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大裁員.下】揸飛機變揸 Uber 機師:飛行是唯一技能 如職業生涯葬禮

0
25

國泰上月 21 日宣布大裁員,裁減約 5,300 名駐港員工,包括 600 名機師。X 是入職不久的國泰機師,上月不幸被裁,由飛機師變成 Uber 司機。

大裁員消息公布翌日,X 駕駛的 Uber 接到一張去國泰城的單,他忍不住問了句:「同事啊?」

平日去國泰城的人不多,他在想對方準是被裁的同事,要回去還制服。聊起來才發現乘客原來是去國泰城採訪的記者。

從東九龍往龍翔道,經呈祥道,沿青葵公路過青馬大橋,這條路上的風景不陌生。不同的是,他的機師生涯已不復再,飛人生活就如一場夢,「一個幾好嘅夢咁樣,會有啲唔捨得,但你知道返唔到轉頭。」

國泰要求員工需把制服以速遞歸還。

為職業生涯辦葬禮

一句「傷心」,大概不足以形容他被裁員後的心情。收到裁員電郵那一刻,他的心「嗱住嗱住」,想去過去為考機師付出多少努力,捱過了一年多的培訓,就這樣付諸流水,心裡沉甸甸,「有啲好重要嘅嘢,突然之間就無咗,喺個生命入面,一種突然之間有個位空虛出來嘅感覺。」

那個晚上,他獨自在家,無心機做任何事,忙著和同事交換資訊,回覆朋友的關心。到了晚上,他發了一個 IG 限時動態,寫上要開始人生新旅程,「就好似為個 career 舉行咗個葬禮,就係咁,OK 啦,咁就放低咗。感覺上好似,呢個動作係小小儀式感,我唔再係個國泰機師。」

X 大學畢業不久,在外國第一次接觸到小型飛機,那種讓人付費體驗、有導師在旁指導的入門班。當他第一次升到半空,只感到前所未有的神奇,「感覺好自由,遠離了地面所有嘢,喺上面睇住啲好靚嘅風景,想去邊度都得。」自此以後,做機師成為他的理想。

經過多番努力,他成功加入見習機師培訓計劃,到澳洲訓練一年多,與女友分隔異地,每日兩點一線的刻板生活,他捱過了,回到香港加入國泰,穿起制服的一刻,還有點難以置信,追求幾年的目標,就這樣成真,「有時坐在 cockpit(駕駛艙),都會諗吓,如果返去幾年前,同自己講幾年後會做呢樣嘢,可能都未必信。依家做緊,都幾神奇幾有滿足感。」

可是,武漢肺炎疫情席捲全球,航空業重挫。他有半年平均每個月只飛一次,其餘 25 日都無工開,「出糧先記得自己有份工」,他苦笑。

制服代表機師付出的努力

被裁員後,按規定要在 14 日以速遞內交還制服。他把制服留到最後一日,只為與女朋友拍照留念,「唔知呢世仲有無機會著」。把制服裝箱前,他作最後整理,恤衫有五件、褲兩條、褸一件,還有領帶和襟章,旁人在街上看見機師總覺得很威風,他示範只要出門時不把領帶和襟章戴上,馬上低調許多,「其實就好似保安。」

話雖如此,真正要還時仍是不捨,「始終制服唔止係普通一件衫,係代表緊每個機師付出的努力,辛苦做到件事嘅成就,而家就要退咗佢。」他把衫和褲摺好,有兩件還是簇新的,領帶細細捲好放上,最後蓋上機師帽,他突然調皮地對記者道,只有外國機師才愛戴機師帽,「因為佢哋無頭髮,哈哈。」

從此以後,機師生涯令他最懷念的,就是從駕駛艙望出去的一片風景,有些用手機拍下了,更多的在他腦海裡。比起當年的小型飛機,民航機帶他到更高的地方,他最喜歡每次從歐洲回來,會剛好碰上日出,大約早上 5 時多,晨光在眼前天和地的縫隙間慢慢擴大、延展,還未看見太陽本體,世界光芒萬丈,雲蒸霞蔚,幾乎美得讓人忘了呼吸,「真係好靚好靚,有時你會覺得,好似去咗 Interstellar 入面嗰啲外星世界。」

到了晚上,有時會看到星星,他會開著手機 app,嘗試分辨眼前是甚麼星座,「睇一睇又好開心」。更美的是月亮,從駕駛艙上看會發現,月亮在升與落之間,會慢慢從紅色變成黃色,再變成白色,「原來月亮會變色,我都係上到去先知」。他說起這些不思議的美景時,手舞足蹈,語調輕快,渾身也像會發出光來。

X 表示,機師生涯令他最懷念的,就是從駕駛艙望出去的一片風景。

開心過就 OK

做機師,是他對自己在二字頭年紀的人生規劃,除了因為喜歡飛,也是因為做機師公認薪酬待遇都不錯,即使航空業早已過了輝煌年代,加上疫情衝擊,他底薪仍有三萬元。他入職時是副機師(second officer),本來打算在這行發展十多年,起碼儲夠 1500 飛行時數升 first officer,本來在疫情下有心理準備要花多些時間才能升職,「無諗到會畀人 term(裁員),依家咁就完咗。」

他也有點迷茫,還未知道將來該做甚麼,記者問,機師轉行通常會轉去哪?他自嘲,「司機,哈哈。」原來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他就開始揸 Uber 幫補生計,外人看來揸飛機與揸 Uber,好像有點雲泥之別,他卻看得豁達,機師和司機本質上分別也不太大,「機師呢行都幾窄,唯一 skill 就係識飛,唔飛嘅時候,普通好似我呢啲,其實都只不過係普通香港人。」

如今想起,機師生涯就像黃梁一夢,「就好似發咗一場夢,一個幾好嘅夢咁樣,會有啲唔捨得,但你知道返唔到轉頭。」雖然用了好幾年達成的理想,實際得到的技能就只是飛行,但總算是最繽紛的花園遊樂過,「有開心過,咁都 OK 呀。」「我會話係,我想做嘅嘢,已經做到咗、做到過、達到咗」。

國泰裁員,包括 600 名機師。和 X 同班培訓的同學全數「陣亡」,大家各散東西,有人心情久久未能平復,不少人對將來感到前路茫茫。「有啲人想箍煲,我就覺得,都已成定局啦,不如盡快向前行。」話雖如此,心底深處,他仍抱有希望,「如果(日後)請返我,我應該會入返去(國泰),因為真係幾鍾意飛」。

文:丁喬
攝:Oi Yan

发表评论