大学的陈宗岩也说,南中国海主权立场绝对是两国不可撼动的原则,否则河内和北京在国内的政权也可能有所动摇,因此声明中提到要在南中国海“共同开发”及“加强合作”,恐怕只是讲好听话,会谈背后的双方是各怀鬼胎。

陈宗岩说:“我觉得这两国更着眼可以确保在(南中国海)航道的畅通是无阻的,这可能也会是他们未来在争夺南海地区,除了能源的这些需求可能会(有)的因素。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南海的主权争议就更不可能去分割、更不可能有深化合作机遇的可能性。除非越南今天跟中国站在同一边,但是现在看起来,越南不太可能是走向这样子的道路。”(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