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严控国人上境外社媒 发推转推点赞都可能遭“寻滋”

0
111
推特(Twitter)

【2020年11月10日讯】近年来,中共当局在对国内网站和社媒进行严密监管的同时,也对使用VPN软件翻墙进入推特、脸书或油管等外国社交网站并在上面发帖的网民,进行上门警告、喝茶、约谈、强迫删帖和封号等打压手段,并且对那些发布对政府不利言论的人们加以处罚和判刑。

异议人士被“寻滋”

近日,前安徽省检察官、人权活动人士沈良庆的案子在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重新报送审查起诉,并有可能于近期开庭。去年,当局以涉嫌“寻滋”罪将其逮捕,起诉书中指控他的证据主要涉及他在推特和脸书上发表的言论。

据维权网站民生观察提供的消息,起诉书称,自2017年至2019年5月被抓捕这段期间,沈良庆利用信息网络,运用相关软件,通过推特、脸书等境外社交平台发布贴文,获关注粉丝2万余人。

起诉书还称,沈良庆所发贴文中,有一部分是通过“歪曲” 历史事件性质、社会敏感热点等内容,编造“虚假信息”,攻击、破坏正常社会秩序。起诉书说,在推特上,涉及这类内容42条,累计点击量47万多次,在脸书上,涉及上述内容13条,转发16次,点赞130次。

另外,维权律师燕薪近日在贵阳市南明区看守所会见了因推特言论被“寻衅滋事”罪逮捕的张贾龙。张贾龙曾经是腾讯财经频道的编辑,也是一名活跃的推特用户和博客作者。

2019年8月12日,张贾龙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后遭刑拘和逮捕,其案今年5月13日开庭,但至今尚未宣判。由于案件证据材料不是很多,庭审不到3小时就告结束。检方提出的证据全部是张贾龙的推特言论。前几年,张贾龙写了一封致美国前国务卿克里的公开信,还对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和其他案件的政治犯、良心犯表示了关注和声援。

许多中国网友因在推特等外国社媒上发表批评中共当局的观点,同样受到和面临严重的处罚。一个叫“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的推特帐号,今年10月在开推1周年纪念日,将过去一年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公开渠道收集到的418份“因言获罪”的判决书分享出来。这些案件都跟在网络或社媒发言有关,最早回溯到2013年,其中包括近年许多在推特等海外社媒上发推、转推、点赞而被迫害的实例。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武汉一名56岁的王姓男子被控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在办公室、家中电脑利用翻墙软体,多次登入境外的推特,涉及发布、转发并攻击、丑化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政策的言论有12条,类似《中共不会开放网路》、《毛某勾结日军》,还有部分涉及1989年的六四事件等敏感言论及抨击国家、政体等言论。

王某被以“寻滋罪”和“诽谤罪”判刑1年3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该判决书今年1月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后,目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已经搜寻不到。

更多网民遭当局警告

证据显示,更多的中国网友因在推特、脸书等外国社媒上发言而受到训诫、警告、约谈或喝茶等。

来自浙江湖州的知名网友、维权人士“秀才江湖”(吴斌)多年来因网上言论,2013年至今多次被以“散布传播谣言”、“寻衅滋事”等罪名被“失联”、拘捕和处罚。他的微博、微信等账号多次被封。而他推特账号也未能幸免。

今年3月24日,“秀才江湖”因网上言论被湖南株洲当局带走失联。此前一天他发推表示,为了避免遭进一步骚扰,不在一个“不正常的国家”失去自由,停止发帖10天。“秀才江湖”在他今年9月新开的推特账号上说:“我的推特被衙役用我的手机,强行注销了,十万关注,十年的推文,灰飞烟灭”。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打电话给“秀才江湖”,希望了解他推特号的事情。他表示,他不能接受采访或发言,否则会有麻烦。

中国知名独立媒体人、曾遭当局几次监禁并受到严密监控的高瑜,星期四(11月5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以前朝阳国保,甚至北京市局的,经常为她微信朋友圈贴文和发推找她,警告不要发,后微信号被封,只能在推特上发言,但还是经常就发推骚扰她。

她说:“今年22号,我刚‘剥权’(刑满后 ‘剥夺政治权利’1年), 刚能够发表文章,能够怎么样,他照样来找我,就是不让发、不让发,敏感时期你别发。那三天两头为了这个推特来找我。我的推特在两会、六四站岗期间呢,我就不发了。一直停到6月10号,6月10号就是六四的站岗结束。我还跟着他们出去了一趟(被旅游)。”

家人被株连被砸饭碗

高瑜表示,尽管她在敏感时候配合国保不发推,但是他们还是因为她发推之事株连她儿子,强迫单位辞退她儿子。

她说:“6月15号,北京市公安局就给我儿子单位打电话说:你们把他工作给辞了。人家说,为什么呀?(回答说)你们别管’。后来人家说不管不成呀,他工作没有什么问题,表现也挺好的,我们凭什么辞人家呀?(回答说)‘父母原因’。父母原因当然是胡说八道了。我先生不是13年就已经去世了嘛。就是我的原因。因为我6月10号以后又继续发推特了。”

高瑜还表示,警察还到处去威胁她的朋友,不要跟她接触。

她说:“(他们)在我的社会圈儿里面到处威胁,跟别人讲:高瑜不是记者,是敌人。我不是受了伤住院嘛,出来以后。(他们)上人家说:‘你们,你别去她家看她,要去连你们一块儿办’。我说我犯什么法了,你办我。就进行这种恐吓,为了一个推特。你们那几匹战狼,什么这新闻司司长华春莹,还有副司长这一个一个的全上推特。那怎么就我们平常人不能上呀?推特又在美国,中国人又看不见,又翻不了墙。你们怕什么呀?。”

十多个微信号都被销号的湖南株洲维权人士欧彪峰表示,近几年他被警察几次约谈,警告他不要上推并发表敏感东西。

他说:“之前约谈就是叫我不要发一些敏感、过激的言论,然后把我曾经发的推文打印出来。我记得有2次,1次60多页,1次40多页。就是每一页让我签字、按手印,然后加起来有100多页,A4纸,全部是我推文的内容。我就说,这是我的言论自由,我会为我的言论承担这个后果。他们每次都是例行的这种,工作的需要吧,就是勒令我不要发表什么违法的言论。我说我是个成年人,我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价值判断,我会为我的言论负责的。”

欧彪峰表示,目前他仍然上推,但推的东西不多了,而且“自我审查”地有意规避一些敏感内容,因此最近没被找过了。

中共长臂管辖触角伸到海外

另外,据外媒报道,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还有一个案件是一名2018年来美的罗姓学生,因在推特上发表讽刺习近平的内容,2019年回国期间被拘留,后以“寻衅滋事罪”获刑半年。

该案据悉引起了多名美国议员的关注,包括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萨斯(Ben Sasse)和时常为中国人权发声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萨斯表示,罗案反映了偏执又无情的极权主义的真面目。

此外,中共当局严控推特等外国社媒的审查之手还“长臂管辖”伸到了海外。美国之音今年7月曝光澳大利亚墨尔本一位90后留学女生在推特上用诙谐幽默的语言和图片讽刺中共当局后,她在中国国内的家人不断受到警方骚扰,父亲甚至被带到派出所笔录。她除直接收到警察通话被强索交出推特密码外,还在当地受到死亡威胁。

另外,还有一位在美的中国留学生罗宇鹏(化名),在只有4位粉丝的推特号上支持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的说法后,国内母亲被警察上门骚扰并被带 到公安局强迫写保证书。最令罗宇鹏不解的是,中国公安是如何能通过非实名的推特账户锁定他的。

另外,中国网民在海外社媒发布对政府不利的言论则还有可能被处罚和判刑外 ,就连利用VPA翻墙浏览境外网站或使用境外社媒也惹上麻烦。

据设在欧洲的关注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的网络杂志“寒冬”报道,今年5月19日,陕西安康公安局通报,一位杨姓男子因使用“翻墙”软件接入境外网络,被行政警告,并罚款500元。

河南两名男子因浏览境外网站今年2月被抓捕,其中一人被警察警告不准再看,更不准转发、点赞。该男子在被罚款500元,写下悔过书后获释。

以前当局主要是从技术上封锁,目前开始从法律上执行,但对数千万使用VPN的网民,也是“选择性执法”,依据是翻墙的行为对国家影响的大小,内容有多敏感。

中国有关网络国际联网的规定表示,必须使用邮电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它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公安可对违反者给予警告,并处以最高1万5千元罚款。

这个1996年发布、1997年修改的规定具有法律效应,但多年来没有履行执法行为。但从2017年开始,当局收紧VPN市场,在全国清查网络基设和IP地址、宽带等网络接入资源。(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