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俄罗斯带给全球的经济代价 北京也躲不掉

0
878
美国总统拜登(视频截图)

【2022年03月26日讯】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3月24日)在布鲁塞尔与欧洲领导人举行峰会。峰会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协调对俄罗斯施加前所未有的经济制裁。专家认为,全面制裁可能给世界经济带来巨大负面影响,但为了制止侵略战争、维护欧洲未来,这是必须付出的经济成本。与此同时,中国在这场战争中的亲俄立场已经导致对其风险的评估发生变化。

就在北约和七国集团在布鲁塞尔开会讨论乌克兰战争之际,拜登政府星期四宣布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制裁。

这些制裁的目标包括俄罗斯议会成员和俄罗斯国防公司等国有企业。同时美国还与七国集团和欧盟合作,制定一项新措施,防止中国或其他国家帮助俄罗斯银行在国外开展业务,并打击俄罗斯黄金销量。

“我们的目的是有条不紊地取消俄罗斯作为国际经济秩序参与者曾经享有的好处和特权,”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对路透社表示。

短期内制裁不会改变普京的侵略行为

詹姆斯敦基金会资深研究员谢尔盖·苏汉金(Sergey Sukhankin)认为,美国的制裁努力短期内不会彻底改变俄罗斯的侵略行为。

“无论对俄罗斯施加什么样的制裁,我认为至少在接下来几周内,俄罗斯将遵循其与乌克兰军事对抗升级的相关进程。同时我相信拜登总统刚刚宣布的制裁,肯定会产生更长期的影响。因此,从经济角度来看,我认为制裁不会在未来几周内对俄罗斯经济产生直接影响。我认为俄罗斯行动背后的逻辑是,他们将尝试在军事上解决问题,然后才会应对经济方面的挑战。”

苏汉金认为,美国和欧盟的制裁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现在仍未激活的是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禁运,这项制裁将导致俄罗斯损失千亿欧元,然而,欧盟各国对此仍存在很大分歧。

“从欧洲商业模式来看,从他们对(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的需求来看,我认为欧盟追求这一点(石油天然气禁运)是不现实的。至少现在是这样。”苏汉金说。

但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制裁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由此可能对全球经济带来严重负面影响。

“2022年的俄乌战争不仅是地缘政治的重大事件,也是地缘经济的转折点。”康奈尔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也是《经济武器:制裁作为现代战争工具的兴起》(The Economic Weapon: The Rise of Sanctions as a Tool of Modern War)一书作者尼古拉斯·穆德(Nicholas Mulder)3月22日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季刊上写道。 “除了最重要的产品之外,世界第11大经济体(俄罗斯)现在已经与21世纪的全球化脱钩了。”

“我认为毫无疑问,如果欧洲切断从俄罗斯的能源进口,(全球经济)肯定会陷入衰退,” 外交关系协会研究美国竞争力和贸易政策的资深研究员爱德华·阿尔登(Edward Alden)告诉美国之音。 “我认为这无疑会继续助长非常高的通胀。然后世界中央银行可能被迫更大幅度地提高利率,这可能会使经济陷入衰退,这是另一种明显的可能性。”

虽然欧洲还在讨论对俄罗斯的能源禁运问题,但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全球石油价格已经飙升,世界已经陷入能源危机。

布伦特原油价格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上升了20%,至114美元一桶。有专家预计到年底可能升至200美元。

“这是一场关于欧洲未来的斗争,”阿尔登说。 “更广泛地说,是自由民主与威权主义之间的斗争。我认为西方不能退缩。即使这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成本,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更像是战时的计算。而在战时,国家为制止战争付出了非常大的经济成本,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情况,我认为,美国显然希望避免与俄罗斯发生直接冲突,因为担心会升级为核战争。”阿尔登表示。

俄乌战争终结全球化带来世界和平的神话

周四,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芬克(Larry Fink)表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正在终结全球化。

“大部分观察者都有这样的想法,非常正常。”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莫卡图斯中心资深研究员钟伟锋对美国之音说。

钟伟锋认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打破了世贸组织成立的初衷,即各国经贸关系相互依赖度越高,世界越和平,越不会发生战争的迷思。

“这其实是支持整个国际贸易体系发展几十年来的一个前提假设。” 钟伟锋表示。 “如果应用前面的逻辑的话,按理俄罗斯跟其境外的国家的冲突会越来越小,但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这次侵略乌克兰基本上让这个神话破灭了。让所有关心全球化的人重新思考,什么其他理论可以支持我们的全球经济体,因为认为因此可以带来和平似乎不太现实。”

拜登总统上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警告中国(中共)不要对陷于乌克兰战争的俄罗斯提供任何援助,否则将会有严重后果。

拜登总统周四在记者会上说,他向习近平发出明确表示而非威胁,“由于俄罗斯的野蛮行为有多少美国和外国公司离开了俄罗斯”,拜登说,“过去我们有过长时间讨论,他(习近平)有兴趣确保与欧洲和美国建立经济关系和经济增长。(我)向他表示如果(中国)向俄罗斯提供援助,“会将自己置于重大危险之中”。

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阿尔登表示,“只要中国不违反制裁规定——他们似乎没有这样做,制裁(对中国)的直接影响将是适度的。” 阿尔登说。

对中国的风险评估已经发生变化

但他认为,由于中国(中共)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以及北京至今拒绝谴责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对中国(中共)来说更大的担忧是,围绕中国的风险评估已经发生了变化。 “有迹象表明流入中国的资本正大幅下降。我们已经看到这反映在最近几天中国市场的疲软中。”阿尔登说。

“我认为很多西方公司正在重新考虑他们在中国的业务。他们已经看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结果,他们在俄罗斯的经济利益一夜间消失了,这次行动给西方公司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损失,而现在有很多在中国(中共)深度投资的西方公司说,如果中国(中共)对台湾这么做会发生什么?我们在中国投资价值会发生什么变化?会一夜间消失吗?所以我认为,你会看到西方资本从中国大量撤离,这会比我们看到的贸易战或大流行的后果要大得多。”阿尔登表示。 “对我来说,这比西方制裁带来的直接伤害要大得多。”他补充。

中国(中共)在俄乌战争中的地位十分尴尬。一方面北京继续维护跟俄罗斯的友好伙伴关系,另一方面又不敢轻易与让其快速发展了几十年的全球经济体系脱钩。

詹姆斯敦基金会资深研究员谢尔盖·苏汉金认为,中国目前正采取观望立场。一方面,中国期待着西方世界和俄罗斯之间的经济裂痕不断加深,“对于中方来说,实际上现在,俄罗斯许多经济学家、许多商业专家已经在考虑俄罗斯加入人民币货币区的选择和机会。这在许多方面对中国及其生产商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但另一方面,“与俄罗斯的合作正是有毒的,”苏汉金说。 “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解决乌克兰问题,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取得胜利,或者至少有一个适合俄罗斯的妥协,那么与俄罗斯合作的毒性会减少。但是,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陷入困境,并且受到其他国家的制裁,我认为,中国将继续等待是否要与俄罗斯在经济方面更积极合作。”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莫卡图斯中心资深研究员钟伟锋认为,美国制裁力度这么大,除了惩罚俄罗斯,还有另外一个战略意义,“就是这可以为将来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计算树立一个榜样。就是说中国如果想收复台湾,可能面临类似的经济打击。所以从这个博弈的角度来讲,现在对俄罗斯的制裁是将来对中国问题上也是树立一个威慑。”(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